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二十五章 赵书记要走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早上,楚天齐起的很晚。主要是由于昨天睡的晚,虽然当时已经基本想通了事情,但躺在床*上还是不由得要想问题,一时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星期六一整天,楚天齐都是在宿舍度过的,他没有出去,也没人邀请他,他没有往出打电话,也没有人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星期日早上,楚天齐是被电话铃声惊醒的。此时他正在梦中,乍一听铃声,还是迷迷糊糊的,以为是在做梦呢。只到铃声顽强的响个不停,他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来电话了。他一伸手,从床头柜上拿过了手机,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感觉有些陌生,最起码手机上没存这个号码,但却似乎又感觉见过这个号码。他略一沉吟,按下了接听键,说了声“您好”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:“是楚天齐吗?”

    声音这么耳熟,但又一时想不起来。会是谁呢?带着这个狐疑,他应了一声:“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赵中直。小楚,还没起床吧?怎么感觉你还迷糊呢?”紧接着,传来赵中直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赵中……是赵书记。怪不得觉得号码见过呢,县里印发的领导电话本上就有这个号码,只不过平时都是和秘书联系,手机上没有存而已。赵书记找我?他找我有什么事?尽管他心里狐疑,但还是马上从被窝里坐了起来,欣喜的说道:“赵书记,是您呀,我确实没起呢,昨天晚上睡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,周末嘛!年青人觉也多。”赵中直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“小楚,党校学习快结束了吧?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听到赵中直的话,楚天齐就是一楞。听赵书记语气,难道要对自己进行调整,在听自己的意见?会把自己调整到哪?是平调还是升半格?想到这个问题,他忽然莫名的激动起来。声音似乎也有点变调:“再有一周就毕业了,毕业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刚才的回答比较圆滑,既回答了对方的问题,但也说的很模糊,给自己留下了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自是听出了楚天齐话中的模棱两可,赵中直又问道:“我是说毕业了,对自己的工作岗位有没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法,服从组织安排。”楚天齐的话言不由衷,要说一点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。谁不想往高处走?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赵中直的话很平静,“我要走了,你要有个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听到赵中直的话,楚天齐一下子有点懵了,赵书记要走?去哪?他要我有个心里准备,准备什么?难道真要调整我的职务?恐怕这个调查未必是好事吧?刚才的小激动一下子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忐忑:“赵书记您要调走?到哪里高就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晋北了,具体是什么单位还不太清楚,这个决定很突然,我也是前天才知道。我是交流干部,早晚得回去。明天就正式宣布,新书记是从沃原市下来的。”赵中直的话依旧还是那么平静,“你的工作是否调整,这是新书记考虑的事情,我这个时候插手也不合适。再说了,如果我现在这么做了,对你也是百害而无一利。我已经和义平县长打过招呼,如果调整的话,让他对你重点关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尽管心中很不平静,但还是诚恳的说道:“谢谢赵书记,您对我的教诲、提携,我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别说的这么生离死别的。我就是回晋北嘛,两个省挨着,也不远,以后你可以去找我玩,我也可以来看你。感谢这两年你对我工作的支持,我很看好你,不光是看好你的能力,更看重你的人品。”赵中直的话说的非常亲近,“官场这条路不平坦,但我相信,以你的能力和人品一定会走的很远。你一定要努力拼搏、进取,把官做的越来越大,那样才能更多的为百姓办实事,更好的为人民服务。以后的路还很长,你要走出玉赤县,争取走出沃原市,如果你能到晋北省高就,说不准我还会成为你的属下呢,那样我们不是能更多的接触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感动,也很激动。感动于赵中直一直以来的照顾和提携,激动于赵中直临走前的嘱咐和鼓励,他动情的说:“赵书记不管您走到哪,都是我永远的领导,我都会记着您,也会去看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”赵中直的声音也出现了轻微的变化,“小楚,明天宣布完,交接一下,我马上就得走了。临别之前,本来想送你几句话,想了想还是就说一句吧。只要心里时刻装着人民,做事之前先为百姓着想,你就是一个好官,就能走的更远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,谢谢您。赵书记,我回去送你吧,现在就回。”楚天齐真诚的说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回来,这样不合适,对你也不好。”赵中直坚定的予以回绝,然后开玩笑的说,“你回来我也没时间见你。再说了,光那些正处、副处我都应付不过来,恐怕你这个副科也排不上队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书记,我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学习,来日方长。小楚,咱俩是忘年交,老大哥等着你去看我。”赵中直的话里充满了感情,“今天打电话,就是向你告别一下。老大哥相信你,相信你的前途会非常远大,如果机遇好的话,前途不可限量。行了,不说了,再见吧!”

