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三十九章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七点多钟,玉赤饭店二楼“迎驾阁”内,推杯换盏,气氛热烈,欢迎省商务厅领导晚宴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参加今天晚宴的有陆娇娇等省厅人员三人,有玉赤开发区主任楚天齐和几位副主任、办公室主任、招商股正副股长。还有既代表县委、政府,同时也代表开发区党工委的常务副县长徐敏霞。

    徐敏霞站起身,再次举杯:“陆处长,玉赤开发区招商事宜,就拜托您多多费心了。为了表示诚意,我连喝三杯,既是代表县委,也是代表政府,更是代表开发区,对您深表谢意。”说着,往小酒杯中倒了三次白酒,每次都把满杯酒再倒进空着的高脚杯里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如此有诚意,陆娇娇马上站了起来:“徐县长,您太客气了,就喊我小陆吧。既然徐县长这么瞧得起我,我当然更要积极响应。”说着,她也学着徐敏霞,来了一个“三杯归一”,然后举起了高脚杯,“徐县长,请。”

    手中高脚杯清脆的碰在一起,两位女性一扬脖,豪爽的干了杯中白酒。自然是引的一众人等鼓掌祝贺,并送上不少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陆娇娇一方自然也不甘示弱,采用一打三或是一打一的方式,不时分批次出击,酒桌上气氛异常火爆。

    由于自己一方人员众多,再加上和陆娇娇以前是同事,比较熟悉,楚天齐这个请客主人反而相对比较清闲,并不需要总是喝酒。而手下众人却得不时频频举杯,既有和省厅领导攀交情的成分,也有在县领导面前露脸的因素,更是在主任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和冯志堂、方宇众人的积极出击不同。王文祥就像一只得了瘟疫的病鸡一样,无精打采、蔫头耷脑的,不但举杯很少,而且像个哑巴一样不说话,只是被动的应付喝酒。

    知道王文祥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狼狈样,楚天齐心中暗道:把这小子晾的差不多了。他瞅准场上难得的沉静间隙,用胳膊碰了碰王文祥,大声道:“王副主任,可要批评你几句了,近段时间做工作那么积极,怎么到酒场上却蔫了?省商务厅领导不远千里,来开发区检查指导工作,你这个联系人,怎么不好好表示一下诚意和敬意?怎么不支持开发区工作呢?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王文祥为什么会这么萎靡不振,当听到楚天齐的话时,把目光齐刷刷投到王文祥身上。好多人都憋着笑,想看看王文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王文祥当然听到了楚天齐的话,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,但他有难言之隐。今天自己自做聪明,本想在商务厅领导面前好好表现一番,不想却弄巧成拙。不但被陆娇娇当众批评一番,更是成了众人笑柄,自己的事成了大家背后议论的话题。他当时真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,但却不得不继续留在现场,而且还必须参加所有和省厅领导的接触。

    从上午会客室会见,到中午在食堂包间就餐,再到下午会议室进行正式会谈及情况介绍,一直到现在参加欢迎晚宴,王文祥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。他不得不夹着尾巴应对着,可仍然没有换得陆娇娇等人以及主任的笑脸。

    在晚宴开始不久,他刚想找机会给陆娇娇敬酒,可对方在发觉自己的意图后,不是和别人碰杯,就是干脆和他人聊天。他试了几次,有两次甚至都开口叫出“陆处”了,可那个小娘们就像没听到一样,直接给自己来一个后脑勺,根本连头都没转,他只好咽下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给机会,后来王文祥干脆心一横:受咋咋地,我还不敬了。反正他认为,既然小娘们和姓楚的是老相识,那肯定和对方的接触也没自己什么事了。虽然对于失去和省商务厅领导的接触而遗憾,但他也知道,谁让自己自做聪明呢?而姓楚的和小娘们又那么狡猾和可恶,两人联起手来耍自己,自己当然要吃亏上当了。

    本已想着就这样耗到晚宴结束,不曾想现在姓楚的却叫到了自己,因为没有思想准备,王文祥一时不知说什么,只是机械的点头:“哪能呢?哪能呢?主任让我敬酒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眉毛一挑:“当然了,省厅领导是你极力邀请和争取来的,自然要敬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都是主任的关系,主任的面子。”王文祥忙不迭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似笑非笑:“开发区招商和招聘农业园区总经理的工作,可是由你主抓和负责的。陆处长已经答应帮忙,以后肯定少不了联系。这些工作都得你去完成,你不好好敬酒,难道还让我这个主任代劳吗?难不成还要麻烦徐县长操心?”

