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三十六章 酒能乱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走了进来,手里提着一个食品袋,说道:“妞妞,你看,这是什么?”。

    看到大舅手里的食品袋,妞妞眼睛一亮,大喊道:“哇,薯片,还有蛋黄派。”说着,她把手中的红本向宁俊琦手里一塞,从楚天齐手中“抢”过了袋子,急不可耐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看到了红本上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:荣誉证书。便说道:“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楚天齐爽快的回答,自己的荣誉当然要和她一起分享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打开了证书,“楚天齐”和“优秀学员”几个字映入眼帘。同时,一张折叠的纸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赖嘛!”宁俊琦说着,蹲下*身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白纸,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揶揄道,“这是什么,不会是什么小秘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一红,“嘿嘿”一笑:“于涛写的,埋汰我的话。随便看,随便看。”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发囧的样子,宁俊琦嘻笑着道:“于处长的大作?那就更得拜读一下了。”说完,打开白纸,低声读了起来,“”

    看着宁俊琦摇头晃脑、抑扬顿挫拜读的样子,楚天齐很是尴尬,讪笑着,站在当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,于处长果然是高见,把某些人的状态写的太形象了。”宁俊琦对着楚天齐挤眉弄眼,低声道。然后,又再次读了起来。忽然,她“咯咯咯”的笑出了声,嘴里说着“太逗了,太逗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正尴尬不已,宁俊琦已经把这张纸递到了他面前,并且用手指在上面比划着。顺着宁俊琦手指点过的地方,楚天齐轻声读了起来:“酒—能—乱—性。酒能乱*性?”读到这里,他咬着牙道,“好你个老于,你损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气急败坏的样子,宁俊琦终于忍不住,大声笑了起来,楚天齐也跟着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正在外屋包饺子的尤春梅,用手指着东屋,向女儿努了努嘴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楚礼娟也向母亲回了一个微笑,并用双手大拇指做了一个动作,引是尤春梅不停的点头,还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宁俊琦听到了外屋的笑声,急忙强迫自己停止了大笑,脸却憋的通红通红的,像极了熟透的大苹果。而楚天齐依然还在肆无忌惮的笑着,不光是笑那首“歪诗”,更是在笑宁俊琦的样子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再理会楚天齐,从东屋走了出去。在脸盆里洗了一下手,加入了包饺子的行列。

    “宁姑娘,不用了,我们马上就包好了。饿了吧?”尤春梅慈爱的说。

    宁俊琦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尽,微笑着说:“阿姨,我不饿,早上吃了很多。你和姐姐干活可真快。”

    “狗儿一打电话,我们就开始买肉、剁馅。不知道你俩几点能到,怕早点包好又不好了,要不是你们回来就能吃了。”尤春梅边包边说。

    怪不得在买东西的时候,他鬼鬼祟祟的打电话,原来是给家里打呀,自己当时还以为……想到这里,她的脸又没来由的更红了。

    本来所剩的也不多,再有宁俊琦的加入,饺子很快就包完了。在包饺子的过程中,尤春梅一个劲儿的夸宁俊琦包的好看,宁俊琦只是谦虚的说“就是瞎包”。

    饺子很快出锅,炒菜也摆了一桌子。大家团团围坐,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,一边聊着一些闲话。

    昨天的酒劲儿已经彻底过了,就是多少还有一点“烧心”,但楚天齐还是陪父亲喝了两杯啤酒。

    怕未来的儿媳妇吃不饱,尤春梅还是不时的劝宁俊琦多吃,并且一个劲儿的让宁俊琦面前的饺子盘满满的。为此,还引来了妞妞的抗议:“姥姥就是偏心,就知道把饺子都给大……阿姨。”

