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二十九章 班子成员会2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楚天齐说道:“王副主任发完言了,下面该谁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冯志堂接过话头,然后咳了一声,开始发言,“玉赤县开发区能支撑到今天不容易,但也不尽如人意,现在市里又设置了升级或撤消时间点,因此今年就是最关键的一年。要想升成副处级开发区,就要扩大开发区规模,引进投资。至于如何操作,我还没有认真考虑过,也没有什么具体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,我以老党员和开发区工作人员身份表态,一定服从党工委、管委会领导,严格执行开发区管委会分配的各项任务。同时,坚决支持开发区主任工作,一定不拖开发区后腿,一定不给主任添乱。发言完毕。”

    和王文祥长篇大论不同,冯志堂的发言就几句,更没有实际内容,但冯志堂却给出了态度:服从领导、完成任务、支持主任工作。

    听着冯志堂的表态,王文祥不由得多看了其几眼。他想看看这个多次合作的“老伙计”要干什么,他不解同时也疑惑,疑惑老冯是不是要“变节”,是不是要舍自己而去。

    没用点名,方宇直接说道:“我谈一下看法,今年的工作重点,无疑是保住开发区。要想保住开发区,肯定需要扩大规模、引入投资。我觉得要扩大规模、引入投资,前提是确定规划。春节前,由省规划设计院重新规划设计的方案已经三易其稿,现在刚刚成稿。虽然设计方案已经定型,但里面的具体项目还是需要开发区来确定,我建议……”方宇滔滔不绝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方宇的发言主要是从技术、规划的角度,讲了地下管网建设的完善,讲了开发区分区规划,讲了规模扩大的方向等等。

    方宇发言接近尾声:“我刚才说的这些,大多都是基础工作,这些基础工作原则上都是由开发区来做。那么一个现实而又紧迫的问题来了,这需要好多钱,钱从哪来?这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一个问题。发言完毕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没有发言,严格来说,他不是管委会成员,自然就没有表决权,只有有限的发言权。他参加会议顶多算是列席,主要任务就是做记录。

    “都讲完啦?其他同志还有什么补充的?”楚天齐再次扫视了一下大家。

    王文祥说了话:“我赞成方副主任说的,干工作必须要有钱,没钱的话什么也白搭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要是没钱,说了也是白说,钱才是关键。”冯志堂也附合。

    再没有人补充,现场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咳了两声,说道:“我来说说。刚才三位副主任都进行了发言,尽管出发点、侧重点不同,但大家都有一个共识:今年是最关键一年,是开发区生死存亡一年。既然是生死存亡,那我们究竟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?”说着,他看了看众人,目光落到王文祥身上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看着自己,王文祥说道:“当然是生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挥了挥手,打断了王文祥的话,目光又落到冯志堂身上。

    冯志堂一梗脖子,说了一个字:“生。”

    “生。”方宇也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都选择了“生”,我也选择‘生’,而且我们也必须选择‘生’。”楚天齐说的很干脆,“如果开发区被撤,这里就会变成一片废墟,已经投进去的几千万资金就打了水漂。如果开发区被撤,所有工作人员都面临着被重新安排工作,或者没有工作可做。如果开发区被撤,已经损毁的良田也不可能恢复,那么这些被征户又将靠什么生活?政府在当初征地的时候,可是答应过的,开发区进驻企业会优先从这些家庭招工,他们可是在天天盼着的。因些,无论是为了集体,还是为了我们自己,或是为了他人,都必须选择‘生’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心中不屑道:说话谁不会说,靠什么生存,靠吹?

