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七十三章 忐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县政府办公楼三楼,旅游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局长夏雪正在打电话,看样子打的非常不愉快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们这事办的太不地道。那处文物是楚天齐第一个发现的,他功不可没,否则现在你们也不知道。可你们竟然把他当做盗墓嫌疑人,逼着省公安厅找他的麻烦,这怎不令人心寒,怎不让人齿冷?”夏雪质问着。

    对方是一个男人,声音倒是很平静:“小雪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文物是国家的,保护文物人人有责,这是每个公民的义务。楚天齐是国家干部,发现文物及时上报,更是他的责任。当时他也是误打误撞,才做了那个墓碑的拓片,又是阴差阳错的,让你看到了拓片。公正来说,他肯定没有主动上报,只是一时好奇心驱使,才弄了那么一张纸,在墓碑上随便闹着玩而已。即便这样,省文物局也给予了他重奖,奖励他所谓的发现之功。其实,给他个两、三千就不少了,这也是因为有你的面子,才给了他五千。严格来说,我这么做,虽说不违反规定,没有突破这个区间的上限,但也是欠妥。”

    夏雪嗤笑了一声:“哼,以为给几个钱就把人收买了。还看我的面子?听起来好像是高看一眼,又好像是施舍一样。这就是文物干部的人文关怀?我看纯属是冷漠还差不多。发出几千块钱,就落了一个‘重奖有功人员’的好名声。可是,就因为省内发现这么重要的文物,省文物局光是向上级部门申请考察资金就得上百万,保护资金也得好几百万。而且你们这些文物战线的‘精英’,奖金也不少吧,重要的是,就这么一处文物,你们可就都挣得了一份光灿灿的政绩。”

    “小雪,看问题不要这么偏颇,我们都是严格按照相关规定,公正的在做这件事情。至于我们能得到那些好处,也是有明文规定的。你不要瞎指责,这是你一个副处级干部应该做的事吗?”男人的声音也严肃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夏局长,别总是把‘严格’、‘公正’成天挂在嘴上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你们单单把楚天齐的知情人身份说了出去?这是‘公平’、‘严格’吗?我看就是看人下菜碟,人分三六*九,虚伪。”夏雪的话很尖刻。

    男人喝斥道:“小雪,有你这么说爸爸的吗?”

    夏雪并不买帐:“我只不过讲了事实而已,知道这件事的人并非他一个,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嫌疑,而偏偏是他呢?我也是知情者,怎么就没人来调查我?你也是呀,还有你们文物局的好多人,都要比楚天齐了解的更多、更详尽吧?为什么你们就没有嫌疑呢?”

    “够了,不要胡搅蛮缠。”男人怒声道,“小雪,我很奇怪呀,平时温文而雅的一个淑女,怎么今天变得这么不可理喻?你是成家的人,可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家?那也叫家?那不过是你们这些政客联手的一个交易产物。那小子在国外整日花天酒地,而我却在度日如年守活寡,可还得装出一副很幸福模样,来给你们撑脸面。”夏雪的声调忽然高了很多,“不要用你们那肮脏的想法来衡量我,我只不过是说了句公道话,为俊琦的男朋友说了句公道话,为玉赤县一名优秀的年青干部说了句公道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真是儿大不由爷,怎么就生了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男人停了一下,声音缓了下来,“小雪,不要那么较真,我们也是据实反映了一些事实,并没有给他下什么结论。还有,我这么做呢,是为你好,也是为你的好朋友宁俊琦好。你想啊,如果说了你是知情人,那宁俊琦可是和你一起知道的,他是不也得搅进去啊?别孩子气了,只要楚天齐和这件事无关,只要有了他不在现场的证据,他不是就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拿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糊弄我,我算是明白了,级别高并不一定素质高、德行高,有时可能恰恰相反。”夏雪的声音很低,但话却不轻,“我今天才知道这事,可他被调查已经两、三周了。但他就是一个人扛着,并没有把我供出来,否则应该已经有人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一声:“小雪,你太天真了,你以为他是保护你吗?他那是为了不牵扯他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就算你说的对,就算他是为了女朋友,那也值得称道。”夏雪讥讽着,“不像有些人,为了自己的前程,竟然可以出卖自己的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传了过来,像是玻璃制品摔碎的声音,接着男人的吼声响起:“混帐东西,你气死我了,气死我了。当年那是一场误会,误会。你真是不孝,天大的不孝,就当我夏寅初没有你这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恼羞成怒。”夏雪凄惨的一笑,“夏局长,终于说出心里话了。其实从我生下来那天起,你就不稀罕我,就开始嫌弃我妈。既然你现在已经挑明了,那我只能送给你四个字: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男人吼了两声,忽然声音出奇的低沉,“小雪,小雪,刚才爸爸那是气话,爸爸这么多年对你怎么样?我……”

