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要当刑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又想了一通,也没能想明白冯俊飞的用意。带着满肚子的狐疑,打上了赶往水族轩的出租车。看来水族轩很有名,楚天齐一说去的地点,司机一句都没多问,直接就把他载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付完车费,下了出租车。他一抬头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餐馆门头上很有创意的招牌,招牌是一个薄版的玻璃鱼缸样式,里面有水还有几种小型鱼类,鱼缸外面刻着三个大字:水族轩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欣赏饭店招牌的时候,周仝从里面走了出来,径直奔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现在才来,误点了吧?”周仝边说边看手表,“哦,踩着点来的,你都摆上大领导的谱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会说因为纠结电话内容出来晚了,楚天齐一笑:“有点事耽误了,路上又有点堵车,不过还没误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,没误时间,你还很正点。”周仝说到这里,不知想到了什么,“咯咯”笑着,走进了餐馆。

    楚天齐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家餐馆主营海鲜,一楼中间的地上建了一个大的椭圆形两层鱼缸,里面分区放养着多种海鲜物种。一面靠墙位置也建了鱼缸,里面同样放养着小型海鲜物种。另一面墙上悬挂着灯箱式菜单,有海鲜图片、单价,还有一些水产品热菜、凉菜的图片、单价。

    周仝要楚天齐挑选几种,楚天齐表示自己不会选,还是请周仝代劳,选点实惠的吃。其实这不是他谦虚,也不是客气,而是他真不会选,平时吃的太少太少了。 周仝说了一句“我也不在行”,但还是由她选了几种,并点了一瓶半斤装的白酒。

    点菜完毕,二人到了楼上二一八房间。这个房间不大,摆放着正方形餐桌,餐桌的四周共摆了四张椅子。

    刚才的菜价,楚天齐看到了,就是不看,他也知道只要是海鲜就不会太便宜,便说道:“周姐,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反正也不是花我的钱,上次周副局长留下的钱应该是够了。”周仝笑着说。她口中说的“周副局长”,是指她的叔叔周子凯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你这是吃大户呀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赶上花他的钱,我才不舍得来这吃呢。这次正好,花他的钱,沾你的光,咱也吃一吃海鲜。”周仝嘻笑着,然后话题一转,“楚天齐,我一直有一件事想问你,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答案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说吧,什么事?我告诉你答案。”接着补充道,“只要不是太为难。”

    周仝说道:“当然不会为难你。”然后,一本正经的说,“你要告诉我,为什么一开始你看我不顺眼?按说我没有得罪你吧?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是这个问题,楚天齐略有尴尬,笑了笑:“你太敏感了吧?哪有的事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不用掩饰,让我明白就行。”周仝倒是说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一下,说道:“可能是我对定野市许源县警察有成见吧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有人敲门,楚天齐停止了说话,周仝说了声“请进”。

    服务员进来了,托着一个大的方形托盘。托盘上有白酒、毛巾、纸巾,还有两只清蒸螃蟹和一盘白灼象拔蚌。服务员把这些东西放到桌上,说了声“请慢用”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要喝酒?”楚天齐有些疑惑,“这也太有意境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周仝说道,“海鲜是寒性食物,需要用白酒热量中和一下,白酒还可以杀掉海鲜上的一些细菌。”

    周仝说完,给楚天齐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酒,并把两只螃蟹分开,放到两人面前的餐盘里。楚天齐说了声“谢谢”,然后双手并举,开始收拾这只螃蟹。周仝那里也开始享用螃蟹的美味。

    吃完了螃蟹,周仝向楚天齐举了举酒杯。楚天齐端起酒杯,二人碰了一下,喝下了这一小杯白酒。再次倒满白酒,周仝微笑着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周仝的意思,便说道:“去年春天,我坐班车去定野市的何阳市,在半路上碰到了玩红蓝铅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向周仝讲了去年去何阳时发生的事。他从车上有人玩红蓝铅开始讲起,讲了何佼佼帮助受骗老人,自己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,被“刀疤”等人约到班车下面。接着讲了何源县警察出警,警察把自己和“刀疤”等人带回派出所,先是晾了自己两个小时,然后又把自己诱骗进审训室。

