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九十二章 误会是魔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边下楼,一边想着刚才的事,楚天齐无暇顾及身边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不时有人从身旁经过,基本都会喊上一句“楚主任”,或是点头示意一下。楚天齐由于心不在焉,全都是以点头加微笑代替。虽说没有专心去听对方说什么,甚至没有看清对方到底是谁,但从身旁经过的人,楚天齐还是能注意到对方打招呼没有。

    在下办公楼外台阶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旁边经过,似乎还看了自己一下,但当楚天齐扭头的时候,却只看到了对方的背景。他急忙喊起了对方:“魏部长,魏部长。”

    刚走去过的人,听着楚天齐连声呼喊,根本就没回头,甚至还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纳闷:难道不是他?不能。看背影绝对是。于是,再次大声喊着“魏部长”。

    对方脚下看起来更急,很快就进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心中非常不解,楚天齐返身追了回去。进入办公楼的时候,已经看不见对方身影,只能听到急促的上楼梯声音。楚天齐也脚下加紧,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刚上四楼的时候,那个人的身影出现在楼道里,正向前走去,楚天齐在身后又连续喊了两声“魏部长”。那人就像没听见一样,根本不理他的茬,径直走到一个房间门口,推门走了进去。当楚天齐来到门口的时候,迎接他的是“咣当”一声响动,门板还在颤动着,像极了一个人气的浑身发抖的样子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一下门上熟悉的号码——四一三,楚天齐推门走了进去。刚才那人正站在窗前,背对着门口方向。尽管楚天齐开门、走路时声音很大,但对方就像没听到一样,根本就没有要回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来到此人身后,楚天齐站了下来,像对方一样看着院外。院里并没有什么好看的,显然对方并不是要欣赏外面的风景,不想理楚天齐才是根本目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站了有五、六分钟,那人还是没有回头,而且直接走到椅子旁,坐了下去,依然把后背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暗自一笑,拉过一把椅子,直接坐到了来人后面,就是对方想要再离开的话,也必须得楚天齐起身让路,才能实现。

    “魏部长,这才几十天不见,怎么就装着不认识了?”楚天齐说着,拿出一支烟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去接香烟,楚天齐便自己叼在嘴上,点着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魏部长,你可能是对我有误会吧,不妨说出来,省的憋在心里自己难受。”楚天齐轻声道,“在今天之前,我没有想到这点,就是那会儿在楼下的时候,也没有想到这些。只到刚才连喊几声你都没有答应,我才意识到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什么反应,就是兀自那样坐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魏部长,我俩可谓‘不打不相识’。从初次见面的那天起,咱俩就开始了争斗,有时更是不留情面。那时我刚踏入仕途,年轻气盛,说实在的,也没少给你下短手,现在想来,很是不妥。但我扪心自问,虽然有时手段很是激烈,却每次都是被动还击。我想你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才有了和我和解的意愿。于是,在咱们做同事的时候,你对我百般照顾,我也从心里把你当做一个长者看待。更难得的是,你有一次给我打电话,向我示警,前几天更是专门到开发区,提醒我小心。

    你做的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也心在心上。我说过,就是在咱们交恶的时候,我也是被动出手,从来都没有主动挑衅。更何况现在我们是忘年交,我会做出对朋友不利的事吗?我会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,拿朋友做跳板吗?我在这里可以拍着胸脯说,我不是什么坦荡荡的君子,但我绝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不屑于去做那些蝇营狗苟的事。魏部长,你误会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一会儿,传出一声叹息:“哎,我魏龙太失败了。养不教、养不教啊!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右手,扶到对方肩头上,轻声道:“魏部长,我的父亲为了我,连命都不顾,所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有些事太巧了,巧的连自己都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楚天齐注意到,自己的右手在微微抖动着,在随着对方身体的颤抖而动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几分钟,魏龙双手在脸上抹了几下,伸出了右手:“给我来根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取出香烟,给对方点上。

    吸了几口烟,魏龙转回身,笑了一下:“小楚,我都知道了,你回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魏龙的脸瘦成了一窄条,颧骨突出,鬓角全白,忍不住说道:“你怎么瘦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魏龙摇摇头,喃喃着:“养不教,父之过。”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眼圈又红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,说道:“魏部长,马上就中午了,咱俩出去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不了,你那么忙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魏龙没有动身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也想和你说说,有些事不但你想不到,我也想不到。”说着,楚天齐直接用手去拉魏龙。

