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七十四章 煎熬的等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的神情,来人说道:“怎么,大主任,不欢迎啊?”

    楚天齐强自挤出了一丝笑意:“哪能呢?夏局长说笑了,平时想请都请不来呢,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、旅游局局长夏雪。夏雪一笑:“笑比哭都难看,一看就是假的,算了,不跟你一般计较,你心里本来就不好受。”说着,夏雪从楚天齐身侧空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楚天齐一楞,旋即关上屋门,笑着道:“夏局长,喝什么茶,是铁观音还是龙井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坐吧,大家都没心情,还喝什么茶?”说着,夏雪坐到了三人沙发上。

    对方话里有话,应该已经知道盗墓嫌疑人的事了。楚天齐没有说话,径直向沙发走去,刚要在三人沙发上坐下,又觉不妥,换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,夏雪道:“他们还在怀疑你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不是怀疑。谁让我具备嫌疑人的条件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。到底怎么回事?难道还说不清了?证明你不在现场,而是在其它地方,不就得了。”夏雪显得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一言难尽,你不知道也罢。”

    夏雪叹了口气:“哎,你为什么非要一人扛呢?你可以向他们说,我也知道这事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警惕的看了看门口,低声道:“多拉一个人也没有,除非抓到真凶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听你爸说的?”

    夏雪声音很冷:“别提他。”然后语气一转:“小楚,是我害了你。如果我要不是自作聪明,不把那个拓片拿给他看的话,你也不必遭此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那么想,有时这事也是赶到那儿了,该谁遇上想躲也躲不开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“我还得感谢你,让我得了那么多奖金,要不我弟弟的三轮车还买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夏雪耳朵里,显然是黑色幽默,她鼻子一酸,声音也变的沙哑:“都这时候了,还有心情说这个。你这人心眼就是好,人也正直,俊琦真是好眼力,你也是好福气。可是好多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意有所指啊,莫非你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楚天齐停了下来,他意识到自己的话非常不妥。

    夏雪叹了口气: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再起,打断了夏雪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一喜,看了夏雪一眼,对着门口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主任,是我。”王文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哦……”楚天齐话说到一半,忽觉胳膊一动,停下话头,扭头去看。只见夏雪正冲自己挤眉弄眼,还用手笔划着。

    明白了夏雪的意思,楚天齐赶忙快步坐到了办公桌后,才又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屋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半边,王文祥脑袋伸了进来,他冲楚天齐点点头。忽然,他面上表情一变,又瞬间挤出了笑容,因为他看到沙发上坐的人了。

    王文祥尴尬的问候了一声:“夏……夏局长好。”

    夏雪倒很热情:“王副主任,好久不见,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忙,你们忙,我再过来,再过来。”说着,王文祥一笑,再次看了夏雪几眼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屋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看看楚天齐,夏雪忽然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在她的带动下,楚天齐也发出了难得的笑声,今天的第一次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雪声音足够大,走廊里的王文祥也听到了一点儿,他不禁停下脚步,扭回头去。王文祥咬牙切齿,嘴唇动了几动,没有发出声音。但从他的口形变化来看,分明是六个字:骚*货、狼狈为奸。

    心里不停腹诽着,王文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屋门关上的一刻,他才骂出了几个字:婊*子、臭不要脸、蝇营狗苟。

    气呼呼坐到椅子上,王文祥点燃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一边吸,他一边在心里骂人,把能想到的脏词、坏词,全送给了夏雪。

    王文祥这么痛恨夏雪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虽然自从开发区成立,王文祥就到了开发区,但中途他出去了一段时间,在旅游局当副局长。本来王文祥是奔着一把手位置去的,他去的时候,局长位置正空着。不曾想,刚去时间不长,局长人选就定了,不是他王文祥,而是从上面下来的一个女人,就是夏雪。

    王文祥气愤不已,自己嘴边的肉让人抢去了,而且对方还是一个臭娘们。更可气的是,臭娘们还有一个身份:县政府党组成员。本来王文祥就是谋的局长位置,而且领导也是给自己这么计划的,所以当时王文祥的正科待遇也快解决了。夏雪这么一来,不但抢了自己位置,而且还是副处级别,那自己即使是正科级副局长又能怎样,还是正好比副处级局长各低了半格。这让王文祥差点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痛定思痛,王文祥决定把局长位置拿回来。对方肯定不会乖乖交出,那就对不起了,你不给,那我王文祥就“抢”,我就不信老家贼还斗不过你小家雀了。王文祥之所以想挤走夏雪取而代之,主要是权利欲望在作祟,同时他也自认为自己有优势。

