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七十五章 警察局长上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开发区工作特别多,人们的干劲也很足。因此每天的时间过的都很快,不知不觉就六点多,就误了下班时间。今天也一样,人们放下手头工作时,就快六点了。大家三五成群,边说话边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急促又杂乱的脚步声响起。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闯了上来,其中四人分站两侧,守住了三楼楼梯口。另外三人径直向东边走去,三人中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一看这阵势,众人都不敢向前走动,纷纷返回了自己屋子。但三楼上班的人却注意到,那三个人在主任办公室门口停下了,正在敲门。

    眼前这种情形,让人们顿时都想到了一种可能,纷纷钻到屋子里,利用各种方式,传递着自己猜想的内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双方依然在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是雷鹏回来了,不曾想,外面却来了雷鹏的战友——县公司局局长俞海洋和两名刑警。看到这三人,楚天齐心中暗道: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俞海洋也有些疑惑,疑惑屋子里还有一个人,而且这个人也算是自己的同事,因为两人都是县政府党组成员,都是副处级别的科级单位局长。

    俞海洋先说话了:“楚主任,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

    既然事已临头,楚天齐经过短暂忐忑后,反而更平静了。他微微一笑:“俞局可是稀客,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俞海洋说了一声“好”,当先走了进去。后面两名刑警跟着迈进屋子,但却没有继续前进,而是关上屋门,贴着门板站立。

    把俞海洋让到沙发上,楚天齐开始给对方沏茶水。

    看了看另一张沙发的夏雪,俞海洋说了话:“夏局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俞局,你都能来,我为什么不能来?看来还是俗话说的好,‘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’呀,执法部门领导就……”夏雪的话只说了一半,但省略部分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四个字: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俞海洋尴尬的笑了两声,才说道:“夏局,现在已经下班,你该回了吧?开车了没有?要是没开的话,我安排人去送你。”

    夏雪一笑:“俞局,真是热心啊,还要派人送我。不过,您好像有点反客为主了吧,屋子的主人都没有撵我,您却代劳了。是不是不妥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好人难做啊,给领导献献殷勤,还被编排了一堆不是。”俞海洋感慨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突然想到了两句歇后语:黄鼠狼给鸡拜年——没安好心,夜猫子进宅——无事不来。”说到这里,夏雪讥诮的说,“俗话说的好,来而不往非礼也,既然您关心我,那我也关心关心您。俞局,已经下班了,正是吃饭的点儿,您却还来叨扰,是不是不妥呀?您还是回去吧,要是想吃请的话,可以明着说出来嘛!”

    俞海洋也讥诮着:“夏局,平时你给人的印象,都是温文而雅的,今天竟然这么刁钻尖刻,可是有点反常啊。”

    “反常吧?没有呀。那是您对我不了解,我一直奉行的是“一路酒菜招待一路宾朋”,所以我今天这酒菜也是专门准备的。”夏雪寸语不让。

    俞海洋面色红一阵白一阵,冷冷着道:“夏局,你还是回去吧,天马上就要黑了,你一个女孩子家的,胆子也小,别再被什么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夏雪心里“格登”了一下,但还是不甘示弱的反讽道:“您刚才说的话,有点不符合身份呀,不像是公安局长说的,倒像是土匪头子讲的。怪不得有人说,说现在有的警察更像土匪。”说到这里,她咬着牙道,“像土匪倒还没有什么,要是真做土匪的事,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局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楚天齐及时打断了夏雪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听出来了,两人话里的*味太浓。他知道俞海洋来干什么,他不想把夏雪牵扯进来,所以才这么说。

    而夏雪的想法正好相反,她现在想要留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,当夏雪见到俞海洋的时候,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她既担心也慌乱,一时无计可施,所以一开始她什么也没说。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,俞海洋却主动和她搭起了话。在话赶话的过程中,她才想到了自己需要留下来。她准备在万分危急的时刻,申明自己也是知情人,想要以此种方式迟缓俞海洋他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夏雪当然清楚,自己这种做法存在一定的风险,但她认为楚天齐今日之困是由于自己才造成的。如果自己不把那个拓片给自己父亲的话,根本不会有之后的这一系列事,所以她很内疚也很自责,甘愿冒着风险,帮楚天齐扛一扛。如果她不这样做的话,她的良心会被谴责一辈子,而且也对不起好姐妹宁俊琦。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话,夏雪一阵冷笑:“楚天齐,少来这一套。刚才还什么都没说,现在一遇到强权你就变了口风,还想往走赶我?门都没有,我今天还就不走了,我看你能把我这个副处级堂组成员抓起来不成?”说着,夏雪干脆起身,直接坐到了楚天齐平时办公的椅子上。双手环抱于胸前,靠在椅背上,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夏雪刚才这话听着是对楚天齐说的,其实完全是在讲给俞海洋听,在讽刺他这个县公安局局长。俞海洋面色一沉:“夏局长,我奉劝你还是回去吧,我们一会儿可能要执行公务,你不要妨碍公务。”

