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七十二章 哥们,就看你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总在想着乱七八遭的事情,一连好几天楚天齐都睡的很晚,起的也不早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正在睡梦中,手机突然响了。他摸索到手机,胡乱按下了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很高:“你在不在屋里?”

    是雷鹏的声音。他来干什么?还能干什么?肯定是那事呗,楚天齐顿觉预感不好。但还是说道: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快开门,我在门口。”雷鹏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侧耳一听,果然传来“咚咚”砸门的声音。楚天齐放下手机,急忙起身。蹬上裤子、鞋,穿上半袖,楚天齐向外走去。走了两步,他又返回到卧室,进了卫生间。洗脸、刷牙完毕,又对着镜子照了照。

    此时,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不用看,楚天齐也知道是雷鹏,所以他没接电话,直接出了套间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,敲门声很大,还传来雷鹏的喊声:“楚天齐开门,开门,再不开的话我就踹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楚天齐边说,边到了门旁,扭开门上暗锁,然后打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雷鹏一个箭步冲进屋子,先是看了看楚天齐,然后快步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把着门口,向门外看了看,确认没人后,楚天齐关了办公室门,跟着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刚跨进里屋,就见雷鹏正在拉开床头柜抽屉,然后在抽屉里翻腾了一通,接着抓起床上的被褥来回抖落着。抖落完以后,雷鹏又抬头看了看四周,然后快步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走到了卫生间门口。

    在卫生间里,雷鹏先是看了看便盆,然后在废纸篓里翻了起来,接着又揭开座便器水箱盖,向里面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见雷鹏行*事怪异,楚天齐很是不解,调侃道:“干什么,搜查脏物啊?”

    雷鹏直起了腰,上一眼下一眼的看了楚天齐十来眼,才沉声道:“怎么那么慢?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这么问话,楚天齐一时不解,不悦道:“能干什么,收拾打扮一番。万一跟你走,或是被别人带走,我也得注意形象呀,总不能满嘴烟味,蓬头垢面吧。”

    雷鹏没有说话,突然绕到楚天齐背后,抓过楚天齐倒背在身后的手臂,看了看手腕。然后神情一松: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对方抓自己手臂,一开始以为是要带自己走呢,现在听到好哥们的话,楚天齐不由得鼻子一酸。他把头扭到一边,故意骂道:“他娘的,想什么呢?老子还没活够,能干那傻事?除非哪天钢刀架脖子上,又实在推不开,否则我才不会死呢。”

    雷鹏没有说话,在楚天齐背上捶了一下,坐到床上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哥们,说吧,什么事?我能挺的住。”楚天齐故意轻松的说。

    雷鹏长嘘了口气:“哥们,我也帮不了你了。局里已经要求我,在今天一上班,就把这事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笑着道:“意料之中的事,我早就不想听你天天叨叨了。说吧,是让我现在跟你走,还是来人找我?”

    雷鹏抬起头,看着楚天齐,郑重的说:“哥们,说吧,都这节骨眼了,你还要撑到什么时候?只要一上班,就会有人来请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楚天齐故意打着马虎眼,“我没的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给你一……”雷鹏猛的站起来,抓*住楚天齐前胸衣服,举起了右手,但又缓缓的落下,连抓着的左手也松开了。他退后两步,“扑通”一声,坐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雷鹏语重心长的说:“哥们,我打死也不相信这事跟你有关,但是别人却不这么看,别人只注重证据。到时,恐怕你的职位就要危险,弄不好就直接削职为民了。这还不算完,除非你说清楚了一些事,或是我们破了案,抓*住了真正的盗墓贼,才可以还你自由。但就冲你对待这事的态度,官复原职是不可能,保留个公务员待遇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坐到了床上,看着雷鹏:“哥们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在这件事上更是被我牵连,吃了不少苦,受了不少屈。只是我真的想不起来,枉费你的一番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可能有苦衷,但是你想过没有?大叔大娘怎么办?宁书记怎么办?大叔大娘可是以你为荣,可是期盼着你有一番作为的,一旦你混成了那样的结局,他们能不能受的了?你又对得起他们吗?假如你真那样了,宁俊琦那里怎么交待,她会怎么看你?退一万步讲,即使她和你不离不弃,不嫌弃你的地位,那么你能给他幸福吗?你可是带着嫌疑人标签,最起码也会有一个‘不识大体’的结论的。”雷鹏再次拍了拍楚天齐后背,语重心长的说,“哥们,想想吧!”

