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八十九章 看到了希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见大家还是不言声,显然心情很沉重,楚天齐便说道:“刚才我也说了,现在只是假设拨款不足额,如果足额的话,就不需要想这些办法了。当然,即使不需要考虑补偿款的事,一旦这几种方法操作成的话,我们的各种经费、奖金也能宽裕一些。但是要不足额的话,那我们就必须自己想辙了。从现在来看,可操作的就是贷款和法院起诉的事了。贷款的事在会后大家马上去联系,现在我们就探讨一下法院执行的事。谁能说一下最大欠款户的情况?”

    冯志堂说了话:“老王,我记得你曾辅助当时的主任,和这家公司有过接触,你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一下子脸色胀*红,支吾着道:“我,我和他们并不太熟,也仅是见过一两次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和他们交情深,如果真有大交情的话,你还能坐在这儿?说不准早一块进去了。”冯志堂讥笑着,“当然,你要是藏着不讲的话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是个搅屎棍子。”王文祥气的直咬牙,真恨不得给死老冯头上来一拳。但是经冯志堂这么一挤兑,他还不能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主任,那我就说一下他们的情况,我也仅知道一点,不太详细。”又做过澄清后,王文祥讲了起来,“最大的欠款户名叫三羊公司,寓意三羊开泰,另外也暗合股东的姓氏。这个公司就三个股东,是亲*哥仨,老大杨天龙,老二杨天虎,老三杨天豹。不清楚他们公司是做什么的,只知道开发区借出总补偿款的百分之二十 给了他们公司,而其他那几家总共才借了总补偿款的百分之五。

    后来,原县长腐败的事被查,三羊公司也牵扯其中。可是只有老大、老二被及时控制,而法人、董事长杨天豹却杳无音讯,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而且,在搜查他们公司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钱财都不见了,连老大、老二也不知情。有人说杨天豹去了人烟稀少的大草原,有人说他去了边境大山里,还有人说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看来,问题的关键是找到杨天豹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注意到,冯志堂在看自己的时候,总是似笑非笑的,显然不怀好意。于是,他又补充道,“主任,我这只是听说的,真实情况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老王,不要多心,顶多也就是开开玩笑而已。对了,我们这儿有没有他们公司的资料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儿,在办公室,我一会儿拿给主任看。”姚志成做了答复。

    围绕着三羊公司,大家把所有欠款户都探讨了一遍,也没有得出什么有效信息,只好散了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后,不一会儿,姚志成送来了三羊公司的资料。楚天齐拿过来,随手翻看着。

    这些资料也就是一些复印件,有公司营业执照、组织机构代码证、税务登记证、身份件等复印件。还有一些复印件,是关于借款的,有每次汇款的凭据,有三羊公司打的借条。

    看了好几遍这些复印件,并没有找出对追款有帮助的信息,连一丝线索也没有。不过,在看这些借款手续的时候,却发现了当时借款时的明显漏洞。借给对方那么多钱,竟然没有要对方任何抵押,更没有公正手续。短短一个多月,借出了二十多笔款项,有的更是一天当中发生好几笔。而借款离三羊公司被查有半年多时间,在这二百来天中,竞没人发现这个问题。直到原县长倒台的时候,三羊公司、开发区主任和财务股长才暴露。

    楚天齐认为,这么明显的漏洞,绝对不是没人发现,而是没人去管。这么多资金放到开发区帐上,前后达两个月之久,本身就是漏洞。而且借出去那么长时间,竟然没人审核、没人纠正,这就不是失察或是失职可以解释的了。假设有一个领导或是部门认真履职的话,假设回访了被征户的话,假设例行审核开发区帐目的话,那这问题就太好发现了。而事实是这些漏洞并没有及时暴露,那就说明没有人履职或是认真履职,这里面一定有暗箱操作、肯定有金钱交易。

    “哎”,楚天齐叹了口气,又拿起三羊公司法人代表杨天豹的身份证复印件,看了起来。复印件倒很清楚,能够看清脸上的模样。此人长的圆头圆脑的,眼睛好像也很圆,应该算是豹头环眼,倒是暗合了他名字中的那个字。虽然此人也是豹头环眼,但却看不出此面相应有的豪气和忠勇,反而似乎多了一些戾力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暗笑,笑自己的马后炮。自己无非知道对方不是好人,才先入为主有了直观印象,所以才看此人面相不善。如果同样一个人,衣冠楚楚的站在自己面前,自己又能发现什么呢?