    大家知道妞妞要说“大舅妈”,然后才改了口,都不由的笑了起来,连宁俊琦也是红着脸跟着一起笑。

    宁俊琦自是吃的饱饱的,所好没有像上两次那么撑的慌。她这还要感谢未来的公公,当然她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原来,前两次吃饭,尤春梅一个劲儿的给宁俊琦往碗里夹饺子,宁俊琦觉得剩下不礼貌,只好强迫自己往完吃。最后实在吃不下了,才让楚天齐把剩下的收拾了。等宁俊琦走后,楚玉良埋怨老伴,不该给宁俊琦夹那么多,而且还说用自己筷子给别人夹东西不礼貌。尽管尤春梅当时不服老头子的理论,但这次还是改变了方式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的时候,吃完了饭,宁俊琦要帮着收拾碗筷,被尤春梅拦下了,要他们去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就这么大点儿地方,说话也不方便,虽然两人没有什么秘密的话,但多少也有些别扭,楚天齐提议出去走一走。正好今天是多云的天气,也不太热,宁俊琦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和家里人打完招呼,两人出了家门。本来宁俊琦想到楚礼瑞的果园去看看,可是楚礼瑞出门了,不在山上。而且宁俊琦穿的是皮凉鞋,虽然鞋跟不太高,但是去果园的路上,也是石头遍地,肯定不好走,也容易崴脚。

    最后,楚天齐建议,去后山转转,带她去看看自己以前练功的地方。而且后山上都是土路,路两旁有树和草的覆盖,路很硬实,也很平整。

    从自家出来,经过几家邻居院墙外的小路,就到了上山的小路,先是一段慢上坡路,紧跟着就需要登着台阶上去。因此一路上都需要半猫着腰,有时宁俊琦甚至还需要手脚并用,而且还得楚天齐在后面托她一把。整得宁俊琦红头胀脸,既是因为她上坡累的,也是由于自己的屁*股经常需要被他在后面推一下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来到了一片小树林外面。楚天齐用手一指,说道:“里边就是我练功的地方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向四周张望了一下,有些疑惑的说:“就这地方,也很好找嘛,就没人发现?”

    “地方不难找,只是我们选择的时间点,一般不会有人。我们一般都是在天亮前两个小时就到这里,这里除了山就只有两小块耕地,而这两块耕地也是我家的,因此没人会在天不亮就到这儿。”楚天齐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宁俊琦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,并且紧紧随在他的身后,向树林里走去。这片树木主要都是榆树,并不太高,树木间长着一些杂草,只有他们脚下这条路,露出一尺多宽的泥土颜色。由于现在没有太阳,树林里显得更是多了一些阴森,宁俊琦不由得靠他更近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,宁俊琦问道:“天齐,今天在刚见到阿姨的时候,你为什么突然发笑?”

    “发笑?你是说在门口的时候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:“是,就是你先过去了,我把车停在一边也过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想起了我妈说的一句话,所以想笑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,已经笑了出来,“就是那句‘屁*股溜圆溜圆的,肯定能生小子’,确实也是,我现在知道我妈看的准了,真的是溜圆溜圆的。”说着,还用手比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讨厌,讨厌。”宁俊琦想到刚才上山的时候,自己屁*股曾遭遇过他的“咸猪手”,不禁又羞又恼,举起拳头捶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脸无辜:“我说的没错呀,就是溜圆溜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还说,讨厌死了。”宁俊琦继续在他身上捶打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眼珠一转,将右手食指竖在嘴边,轻声道:“不要动,你听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奏效,宁俊琦马上收手,向四外紧张的望着:“不会有蛇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,来了一个大喘气,“不过,狐狸、獾子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怎么办呀?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。”宁俊琦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急,一般不会碰到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用手一指前面,“到了,那就是我以前练功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顺着楚天齐手指的方向看去,在前方大约十米左右的地方,果然出现了一片开阔地。宁俊琦随着楚天齐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了这片开阔地的边缘,放眼望去,这块空地大体呈圆形,估计直径有七、八米的样子,只是上面长了有一米多高的杂草。宁俊琦不禁疑惑道:“这么高的杂草,怎么练功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现在因为我经常在外面,我爸又受了伤,没人再来练功,杂草自然就长起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这个地方,除了我和我爸经常来以外,你是第一个被我领到这里的人,你是不是很幸运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宁俊琦警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为了这份幸运,是不是得庆祝一下啊?”楚天齐说着,一努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宁俊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羞答答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对方竟然默许了自己的建议,楚天齐心花怒放,把嘴凑了过去。就在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,一根手指竖在了她的嘴边,他一下子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宁俊琦问道:“你中午喝酒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旋即回答:“就两杯啤酒,啤酒没什么味。”

    “你理解错了,不是有没有味。”宁俊琦摇着右手食指,玩味的一笑,“而是 我也想起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健忘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抽身向外跑去,“酒能乱*性呀!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明白了,本来想占点便宜,没想到被她给调理了。于是不再怠慢,急忙返身追了上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