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,夏雪茫然看着前方,把听筒按到了话机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响动,夏雪才反应过来。此时,她心里只想着楚天齐,想着楚天齐能不能安然度过此劫,想着该不该把此事告诉好妹妹宁俊琦。她既担心,又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了,楚天齐的心揪的越来越紧。算算时间,雷鹏已经走八个小时了,扣除召集人的时间,扣除路上走的时间,再加上一些搜索的时间,按说应该有结果了,可是却杳无音信。他几次想打电话问问,但都忍住了,理智告诉他,一声电话响动可能就会功亏一篑,也可能让好哥们陷入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从早上看到纸条那刻起,楚天齐心头就燃起了希望之火,而且小火苗还烧的很旺。这可是半个多月以来,第一次对自己有利的消息,第一个可能洗脱自己嫌疑的机会,也是让好哥们结束这种纠结和尴尬的机会。

    以楚天齐对雷鹏的了解,只要是纸条上反映属实,雷鹏一定不会空手而归。他相信哥们的能耐,也相信哥们的运气,更相信哥们对此事的重视和关注。

    可是,眼看就九个小时了,竟然没有一点消息。难道是雷鹏他们扑了空?难道是消息泄露,人跑了,雷鹏正在追拿?难道是对手太凶悍、太棘手,他们正在打斗?难道是对手手里有人质,雷鹏他们投鼠忌器?

    难道,难道信息是假的,是恶作剧?其实这个念头,在早上一看到纸条的时候,楚天齐就有过。雷鹏应该也有这个想法,他当时曾说过‘宁可信其有吧’,也足见雷鹏底气并不足。

    这个假设,是楚天齐最不愿想的,因此他就尽力避开这个想法,而是朝着实有其事去考虑。随着时间流逝,他的自信一点点减弱,这个念头不可阻挡的又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信息真是假的,那么又会是什么人弄的呢?王文祥、王晓英、黄敬祖、孔方、孔嵘?应该不会,他们应该不知道墓碑丢失的事,更应该不知道自己是嫌疑人吧?那会是谁呢?此人放纸条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是戏弄、消遣自己,还是要扰乱警察的调查思路?

    如果这个信息是真的,那又会是谁呢?他这么做,就显然是帮自己了,可他为什么要帮自己,而他为什么又能知道纸条上的信息呢?

    一会是“真的”假设,一会又是“假的”推断,楚天齐心里七上八下,不停的在地上来回踱着步。他不时看看房门,又不时瞅瞅手机,期盼它们能响起来。可是它们一直没响,就连其他人也没有敲门,也没有拨打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好像故意配合自己,也好像故意让自己独自忍受煎熬似的,往日不时出进办公室的下属,今天也没有一个人光临。

    屋子里太静了,只能听到自己来回走动,皮鞋发出“咔嗒咔嗒”的声音。一旦停下来,耳畔又会响起“咚”、“咚”的声音,那是楚天齐自己心跳的声音。他现在的心情用两个字来概括,再恰当不过,那就是:忐忑。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,楚天齐甚至在想,要是有一个人能把自己这种心情完整记录下来,再谱上音符的话,那么这个曲子一定会火,而且曲名也可以叫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时针已经离“五”这个数字越来越近,他不由得再次看了看手机,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他的内心更加焦躁不安,但他尽力控制着,同时用一句话解着心宽:没有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目光投向屋门,还是没有一点声响,楚天齐不由得一步一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突然传来的声响,把楚天齐下了一跳,心脏也“咚咚咚”的快速跳动起来。他停下脚步,侧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声音再次响起。看来不是自己的幻觉,他尽量控制着激动,问了一个字:“谁。”听的出,自己的声音已经变的不像样了。

    问过之后,楚天齐迅速上前,去拉屋门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不是楚天齐期盼的声音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外面站着一个人,这个人也不是楚天齐期盼的人,就连性别都不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