    在讲述被警匪联手反咬一口时,楚天齐咬牙切齿,骂出了脏话:“他妈*的,他们竟然不知从哪找来一个女人,楞说我在车上对她非礼了。那女人说的有鼻子有眼,而且她还特别善于表演,又是假装害怕,又是痛哭流涕,让旁人一听就跟真的一样。最后她还把‘刀疤’等人说成见义勇为,说他们是因为制止我的‘龌龊’行为才出手的。那个女的看穿着还算朴素,不过眼角眉梢透着风骚*劲儿,再加上她刚才的一番说辞,肯定不是什么好鸟,说不准就是做皮肉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逗死了。”周仝边笑边说,“继续,继续讲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仝幸灾乐祸”的样子,楚天齐的火气反而小了,无奈的摇摇头,继续说:“转眼间我一个见义勇为者,被污蔑成了无耻的流*氓,而那几个玩红蓝铅的家伙,竟然被塑造成路见不平的义士。两名警察让所谓的‘受害人’走了,然后以‘人证、物证齐全’为名,让我交待所谓的罪行。胖警察先是问了什么‘姓名、年龄、单位’等废话,我不屑于他们的行径,自然懒的答复,他便拍着桌子想吓唬我。

    见我不吃他们这一套,旁边的瘦警察便开始唱红脸,讲狗屁的政策‘感化’我,胖警察假装不认同瘦警察的做法,先走了。那个瘦警察又讲了一通屁话,以给我‘一个小时考虑时间’为由,也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怕他们所谓的“罪名”,也不惧他们接下来的手段,只是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他们收拾。一开始我想破窗而出,试了试没有成功。然后就想着打电话求援,自然打不出去,信号被屏蔽了。事后得知,我的一举一动全落在他们眼里了,他们当时就在监控室里盯着显示器呢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那个瘦警察又来了,表功说,经过他做工作,那个女的同意私了。刚才想过的办法都不奏效,我只得假装和他配合——同意私了,与他周旋起来。他说只要我出五千,那个女的就不告我。我自然不会答应他,最后还骂了那个王八蛋。五千块钱,恐怕上十年班我也攒不了这么多钱,再说了,我凭什么给他们,就是有钱的话,也一分钱不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*的,仙人跳、敲竹杠。”周仝忍不住骂道,然后补充道,“好像也不是仙人跳,因为你并没有和那个女的怎么回事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一看我不配合,那个胖子又进来了,同时还带进了四名警察。在胖子的命令下,那四个人把手中的手枪对准了我。那个胖子开始对我大话威吓,说什么‘还敢狂吗?是坦白交待还是顽抗到底,给个痛快话。’”

    周仝“啪”的一拍桌子,骂了一句“无耻、败类”。

    “面对着黑洞*洞的枪口,四周又都有铁条阻隔,我纵有身手,也施展不出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能束手待毙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好给他们玩横的。我把衣服上拉链拉开,露出了肩头上的疤痕,对他们说‘好啊,你们有种,你们竟然用枪对准了我这个见义勇为者,对准了一个不愿意在你们淫*威下屈服的守法公民。告诉你们,老子今天还就不怕了,你们看到没?这道疤痕是贩毒分子报复我而给留下的,我倒要看看人民警察会在我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?’”楚天齐仿佛进入了情境,眼中射*出了两道寒光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楚天齐,姐敬重你。”周仝抚掌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受周仝的影响,脸上神色一缓:“终于有一名警察,在我的感召下,放下了手枪。那个胖子一看这个情况,直接要下射击的命令,就在他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,周局来了。后面的你都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仝点了点头,其实楚天齐刚才说的这些,她也听叔叔说过。只不过周子凯讲的较简单,也没有楚天齐讲的这样身临其境,再次听当事人叙述当时的情境,周仝对楚天齐油然而生敬意。她举起酒杯,对着楚天齐道:“我知道你一开始为什么对我印象不佳了,主要是因为那帮混蛋,你一听到‘许源县警察’几个字就想起了那天的遭遇。兄弟,好样的,真男人。姐敬你。”说完,杯中酒一饮而敬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干掉了杯中酒,并说:“周姐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姐理解你。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担当的人,就帮我一个忙呗。”周仝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楚天齐随口道:“我能帮上什么忙?”

    周仝面色一整,严肃的说:“我要当刑警,你跟我叔说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先是一楞,接着笑了笑,“周姐,这才是你今天请我的目的吧?你可以直接和周局说呀,为什么反而找到我头上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同意。”周仝神色黯然的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