    “选择‘生’不代表着一定会‘生’,但是我们可以一直奔着生的方向而去。开发区要想生存,那就必须要达到副处级开发区标准,核心的是项目和规模必须达到。”楚天齐继续说,“按照开发区标准的参数,我测算了一下,要想达到副处级标准,也就是县级开发区标准,那么开发区占地规模就要达到一百万平米,约为一千五百亩。直接引进投资需要达到十个亿,建成后年产值需要达到三亿元,实现年税收一千五百万元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五百万?”王文祥小声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一千五百万,听着很吃惊吧?现在我们全县税收才一个亿,这就相当于全县税收的七分之一。但这样的数字,不说是南方发达县,就是在雁云市所辖县,恐怕也只能占到三十分之一。这些县要想年增加一千五百万税收不是难事,但要是在我们县就是难上加难了,何况是我们这么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开发区呢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笑了笑,“有点扯远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娓娓道来:“刚才我说的规模和投资,都是累计投资,在五年期间能够完成就可以,税收更是五年以后考核的数字。从今年来看,占地规模能够达到三十万平米,建设规模能够达到十万平米就可以,引进投资达到三个亿,实际投入达到一个亿就没问题。当然,这样的数字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小数字。

    引进投资三个亿对于我们来说有一定难度,但也并不是遥不可及。就拿和我们县经济差不多的尚礼县来说,去年引进一个项目就达到了一点八亿,像这样的项目有两个就达到标准了。至于怎么引进项目,吸引投资,还需要大家下去仔细考虑,我们再专题研究。我在这里先提一个总原则:所引进项目必须是环保项目。

    而要想引进投资,我们就需要做一些基础设施投入,也需要投入招商费用,这些都需要钱。可这钱从哪来?刚才大家已经说了要选择‘生’,那我们就必须要能生出这些钱,大家就开动脑筋想想,从哪能来钱呢?”

    “请县里支持呗。”冯志堂顺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了摇头:“县里拿不出来,光是征地补偿款就亏空很大。”

    冯志堂刚才的说法,也是大家首先想到的,现在被楚天齐否定了,众人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的态度,王文祥再次心中不屑:说的这么热闹,闹了半天,又把球踢回来了。便阴阳怪气着道:“主任,既然县里不给钱,那只能是我们自己挣钱了。你是当家人,一切都听你的,你就说怎么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说。”楚天齐并没计较王文祥的态度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大家看啊,我们本身挣不来钱,就是工资还是财政拨款呢。但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资源啊。”说着,楚天齐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资源?什么资源?”王文祥再次提出了质疑,“我们现在除了这栋办公楼,就是好多半拉子工程了,还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半拉子工程不是资源吗?那些工程虽然是半拉子,但却是投入了真金白银的。如果某些企业要是使用的话,那不是可以利用吗?”楚天齐说到这里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方宇接了话:“对呀,可以把这些半截工程做价,卖给进驻企业,企业支付相应的资金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“哼”道:“谁会要那些半拉子工程,能做什么,好多工程做的还那么次。”

    方宇回呛道:“王副主任,我记得你发言的时候,还把这些工程做为政绩说的,怎么一转眼又是这样的论调呢?”

    王文祥“你”了一声,没了下文。他也意识到自己前后的说法,是自相矛盾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了话:“方副主任说的对,这些半拉子工程完全可以做价,而且我请懂行的人简单看了一下,整体工程质量还行。那些工程有的可以做办公楼,有的可以做厂房,还有的可以做试验室,完全可以利用。我看可以这样,方副主任,你在我们几个人中最懂行,就由你找评估机构做个价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方宇点点头,然后又提出了疑问,“评估作价就需要花钱,现在有这笔钱吗?另外,钱花了,如何吸引企业使用这些设施呢?”

    “方副主任,只要评出价来,自能引来企业。购买相应建筑可以做为企业进驻开发区的一个前提条件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不成了强买强卖吗?”王文祥有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予以了答复:“不存在强卖的事,先进入企业可以有挑选的权利,另外也可以在优惠政策允许范围内,给予其相应多的优惠,我想只要是准备进入开发区的企业,应该是求之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见楚天齐不说话了,方宇问道:“主任,那评估的费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先和对方商量欠着,过后再给可以吗?”楚天齐提出了方案。

    方宇回答:“可以让他们先做,不过这些机构都是人精,到时不给钱的话,他们肯定不会给我们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到时我自有办法。”楚天齐自信的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