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人赃俱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俞海洋一边往出拿手机,一边下意识的看了看众人。他瞟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数字,按下了接听键:“说……是吗?真的吗?……好,好……我知道了……楚,哦,没什么事。”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在俞海洋身上,都等着他说出关心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迎着大家的目光,俞海洋嘴唇动了几动,没有说出大家感兴趣的话,而是对着那两人道:“走吧。”说着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走出两步,俞海洋停下脚步,对着楚天齐说:“楚主任,打扰了,坐的时间有点太长,就不在你这用晚餐了。”说完,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“俞局,等等。来楚主任这儿三个多小时,光茶水就喝了好几壸,还得我们一直陪着。只说这么一句话,就想走啊?”夏雪说着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俞海洋一笑:“夏局,我们只是在这坐了一会儿,难道还要收租金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俞海洋和夏雪的对话也停了下来,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刚俞海洋接完电话后的反应,楚天齐都看在眼里,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,不禁心中狂跳不止,激动啊!他见夏雪又找俞海洋的茬口,并没有阻拦,他现在已经有心情听他们逗嘴了。

    现在手机忽然响起,是自己的手机。楚天齐赶忙扫了一眼上面的号码,把手机挂断了。嘴里嘟囔了一句:“又是骚扰电话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向门口走去,边走边说:“俞局,既然你有事要忙,就不留你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夏雪也没有再阻拦,而是说了一句:“俞局,慢走!”

    俞海洋也不想再和这个女人斗嘴,说了一个“好”字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夏雪陪着俞海洋一行,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同事招手,守着楼梯的四个人,也离开了所站位置,跟在后面,一同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他们刚刚经过后,身后的屋门都及时的开了一条缝,里面的人快速的蹑手蹑脚出来,跟在了楚天齐一行的后面。很快,这些人就和四楼下来的人,汇合到了一起,向楼下尾随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三辆警车闪烁着红灯,正在等候。警察们都快速跳上了警车。

    来到警车旁边,俞海洋转回身,伸出右手,和楚天齐的手握在一起。俞海洋笑着大声道:“楚主任,感谢你呀,感谢你一直以来对警察工作的支持,尤其这次更是立了一大功。我代表局党委、代表公安局全体人员,向你敬礼,谢谢了!”说着,俞海洋抽出右手,举了起来,“啪”的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俞海洋的举动,弄的楚天齐不知所措,只得说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、“啪”,夏雪带头拍起了巴掌,紧接着响起“哗哗”的热烈掌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看去,这才发现,身后站了好多人,还有好多人站在一楼大厅里。

    俞海洋向夏雪伸出右手,低声道:“夏局,好样的,有大丈夫的担当之气。”

    夏雪一楞,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她脸上一红,和对方握了一下,轻声说:“请俞局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说完,俞海洋把手伸向楚天齐,“楚主任,感谢理解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楚天齐点了点头,和对方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车蜂鸣着,向开发区外冲去,身后的人们也迅速散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夏雪相视一笑,快步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就听到屋子里传来“叮呤呤”的声音。楚天齐快步走进去,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怎么回事?连电话也不接?”雷鹏的大嗓门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道:“直接说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倒着急了。”雷鹏嘟囔一句后,大声道:“消息准确,人赃俱获,你小子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刚才通过俞海洋的表现,楚天齐已经想到了结果。但当听到雷鹏真正说出来的时候,还是激动的不能自已,他鼻子一酸,有些哽咽的说:“哥们,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啦?莫非出什么意外了?是不是上吊绳子断了?”雷鹏兴奋的调侃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上吊倒没有,差点戴手镯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接着传出雷鹏的吼声:“哪个混蛋去了?看老子扒了他的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怕是你不敢呀,俞海洋。”

    “俞……”雷鹏说到这里,声音低沉下来:“哎,连我也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真诚的说:“哥们,应该理解,他也不容易。刚才他只是带人在这儿坐了会,什么出格话都没说,临走还给我敬礼了。主要是咱们做的太过分,我让你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不太清晰的喊声:“队长,队长。”

    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哥们,我先挂了。”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放下手机,夏雪急切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?快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四个字:“人赃俱获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要告诉她。”说着,夏雪高兴的蹦了起来,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。然后拿起手机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很大一会儿,才接通,夏雪大声说:“俊琦,你在哪?……我啊,我在楚天齐这儿……真的啊?骗我呢吧。”

    夏雪放下电话,对着楚天齐道:“你和她说这事啦?”

