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九十一章 嚣张的慌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进来的人,众人都很熟悉,楚天齐当然也不陌生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从自己办公室出来不久的县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牛正军。

    牛正军看了看众人,径直走向柯兴旺。在办公桌前停下后,问道:“书记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才来呀?”柯兴旺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,接到邹副主任电话的时候,我刚从开发区回到单位,正在整理刚才到开发区调查的内容,形成一份调查报告。”牛正军如实回答,“书记,您看,这就是报告。”说着,他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柯兴旺没有伸手去接,看都没看,直接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事,是邹英涛告诉你的?他给你打了几个电话?”

    “邹副主任就打了一个电话,只说让我到您办公室,至于什么事他没说。”牛正军回答,“我带这份报告,主要是因为早上孔局长给我打电话的内容。他向我举报开发区处置烂尾楼的事,还说您对此事特别重视,非常着急知道结果,所以我赶紧做好,一并带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牛正军一句话,既回答了柯兴旺提出的问题,同时也点明了两件事。一是牛正军到开发区,是因为接受了孔嵘举报,并不是如孔嵘所言“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反映”。二是牛正军曾说柯兴旺很关注此事,至于事实果真如此,还是孔嵘假传圣旨,其他人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听牛正军说完,屋内众人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柯兴旺面色阴沉,透着不高兴,不知道是因为牛正军回答自己的话,还是因为孔嵘拉大旗做虎皮,亦或是孔嵘真在假传圣旨。

    郑义平和徐敏霞都面有怒色,尤其郑义平更是在哪不停的用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带着微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当事人孔嵘脸色急速变了几变,尴尬致极。

    柯兴旺身子往后一靠,没有去接牛正军递过来的纸张,而是对着孔嵘说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刚才屋内众人的表情变化,孔嵘都注意到了,现在听到柯兴旺的话,就相当于缓冲了自己的尴尬。忙说了声“好的”,然后问道:“牛主任,既然你刚刚做过调查,那我问你,开发区在处置资产的时候,到底经过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没有?他们有没有评估、公正、公示的手续?”

    “孔局长,开发区处置资产的时候,没有经过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,事后也没有。”牛正军据实回答,“但他们有评估报告,有公正手续,也在报纸上做过公示。这是复印件。”说着,牛正军把一沓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孔嵘大咧咧的伸手接过,翻看了一番,然后把这些东西还给了牛正军:“牛主任,他们的评估、公正、公示手续正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本没权利评论,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但我可以说,这些手续非常正规。”牛正军肯定回答,“为这些烂尾楼评估的,是省城一家公司。这家公司具有一级评估资质,是由国务院认定颁发的,不只是在省内,就是在国内业界也是非常有权威的。公正机构也是省里的,就连公示也不只在市、县报纸刊登,就连省里经济报也登了内容。”

    孔嵘嗤笑道:“就算是这些手续都正规,但是只凭没向你们单位汇报这一条,那么开发区做法就违反了《国有资产管理法》,错误行为就应该得到制止并纠正,主要责任人也必须承担责任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牛正军一楞,显然他也没有想到,没想到有众位领导在场的情况下,孔嵘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,俨然是凌驾于众领导之上的样子。但他仍然做了答复:“孔局长,开发区做法没有违反《国有资产管理法》,自然就没有错误,承担责任一说更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孔嵘疑问道。

    牛正军平静的回答:“因为那些烂尾楼不是国有资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好多人都是一惊:不是国有资产?哪是什么?这是国有资产部门领导应该说的话?

    听完此话,孔嵘更是愤怒,不客气的说:“牛主任,就凭你和楚天齐见了一面?他说什么你就信?你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对方这话太出格了,孔嵘忍不住怒呛道:“孔局长,不要靠凭空臆断,就进行人身攻击。我说这话是有根据的。”说着,牛正军从文件袋中又取出几张纸,掷给了孔嵘,“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孔嵘拿起一看,只见纸上内容标题有“再建工程”几个字,再一细看,正是开发区和入驻企业签的买卖协议。他心中暗道:不对呀?曾经有人给他提供过空白合同范本,上面根本就不是这四个字呀。怀疑协议有诈,孔嵘又翻到盖章处,上面有开发区和企业的盖章,显然不会有错。他明白了,一定是开发区后改的,不禁暗骂楚天齐狡猾,但转念一想,他又释然了。

    把纸张还给牛正军,孔嵘说道:“牛主任,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?这得由你们部门认定吧?难道你们也认可了他们这种说法?”