    楚天齐嗓音沙哑的说了五个字:“再见,赵书记。”他一说完,手机里传来“咔嗒”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楚天齐才缓过劲儿来,嘴里喃喃着“赵书记要走了”,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,再次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躺在床*上,眼望天花板,想着刚才赵中直打电话的事,楚天齐内心波涛翻滚。他知道,随着县委书记的调整,县里整个人事格局又将发生重大变化。这不是他关注的主要问题,眼下他需要考虑的是自己究竟能到那里。

    从赵中直的话中,楚天齐明白,县里肯定要对自己工作岗位进行调整。虽然对方没有明说,但他自己能感受的到,而且极有可能不如现在的位置。他做出这种判断,并没有什么证据,仅是凭的一种感觉,但他更相信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这种感觉,也不单纯就是臆测,其实是他潜意识里的一种分析。楚天齐是赵中直的人,全县公务人员都知道。所以赵中直的职务变动,肯定会间接影响到楚天齐。赵中直如果是高升半格到沃原市,那么做为他的人,楚天齐虽然未必会跟着升职,但职务肯定不会比现在差。如果赵中直是平调到市局或到二线岗位,那么楚天齐的职务就增加了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而现在赵中直是被调回晋北省,那么他在玉赤县的影响力就会瞬间消失,和他走的近的人,立刻就会成为无根之木、无源之水,前途必然堪忧。而且楚天齐还知道,冯俊飞一直在盯着自己,就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。正是因为自己的事,冯志国曾经在常委会上进行道歉,大大折损了面子,肯定不会放过调理自己的机会的。

    不管新的县委书记是什么来头,楚天齐相信,对方肯定不会重用自己的,最起码现在不会。这就是官场潜规则,没有哪一个新到任领导,会把前任重用的人当做心腹的。当然也有例外,但那也是需要相当长时间磨合,重新取得新领导的信任。

    原来县里有三派势力,赵中直、郑义平、冯志国各一派。由于郑义平掌握大权时间较短,虽然他一直在玉赤县政坛耕耘,但他的实力要弱于冯志国,所以平时他一般会略依附于赵中直,有时似乎像是一派。这次赵中直的离去,马上就会显现出三派的格局,当然这肯定是短期的,很快原属于赵中直的一派就会被重新洗牌,编入其它派系。

    新县委书记到任后,肯定要经过观察、权衡,首先要站稳脚跟,然后才是图谋扩展。所以,他一到任不会和任一派走的过近,或是过远,当然私下收拢小弟也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本来新县委书记刚刚到任,未必会对县里人事大动干戈,很可能会暂时维持一段原样。但楚天齐赶的比较巧的是,原有的工作已经移交,只保留了一个空位置,所以自己这次回去,未必就能回到那个位置。更要命的是,还有冯俊飞在那盯着自己,冯志国焉能不替亲儿子拔掉自己这个障碍。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已经明白,冯俊飞在前天打电话,分明就是因为赵书记要调走,冯俊飞从他大伯那里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。至于他给自己打电话,无非就是想戏弄自己,也不排除他们已经定出了调理自己的办法。自己没有什么过错,各项成绩还不错,应该不会被直接彻底放倒,那样他们也没法向公众交待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测,冯志国他们调理自己应该就是调离原岗位,调到别的乡或是别的单位,但肯定应该是不如现在。到那时,对于自己来说,会和宁俊琦分开,不能朝夕相处,也难以互相倚重。对于冯俊飞来说,削弱了竞争对手宁俊琦的实力,也便于他抢班夺权。可谓是极好的一箭多雕。

    现实肯定是这么个现实,但又没到结果明朗的时候,所以尽管楚天齐心里很是焦急,却又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。他只得告诫自己:稍安勿躁,静观其变。虽然这么说,但他的心一时还是平静不下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