    魏龙没有再客气,随着楚天齐站起身,二人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带着魏龙,到了以前去过的那个饭馆,这个饭馆是青牛峪乡派出所所长赵钢媳妇开的。他让司机厉剑回去了,和魏龙一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没到吃饭档口,饭馆里还很清静。赵钢媳妇把他俩安排到一个很隐蔽的包间,沏了一壸茶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二人坐下,一人点上一支烟,倒上两杯茶水,楚天齐说道:“魏部长,你是为了你儿子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魏龙苦涩的一笑:“小楚,对不起,我误会你了。其实,我一直不相信是你举报的他,但就是两件事挨的那么近,有些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对方的话头,而是说道:“魏部长,你知道你儿子犯的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魏龙叹了口气:“唉,警察找过我,说是他盗了一个墓藏的墓碑,墓藏就在仙碑峰,还要求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知道墓藏的事,那我就把整个过程和你说一下。你有所不知,这个墓藏就是我第一个发现的,这事还得从去年那次受伤说起……”楚天齐慢慢讲了起来。他的声音很低,显然是在防着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讲了去年八月掉进地洞并发现墓碑一折,然后又说了前几天被做为盗墓嫌疑人的事。并且连俞海洋到办公室坐阵,随时准备把自己捉拿归案的过程,也讲说了一番。尤其是重点讲了那天早上,雷鹏发现门缝塞进纸条的事。当然,有些细节他没有讲,比如因发现墓碑而得奖金的事,比如夏雪帮助自己的事,比如牵扯到那晚失联的事,他都略去了。

    在听楚天齐讲述的过程中,魏龙一会跟着紧张,一会又摇头叹息,有时又是一副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听楚天齐讲完,魏龙再次真诚的说:“小楚,我误会你了,误会是魔鬼呀!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,算了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笔记本包装皮里,正好塞着那张纸条,楚天齐给魏龙看了。魏龙看过后,也觉奇怪,更无从猜出是何人所为。

    说开之后,魏龙的心情好了很多,两人要了酒菜,边吃边聊。知道魏龙心情不好,楚天齐只是点了一瓶四两白酒分着喝,他还适当多喝了一点儿。

    在吃饭过程中,魏龙也讲了自己的一些事,讲了警察几次找他了解情况,讲了老伴经常无理取闹,讲了他自己每天躲到单位的事。他还告诉楚天齐,自己老伴一直恨楚天齐,并说如果老伴有什么做的不对的,请楚天齐多多谅解。

    楚天齐除了在内心感叹魏龙生了个逆子外,对魏龙也进行了劝解,并表示肯定不会和魏龙老伴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。

    两人准备离开餐包,魏龙叫住了楚天齐:“小楚,等等,我有话说。”说完,他拉开屋门,伸出头左右看了看,才关好门,重新坐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魏龙的声音很低:“小楚,有件事我觉得有问题,可能对你不利。前天,有两个老部下知道我心情不好,请我去外面吃饭。在我去饭店公共厕所的时候,听到旁边蹲坑有人打电话,声音是财政局长孔嵘。他提到了几个人名字,虽然用的是隐诲的代称,但我知道其中有你,还有柯兴旺。他在电话中说,他的领导已经和柯兴旺多次打招呼,让柯兴旺收拾你。还隐隐表示,他现在已经有柯兴旺的把柄,不怕柯兴旺不听话。本来,我想当时就告诉你,可是一直就拖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如果没有刚才的过程,魏龙就会误会自己,肯定是不会讲这些话的。

    听魏龙说完,楚天齐深表感谢,二人才出了饭馆。

    厉剑已经开车在门外等候,先把魏龙送到单位,再返回开发区。

    在车上,楚天齐想着刚才和魏龙谈话的事。通过魏龙的话,他给自己的困惑找到了答案:首先,孔嵘的领导找过柯兴旺,让柯兴旺收拾自己;其次,孔嵘有可能抓*住了柯兴旺的把柄,这可能才是孔嵘今天之所以如此张狂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但同时,楚天齐又有了新的困惑:孔嵘所指的领导是谁?孔嵘所谓的把柄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想这些事的时候,楚天齐也觉得魏龙那句“误会是魔鬼”说的对。如果今天的误会没有消除的话,魏龙肯定不会跟自己说这些话的。那自己在遭到孔嵘和柯兴旺暗算的时候,就会更被动,可能只有挨打的份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