    “孔局长,我纠正一下你的说法。我们认定是否为国有资产,是有一套严格程序的。”牛正军严肃的说,“就拿这些烂尾楼来说,现在还处在建设阶段,首先是在建工程,这肯定没错。这些在建工程虽然已经存在好几年,但并没有完工,也没有进行工程验收等环节,不符合固定资产的特点,因此也就更不是国有资产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说?是哪条规定的?”孔嵘不甘心的问着。

    牛正军冷冷的说:“孔局长,如果你还不清楚的话,国资办在下周有一个针对新入职人员的基础知识讲座,你可以去学习。”说完,不再搭理对方,而是转向柯兴旺,“书记,您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你回吧。”柯兴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牛正军收拾好这些复印件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孔嵘站起身,对着柯兴旺说:“书记,我,我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柯兴旺狠狠瞪了孔嵘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:惹祸的东西。

    还没等柯兴旺说话,徐敏霞开了腔:“书记,我有话问孔局长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柯兴旺很不悦。

    徐敏霞并没管柯兴旺的脸色如何,而是盯着孔嵘道:“孔局长,我记得那天你给我打电话,说是开发区违规处置国有资产,还说国资办发了函,有这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孔嵘微微一怔,想了想,说道:“前面的话我说了,没说后面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徐敏霞显然很生气,“看来以后和你说话得录音了,否则你过后会不认帐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会开玩笑。”孔嵘笑着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老娘和你开个屁玩笑?尽管徐敏霞气的够呛,可是空口无凭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孔局长,你给我看过所谓的国资办函件,是怎么回事?”郑义平及时接了话。

    比起刚才的回答,孔嵘接下来的答复要从容的多:“县长,没有啊,我什么时候给您看过那么一个函件?”说着,他还做了一个无奈的耸肩动作。

    郑义平嘴唇动了几动,终于没有发声,但从他微眯的双眼可以看出,他非常生气,气的牙关紧*咬。但苦于没有留下一份所谓的国资办函件,干生气又没脾气。他意识到,孔嵘当时可能就防着有这么一出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大骇:这个家伙竟然大睁两眼说瞎话,而且是同着县委书记面否定县长和常务,这得多嚣张。

    那天在县长办公室,孔嵘让郑义平看函件的时候,楚天齐也在场。虽然没看到上面内容,但是孔嵘当时说的话,楚天齐听的清清楚楚,就是刚才郑县长所说内容。另外,徐副县长的话肯定也不是无中生有,可这个家伙怎么就敢死不承认呢?按说,柯兴旺也能听出真伪,看他怎么说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看向了柯兴旺。

    此时的柯兴旺脸色铁青,好像胸脯也一鼓一鼓的,显然很生气。不知是因为孔嵘所谓“处置国有资产不当”的乌龙事件,还是孔嵘当众撒谎,亦或是其它原因。

    过了有一会儿,柯兴旺抬起头,环视了一下众人,说出一句让楚天齐无语的话:“还有什么问的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不解,并不是柯兴旺这句问话本身,而是他说话的时机不合适。这不是明摆着站到孔嵘一方,奚落郑义平和徐敏霞吗?

    徐敏霞“噌”的站了起来,气冲冲的说了一句:“没了。”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都走吧。”柯兴旺说完这句话,直接起身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众人出了县委书记办公室,走在前面的徐敏霞停了下来,看着后面的孔嵘道:“孔局长,准备一下,下午审计局要去财政局做审计,审计上半年帐目。”

    孔嵘一楞,旋即笑着道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的出,徐敏霞这是要以牙还牙:你小子说话不算数,我就审计你。可是再看孔嵘,肯定就没有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郑义平头也没回,直接走了,徐敏霞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孔嵘看了楚天齐一眼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,也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在最后边,一边走一边在想着刚才的事。不用说,今天这一出完全是孔嵘导演的,自己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被动的演员而已。而且其余众人也是他孔嵘的演员,就连柯兴旺也是,只不过柯兴旺还被动的当了一回执行导演而已。

    楚天齐纳闷不已:柯兴旺为什么会任由孔嵘摆布?孔嵘和柯兴旺是什么关系?同时他还意识到,孔嵘要比上次嚣张多了。如果以孔嵘这次的表现看,上次他不应该最后屈服于自己呀。因为他连县委书记都不怕,还能怕什么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