    仔细盯了一下复印件,楚天齐发现,此人的额头处有一道不太长的斜线,不知道是复印时所致,还是此人本身就有一道疤痕。

    自己不是刑侦专家,也不是面相大师,更没有特异功能,看了也是白看。于是,楚天齐把资料推向一边,拿起电话听筒,准备给财务室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电话听筒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屋门一开,一个戴墨镜男子走了进来,墨镜足够大,几乎遮住了男人的半个脸。墨镜男穿着浅咖色带图案半袖衬衫,腿上是一条白色休闲长裤,一双白色带小孔皮凉鞋蹬在脚下。

    进屋后,墨镜男稍微停了一下,向办公桌走去。他用手拢了拢烫着大花的头发,边走边说:“你好,你是开发区主任楚天齐吗?”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很怪,听着是南方腔调,但吐字又是北方的音,再加上戴着大墨镜,楚天齐根本看不出对方是谁。便说道:“我是楚天齐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楚主任,这才一年不见,就把兄弟忘了吗?”墨镜男还是一副南方腔调,直接站到了桌子前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握紧了拳头,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楚哥,你是把我当成坏人了吗?”墨镜男变成了玉赤县当地口音,把墨镜也摘了下来,“你看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候三,你小子闹什么妖?”楚天齐站起身来,伸出右手,高兴的说,“你怎么来啦?现在在哪发财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候三,候三马上和楚天齐握手:“多日不见了,来看看楚哥。我现在哪都去。”

    把候三让到对面椅子上,楚天齐给候三取来矿泉水,一人点着一支烟,聊了起来,聊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说到候三,楚天齐以前只跟对方接触过两次,但都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,那还是三年多以前。当时楚天齐刚到青牛峪乡上班,弟弟因为“私自贩买烟花爆竹”,被向阳镇派出所扣下了。楚天齐赶到派出所时,正好候三值班,候三当时是派出所协警。一见面候三就态度不好,更是直接要好处费。后来,在饭馆巧遇雷鹏,才把弟弟救了出来。在雷鹏的安排下,候三把楚天齐兄弟二人送回了青牛峪。虽然候三后来一个劲儿道歉,但楚天齐对候三印象并不好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是在去年夏天。当时楚天齐去向阳镇调研,镇长、黄副镇长都给楚天齐甩脸子,楚天齐买门票进了双龙谷景点调查。所好,后来遇到的景点董事长,态度还不错。心情不爽的楚天齐,在向阳镇饭馆巧遇候三,此时有候三已经经商。感念楚天齐两年前没有告发之情,候三不但请他喝酒,还给他安排了住宿旅馆。让楚天齐在失落之际,感受到了弥足珍贵的温暖,他也认下了候三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今天,再次见到候三,楚天齐感觉非常亲切,聊的也特别投机。通过聊天,知道候三现在不只是贩木材,也做药材生意。候三这次回来,就是找何氏药业的人谈合作的事。

    正聊着天,候三无意中向旁边瞟了一眼,看到了桌上的那堆复印件。他稍微一楞,拿起杨天豹那张身份证复印件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哥,这人怎么这么面熟,好像我在哪见过。”候三微微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听,顿时精神更足:“快说,在哪见过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”候三眯起眼睛想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目光紧紧盯在候三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,在北辽省的林场里。”候三回忆着,“当时我从那边贩木材,和好多木材商人打交道,这个人我见过几次,但真正看到他的模样只有一次。每次付款的时候,直接把钱给他,平时装车、过数专门有人。这个人挺怪,不管是多热的天,也戴一个养峰人那种遮脸的帽子,说是怕太阳光直射照着。有一天我去找他,一进屋就闻到满屋子酒味,见他仰面躺在床*上。随后跟进他的手下,立刻就把我引到别的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认是他吗?”楚天齐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颤了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他。只是名字不一样,那个人叫杨霄。”候三疑惑了一下,然后肯定的说,“没错,就是他,这不是他额头的那道疤吗?杨霄就是杨天豹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哈哈,你一来就帮了我的忙。”楚天齐立刻看到了希望,兴奋的在桌子上擂了一拳,“你知道他在哪吗?有他的银行帐号吗?”

    “楚哥,你问这干嘛?”候三疑惑的问,“他和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看来是自己太性急了,楚天齐一笑,讲了起来:“他欠开发区的钱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