    “想想,想想。”楚天齐自语着,其实他已经想好了,还是那个答案: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天,楚天齐一直都在想这件事,也想到了雷鹏说的这些后果。他从懂事那天起,就暗下决心,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。后来,他无意中发现了自己身份的疑点,但他对父母的感恩之心更重了。自己在那个贫困的家中,不但没有被丝毫冷落,反而得到的是格外的照顾。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,是父亲武功唯一的传人,这都说明了一个字:爱。对于父母的恩情,于情于理都得报答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想了宁俊琦。两人认识了三年多,一起工作了两年多。从最初的误会、对立,到后来的慢慢了解、逐渐融洽,再到现在的心心相印,是一步步走过来的。两人有感情基础,有共同追求,是理想的天生一对。而且宁俊琦既优秀又没有骄娇二气,既气质脱俗又能食人间烟火,是自己和家人都非常中意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真因为这件事,自己什么都没有了,连一个普通的穷光蛋都不如的话,又该如何面对父母,如何向宁俊琦交待呢?可那件事又真的不能说,他的心中纠结着,也曾经动摇过。

    直到前天,父亲突然打来了电话。父亲告诉楚天齐,千万不要和左玉龙那样的人来住。楚天齐的第一反应就是父亲知道了什么,但父亲却说是看了一个电视剧想到的,是随便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当时,楚天齐意识到,父亲未必知道盗墓嫌疑人的事,但肯定知道左玉龙父亲的一些事,知道这类人的危险,所以才有此提醒。于是楚天齐彻底下定决心:死了也不能说。他只能期盼着盗墓事件真相大白的时候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说,但当今天雷鹏再次问起,尤其是那个可怕的结局可能出现的时候,楚天齐还是不由得踌躇起来,踌躇的结果还是“不能说”。

    “想好没有?”雷鹏的话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你回吧。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雷鹏站了起来:“哎,真拿你没办法。要不这样,你马上向县长请假,找个理由出去几天,等我把案破了,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雷鹏站在那里,长嘘了口气:“好吧,我回去再争取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不必了,多会儿是个头呀,我估计局长已经对你没耐心了,去了也是白去。”楚天齐劝阻着。

    雷鹏微微一笑:“试试,实在不行的话,还有我老爸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行,楚天齐赶忙阻止着:“不行,把你牵累就够呛了,可不能把你父亲也拉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谁让我有你这样的哥们,谁又让他有我这样的儿子呢?”,雷鹏边说边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哥们,谢谢了。”楚天齐只能说上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少费话,要是想让我少遭罪,你就早点说出来。”雷鹏头也不回,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我是把好哥们害惨了。这样想着,不禁再次鼻子一酸,他干脆收住脚步,站在那里,并没有送过去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开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着好哥们走出去的声音。

    忽然,雷鹏喊了一声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扭头看去,见雷鹏已经蹲下*身子,正看着地上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,楚天齐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看,快看,你看上面写着什么。”雷鹏一边喊着,一边头也不回的向楚天齐招着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凑到近前,低头看去。只见在雷鹏脚旁地上是半张白纸,白纸上打印着一行字。

    看到纸上打印内容,楚天齐心中激动无比、心跳加速,急忙问道: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雷鹏回答:“我正想问你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知道,昨天晚上七点来钟回到办公室以后,我就一直没出去,十点多就进里屋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。宁可信其有吧。”说着,雷鹏把纸张拿起来,放到衣服口袋里,抬起手臂看了看,“呀,快八点了,我得赶紧带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雷鹏拿出手机,快步出了屋子,边走边打电话:“局长,向你汇报个事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楞了一下,急忙追出门口,只看到雷鹏拐下楼梯的背影。他声音发颤的大喊着:“哥们,就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,依晰飘来几个字:“等我凯旋的好消息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