    听得出对方话中的讥诮,但王文祥现在没有在乎,因为他听到了自己最在意的一件事:和陆娇娇等人的联系还是由自己来做。那就意味着,这期间所产生的政绩和利益都有自己的,而且很可能份额还很大。他一时激动不已,急忙站起身来,冲着徐敏霞、楚天齐、陆娇娇连连点头哈腰:“不敢,不敢。我一定努力做好这项工作,请徐县长放心,请主任放心,请陆处长多多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王副主任,不能光说不练耍嘴皮子呀。”徐敏霞在一旁开了腔,“怎么你今天这么磨磨叽叽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王文祥一边答着,一边拿起分酒器,往高脚杯中倒了半杯。他举起酒杯,对着陆娇娇说,“陆处,我水平不高,见识少,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请陆处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陆娇娇冷着脸,沉声道:“水平不高,见识少?不对吧,你说的那套欢迎方案,恐怕迎接省部级领导都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惭愧,惭愧。”王文祥连连做着检讨,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,然后说道,“陆处,我做事不周,这杯酒是处罚的。”说完,又倒了半杯,再次举起,“陆处,我敬您,您随意端端杯,就算给我老王一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陆娇娇没有说话,而是看了看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陆处,给点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给点面子。”陆娇娇一笑,“楚主任,你是不是也得陪着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嘴里说着“应该应该,请陆处多原谅。”,也站起来,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陆娇娇这才端起小酒杯,但并没有起身,而是矜持的说:“好吧。”说着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碰杯,楚天齐和王文祥只得独自干了杯中酒,然后楚天齐坐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王文祥依旧站着,再次往高脚杯中倒了半杯白酒,双手捧着,对陆娇娇说:“陆处,以后肯定少不了麻烦您,还请多多支持。我有做的不对或是不到位的,请陆处不吝赐教和批评。”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对方都是第三次端杯了,每次至少也有二两多白酒,而且对方年纪几乎是自己两倍了。陆娇娇自是不能太过分,而且她也是为了替楚天齐教训王文祥,否则她没必要和一个半大老头较劲。于是,她端起酒杯,并站起身,说道:“王副主任,我们处就是为大家服务的,支持工作是理所当然。”说完,和王文祥碰了一下杯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对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:原谅自己了。而且对方做为省厅领导还站起身喝酒,给足了自己面子。王文祥很是佩服对方的做法,激动的端起酒杯,说道:“我先干为敬。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陆娇娇也干了满满一小杯白酒,并向王文祥笑了笑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文祥这才坐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众人鼓掌,现场气氛更加热烈、融洽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陆处长,我刚才也陪着喝酒,你怎么是坐着喝,而且只抿了一小口?你这厚此薄彼呀!”

    陆娇娇一笑:“楚主任有意见了?好啊,那你也像王副主任那样喝,我保证站起来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我可没老王那酒量。”楚天齐连忙摇手告饶。

    “主任,老王不是酒量大,而是他借机解馋呢。”冯志堂接过了话头,“以前有大媳妇管,现在再有小媳妇管着,他在家哪能喝的上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尽管有的人不知道是在拿儿媳妇开王文祥玩笑,但却知道“小媳妇”三字肯定不是好话,餐包里顿时响起哄堂大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九点,宴会才散。陆娇娇婉拒了唱歌这种休闲方式,直接回客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后,打了陆娇娇手机:“陆处,没休息吧,我再去和你坐一会儿,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,避嫌。”陆娇娇果断的说,“还是少给你惹麻烦吧,要不让你那个醋坛子知道,又该收拾你小子了。再说,你可是双料正科主任,更要注意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没什么不方便,我是去和省厅领导套近乎,又不是和别的女人去幽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陆娇娇调皮的说,然后话题一转,“算了吧,你要是真有诚意的话,还用回去?你完全可以直接到我这里聊天嘛!你还不是怕别人说闲话?”

    对方说中了自己要害,楚天齐不好再说这个事,只得换了一个话题:“省厅领导就是水平高,打个巴掌给个甜枣,看把那老王激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你晾了人家半天,还在酒桌上给了他和省厅领导喝酒的机会。”陆娇娇讥诮的说,“说不准老王已经对你感激涕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电话两端都响起爽朗的笑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