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二十章 演双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快步向楼下走去,郝玉芳尽管心中疑惑,也只得紧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下楼的时候,有四只眼睛一直盯着他们。直到从楼梯缝隙看到他们到了一楼,并听到楚天齐说“把车开到楼跟前”的时候,盯稍的眼睛才迅速收回,跑回预算编审股办公室。

    财政局预算编审股办公室里,烫发女人和那个男人都站在窗户前,看着外面的情形。他们看到,刚才走的年轻的一男一女已经到了院中,在年轻男女的招手示意下,停车区一辆“现代”车车灯亮了,缓缓启动着。年轻男女因为畏惧凌厉的寒风,见“现代”汽车已经启动,快速跑回财政局办公楼下,身体隐没在楼体雨罩下。

    “现代”汽车缓缓停到楼前,从楼上只能看到汽车左侧顶子的一点边沿。汽车停靠有半分钟后,转向灯闪烁着,驶出了财政局大院。

    烫发女人和男人相视一笑,烫发女人说道:“这下放心了吧,就你胆儿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叫胆儿小,那叫谨慎。”男人一笑,把女人拥在怀中,向办公桌走去,“要不是谨慎的话,咱俩的事说不准早就漏了,还能这么……”说着,男人已经把脸贴向烫发女人。

    烫发女人在男人脸上“啄”了一下,用手推开男人的脸:“死样,猴急猴急的,就知道占人家便宜。先打电话汇报完,再说。”说着,女人从桌上拿起固定电话听筒,在话机上按下了重拨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多了。

    财政局四楼,小会议室屋门一开,一个戴眼镜男人当先走了出来,匆匆进了卫生间。过了有一分钟左右,会议室内陆续走出了八、九个人。

    卫生间一个小隔断里,戴眼镜男人说了句“那就好,走了就好,干的不错”,然后站起身,把手机放到了上衣口袋里。一阵悉悉索索的整理衣服声音响过,戴眼镜男人从小隔断内走出,在外间洗手盆处洗了洗手,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戴眼镜男人一边下楼,一边自言自语:“终于走了,为了你小子,多憋了十多分钟。你小子……”戴眼镜男人的话说到一半,停了下来,他看到三楼下二楼的楼梯处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戴眼镜男人看到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玉赤县开发区主任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走上几步,到了三楼楼道平台处,看着站在楼梯台阶上的戴眼镜男人,说道:“孔局长散会了?要不是财政局工作人员非让我等着,我还以为你不在单位呢。真是万分感谢工作人员热情,也感谢孔局长对他们的教导。”

    孔局长显然没有想到会遇到楚天齐,从脸上一开始错愕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。不过,他只是稍一变色,便恢复了正常。孔局长边下楼,边伸出了右手:“哎呀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玉赤县大名鼎鼎双料正科主任楚主任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副夸张的受庞若惊状,跨前一步,握上了孔局长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有事吗?”孔局长看着楚天齐,说道,“咱们边走边聊。”说着,迈动脚步,准备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原地没动,握着孔局长右手:“孔局,真有点小事要麻烦你,能不能到你办公室谈谈。”

    因为被楚天齐握着右手,孔局长只好收住已经抬起的左脚。同时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表:“哎呀,楚主任,现在已经六点了,我那儿还有一拨客人。我看咱们还是边走边聊吧。”

    “孔局,耽误不了你几分钟时间,还请大局长在办公室拨冗接见一次。”楚天齐脸上表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对方话已说到这份上,尤其是还拽着自己右手,孔局长就是想走也走不了,只得“呵呵”干笑两声:“楚主任,真拿你没办法,净拿话损老哥。”说着,迈步走向楼道东边。

    楚天齐松开对方右手,并肩走去。

    孔局长打开办公室屋门,当先走进屋子,摁动电灯开关,屋里顿时亮堂起来。他用手一指沙发:“楚主任,请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句“谢谢”,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孔局长一边在茶几上摆弄着一次性纸杯,一边说道:“楚主任,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孔局,不用弄水了。”楚天齐客气了一句,然后说道,“是这么回事,今天县里给开发区拨了一笔款,可是到现在还没到帐。我想到孔局这儿打听一下,看看手续进行到什么程度了。也是实在着急,要不也不能麻烦孔局。”

    “拨款?县里给开发区拨的什么款?”孔局长一副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回答:“支付开发区征地户的征地补偿款。”