    王文祥觉得,你夏雪是从上边来,可能有根子,现在级别职务也比我高,但你这只能算是天时。而我王文祥是玉赤县老坐地户,还有领导在后面帮衬,这就占据了地利。王文祥当时虽然到旅游局时间不长,但是明显是作为局长候选人安排的,所以好多人纷纷效忠、表决心,投到他的麾下,他认为这就是自己的人和。

    王文祥曾自信的想,你有天时又怎样?老子是地利、人和全占,只是孤立你,就能让你知难而退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群起而攻之打群架,相信就这么多人压在你身上,也能把你压死。虽然“打群架”只是比喻,但想到这个“压”字,王文祥当时身体还起了反应。他甚至龌龊的想:把这小娘们压上会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想的倒挺好,可是没有几个回合,王文祥就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,连连败退。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便把责任推到旅游局那些下属身上,认为他们都是墙头草,都是见色之徒。在那次年后旅游局会议上,他本来想打夏雪一个出其不意,不曾想却让对方设局,把自己排除在政绩之外。经过那次的事情,王文祥觉得斗不过这个娘们,才找领导,又调回了开发区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以往的种种,王文祥对夏雪恨的要命,但却奈何不了对方,只能背后骂几句,平时也尽量躲着。

    谁知道,真是冤家路窄,今天竟然在主任办公室见到了这个娘们。本来这一段时间,对楚天齐印象改观了好多,可是看到他和这个娘们搅到一块,王文祥对楚天齐的印象又坏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俩怎么会搅到一起呢?王文祥疑惑着。忽然,他想起了一件事,去年夏天楚天齐受伤,就是被夏雪和宁俊琦送到医院的。当时,刘大智告诉了王文祥这个消息,并说了一些八卦消息。王文祥听到以后不置可否,认为传言不可信,可是今天有点信了,信了那个“脚踏两只船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王文祥看了看来电显示,按下接听键,叫了一声:“领导。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传来:“老王,你今天是不是要来我这儿呀?”

    王文祥一惊,瞟了一眼台历,心中暗道:好悬,差点给忘了。领导让王文祥一周左右汇报一次楚天齐的情况,也包括石重生的,有突发情况及时汇报。前天的时候,领导催问,王文祥没的汇报,才推到了今天,还差点给忘了。王文祥暗叫侥幸,好不容易领导有笑模样了,要是真忘了的话,领导还不得给自己甩脸子呀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王文祥说的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对方申斥道: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忘了?半天才说话,又这么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哪能呢?我正在翻笔记本,找那些记着的事呢。”王文祥赶忙撒谎,掩饰着忘事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吗?都记着呢?那就好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话题一转,“下次再汇报吧,今天晚上我不在家,你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在呀。”王文祥赶忙又说,“领导,领导,先别挂电话,有一个新情况,我向你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对方停了一下,说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笃定的说:“夏雪到楚天齐办公室了,他们之间肯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敲门的时候,只听见楚天齐在屋里‘哦’了两声,像是没干好事的声音。然后过了很长时间才说‘进来吧’。等我进去的时候,就见夏雪在屋子里,她眼圈很红,还有点肿,脸上也是红扑仆的……”王文祥八卦的说着,还不时“嘿嘿”的笑上两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和夏雪并不知道有人在编排他俩,而且他们也没心情想其它事。现在他们的心思全在雷鹏身上,全在想着雷鹏办的那件事,他们在备受煎熬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天齐,别着急,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。”夏雪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天齐挤出一丝笑容:“我也这么想,但愿吧,六点了。”

    暗暗叹了口气,夏雪又说:“放心,假的真不了,真的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久违的声音响起。屋里两人都站起来,对望一眼后,同时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出右手,迅速拉开屋门,刚说了一个“雷”字,就楞在那里,因为门外站的并不是他盼着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服装一样,但门外并不是雷鹏,而且来的也不止一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