    “谁?俊琦?没说呀。”楚天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来你这儿啦,还挂了我的电话。”夏雪笑了笑,“看来她以为我逗她玩,在哄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两人对望一眼,都快步向门口走去。先楚天齐一步的夏雪,快速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门外正是宁俊琦,她先是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真是你啊?你刚来?”

    夏雪俏皮的说:“我早就来了,有四个小时,还准备再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尴尬的一笑,瞪了楚天齐一眼,走进了屋子。关上屋门后,她不无醋意的说:“雪姐,还在谈工作?”

    夏雪摇摇头:“不谈工作,谈私事。”

    见夏雪表情怪异,宁俊琦一楞神,向她脸上看去,然后疑惑着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,你眼圈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听宁俊琦这么一说,夏雪猛的扑过去,搂住宁俊琦哭了起来。她要把和父亲争吵的苦闷,还有对楚天齐的担惊,一骨脑的倾倒出去。

    没防住夏雪来了这么一出,弄的宁俊琦手足无措,一边拍着夏雪的后背,说着“雪姐,别哭,别哭。”一边把目光投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让宁俊琦奇怪的是,楚天齐把脸扭向一边,并没有看向这里。她忙追问:“天齐,怎么啦?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俊琦,你差点……差点就见不到天齐了。”夏雪抽抽嗒嗒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回事?”宁俊琦喊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一句:“去里边说。”当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到里屋,关上套间门以后,楚天齐才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宁俊琦眼圈红了,到后来也哭了,一边哭,一边埋怨:“多会都是这样,有什么事都不跟我说,总是一个人扛着。你以为你是谁呀?你能扛的住吗?你要是早点告诉我,我也能帮你想想主意,气死我了。以后再有什么事,你也一个人扛着,永远别告诉我。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俊琦,别这样,你应该高兴才行。有这样的男人护着你,替你着想,你多幸福啊。”夏雪搂住宁俊琦肩头,劝解着。

    “幸福什么呀?连自己都不懂得保护。还怎么保护我?”宁俊琦气哼哼的说。

    “俊琦,别不知足了。姐姐和你比,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呀!”说着,夏雪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止住了哭声,带着哭腔道:“雪姐,都是我不好,又让你想起伤心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在一旁听的明白,看来夏雪的那一半可能不咋的。

    夏雪抹了抹眼泪,凄凉的一笑:“没什么。俊琦,你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宁俊琦长嘘了口气:“还不是因为他。他这几天说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的,记性也不好。而且我这些天经常做怕梦,就连中午休息一会儿,还被噩梦惊醒了,梦里全是他受伤或是遇到危险的事。今天一下午,我都心不在焉,总感觉要出事,再联想到那些梦,我就决定来看看他。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我就开车往城里赶,越着急越出错,到半路忽然打不着火了,要不是有过路车帮忙,我现在没准还在路上呢。到县城后,把车放到修理摊,我就打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有灵犀一点通啊!”夏雪感叹一声,又流下了眼泪,应该是又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吧。

    宁俊琦和楚天齐对望一眼,一时不知怎么安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王晓英不停的在地上踱着步,嘴里喃喃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是这样?本来就是这样的,你非要往歪了想。”黄敬祖指责道,“你也不想想,姓楚的能干什么犯法的事?要名有名,有利有利,要女人更不缺。傻子才干违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马后炮。”王晓英气的直跺脚,“他有什么不能?万一他贪污呢。”

    “贪污?贪污也不应该是公安局去找他,应该是检察院吧。”说完,黄敬祖一摔门,走了出去。其实他本来也烦,再听王晓英这么一叨叨,更烦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