    “征地补偿款?是吗?多会儿的事,我怎么没听说?”孔局长声音很惊讶,“楚主任,是不是你弄错了,或者县里还没拨呢?要不这样,今天反正也下班了,明天你到县政府好好打听一下,是不是有这么回事?另外呢,我也让财政局工作人员向政府相关部门咨询一下。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:“孔局,我已经打听过了,县长确实在相关手续上签了字,是徐县长打电话告诉我的。徐县长还说,签批件已经给了财政局,她打电话的时候是上午九点来钟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也可能吧。那明天我直接过问一下,第一时间给你回复。”孔局长说着,站起身,一副要走的样子,“楚主任,我也不留你了,今天我还有应酬,改天专门请你。”

    “孔局,还请你先给相关人员打个电话,问一问具体情况,我也好放心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孔局长面色一整,不悦的说:“楚主任,单位人员已经下班。我不能连人家的下班时间也占用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可怜巴巴的说:“孔局,请你体谅我的焦急心情,要是没个准信的话,我今晚连觉也睡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拿你真没办法。”孔局长摇了摇头,一副无奈的口吻,“单位人员早已下班了,说也说不清。”说着,他拿起电话听筒,在话机上拨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双眼紧紧盯着孔局长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孔局长对着话筒大声道:“你下班了吧?有一个事,就是开发区……怎么没下呢?”他话说到一半,稍微楞了一下,“咔嗒”一声把话筒重重的扣在话机上。

    很快,门口传来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孔局长沉声道:“进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人径直奔局长办公桌而去,边走边说:“局长,我没下班,正在加班呢,我……”说话的人,正是那个烫发女人。

    “黄美丽,下班了还不回家,玩什么名堂?”孔局长没好气的说,“开发区拨款没到吧?”同时向对方使着眼色。

    看到局长冲自己挤眉弄眼,烫发女人雀斑脸上顿时乐开了花,向前探了探身子,神秘的说:“局长,开发区姓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。”孔局长拍了一下桌子,“开发区楚主任就在那坐着呢,怎么啦?”说着,用手一指沙发。

    “楚……”烫发女人刚吐出一个字,回头已经看到了沙发上的楚天齐。她的笑容一下子不见了,脸上神情急剧变化着,最后定格成一副不可思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孔局长厉声道:“你听着,是这么回事。楚主任说县里给他们拨了一笔钱,我却没有听说。你明天好好问一问县政府。如果有这么回事呢,就抓紧去办,争取第一时间办妥。你没听说这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听说。”染发女人头摇的像拨浪鼓。

    孔局长把头转向楚天齐:“楚主任,你看,她也没听说,大概是你弄错了吧,还是明天一上班,我们共同打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徐县长说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财政局是不是有一个黄美丽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,怎么啦?”烫发女人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看着烫发女人,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县政府的付款签批件,郑县长在上午已经签字,九点来钟就到了财政局,听说就是一个叫黄美丽的人签收的。”

    烫发女人口无遮拦的急道:“胡说,财政局就我一个人叫黄美丽,我从来就没见过什么县长签批件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?孔局,财政局还允许工作人员骂别的单位领导吗?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从手中文件袋中拿出一张纸,走到办公桌前,递了过去,“孔局,你看,上面的签名是不是黄美丽?”

    孔局长一把接了过去,看了一眼,然后手指着烫发女人:“黄美丽,你还有什么说的,上面明明有你的签名,你把县长签批件弄哪去了?我告诉你,弄丢县长签批件是要负……责任的。去,马上去找。要是找不到的话,明天就不用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烫发女人几次想插嘴,看似要解释。都被孔局长拿话给挡了回去,现在她反而不解释了,嘴上连连说着“是,是,我去找,我去找”,迅速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孔局长一系列的作派,楚天齐心中暗道:你这“双簧”表演的不赖呀!但楚天齐知道孔局长的生气却是真的,只不过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丢了签批件,而是另有原因。他还知道,签批件绝对没丢,一会儿就会被那个女人拿来的。

    孔局长冲着楚天齐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回了一个微笑,坐回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局长办公室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有六、七分钟,烫发女人回来了,把手里拿着的一张纸,递给了孔局长。

    孔局长看了看,瞪了女人一眼:“一会儿再跟你算帐。”

    然后孔局长又看着楚天齐道:“楚主任,让你见笑了。现在县长签批件已经找到,明天马上给你办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楚天齐接过了话头,“不过麻烦孔局给写一个条子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