    “执行公务?执行公务?”夏雪连问了两句,她在问自己,同时也在想着该如何避开“妨碍公务”这件事。她眼珠一转,坐了起来,马上换上一副惊恐的表情:“是吗?那……那请你出示一下凭据吧。”说完,再次靠在椅背上,眯起了眼睛,她自信对方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凭据?俞海洋哪有凭据?他今天本来也是做了两手准备,不到万不得以的情况,他不会采取极端手段。如果对方配合,或是雷鹏那里果然如其所言的话,就更用不到什么手段了。因此,他根本就没办理所谓的凭据。何况他根本就没想到,还会有这么一个女搅屎棍在。

    手里没有凭据,但却不能如实回答,俞海洋只好自己找了个下坡话:“言尽于此,好自为之。”说完,也靠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假寐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俞海洋早就被夏雪气的不行不行的了。但是,他一直在告诫自己:好男不跟女斗。这个说辞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,真实的原因却是对方是县党组委员,和自己平级,而且又没犯到自己手里。更重要的是,对方可是有一个做厅官的老爸,虽然那个厅官的位置一般,但也不是自己这个准副处可以招惹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一下子静了下来,气氛很是诡异。五个人中,有两人闭着眼睛坐着,有两人直挺挺站着,还有一人不知是该坐还是该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晓英不停的在屋子里踱着步,嘴里说着“苍天有眼,苍天有眼”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女人,黄敬祖很是无奈,既稀罕她,又觉得她有时实在可恨,但又离不开她。

    王晓英很年轻的时候就跟了自己,没有任何名分,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。在这期间,总体来说,她很支持自己,也很体谅自己,更是经常给自己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可能是需求的原因,也可能是性格的问题,王晓英在那方面总是吃不饱。不但对黄敬祖索取不断,有时更是出去偷腥,远的不说,光在乡里就多次出手。

    那个石磊刚到乡里时间不长,王晓英就经常撩*拨对方,当时黄敬祖虽然也有察觉,但并没有当回事。一是因为乡里人都知道王晓英是黄敬祖的人,黄敬祖自认为没人敢对王晓英怎么回事。二是当时他也想顺水推舟,以合适方式甩开王晓英,再好的饭也不能天天吃,尤其王晓英的要求太强烈,黄敬祖既满足不了对方,也有点腻了。

    谁知,时间不长,王晓英又向黄敬祖哭诉,说是石磊要侵犯她。黄敬祖心里跟明镜似的,知道她是倒打一耙,但并没有点破。而是为了给她“报仇”,才编导了一出好戏,逼走了那个傻小子。

    黄敬祖还知道,王晓英对楚天齐不满,也是对方没有答应她。后来被她缠的没办法,黄敬祖才帮她出手,但楚天齐那小子不是石磊,根本不着道,黄、王二人每次都弄的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就在黄敬祖准备向王晓英摊牌,准备让王晓英自由选择幸福生活的时候,王晓英却和她原来的老师联系上了,而且还助黄敬祖做了副处。他就更没理由对王晓英放手了。

    从各方面考虑,黄敬祖已经不准备对付楚天齐了,最起码现在不会。但在黄晓英的要求,他也只是小打小闹的恶心一下楚天齐。

    不想,楚天齐却不是好老百姓,这次竟然把石磊给弄来了。楚天齐这要干什么?分明是想让自己这个副处,在县里抬不起头来。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摇头晃脑的。你说现在把楚天齐抓起来没?”王晓英停下脚步,问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不紧不慢的说:“你怎么听风就是雨,楚天齐能犯什么事?没准又协助破什么案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不服气:“老王不是都说了吗?说警察局长都上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王说话更没准,再看看吧。”黄敬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刺耳的铃声响起,屋里全是一振。众人都把目光投向沙发那里,投到俞海洋身上,因为声音是从他那里发出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