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五十四章 紧急常委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玉赤县委办公楼。

    第三会议室。

    时间将近上午八点。

    紧急常委会既将召开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已经有十名县委常委在座,就差县委书记柯义平了。绝大多数人都是早上在家中时,接到县委办主任电话,才匆匆赶来的。在电话中,县委办主任只说是紧急会议,是县委柯书记召集的,具体内容不知。

    有的常委就向县长郑义平打听,郑义平也是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其实郑义平还纳闷呢:为什么要召开紧急常委会?县里没发生什么紧急情况呀,要真是有的话,自己这个县长最起码应该接到汇报的。要不就是市里有什么重要指示?也不可能,按说自己应该能得到市里领导的通知呀。假如真是县里或市里有什么事,既然柯兴旺知道消息,那怎么也得告诉自己,或是质问自己吧。自己可是县政府一把手,是需要对县里重大事情处理和负责的。可柯兴旺并没有告诉自己,这就让郑义平既费解又忐忑了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响动,众人都把目光投向门口方向。只见屋门开启,县委书记柯兴旺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他的秘书。

    和往常不同的是,在秘书后面又出现了一个人,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人——玉赤县纪检委副书记兼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牛正国。

    大家不禁纳闷,同时也不由得猜测起来,牛正国来干什么?

    要说最不解的就是县委纪检委书记秦俭了,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副职会到现场,自己没有通知对方参会,也没有任何领导告诉自己这个消息,牛正国也没有这方面的汇报。
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柯兴旺坐到了椭圆形会议桌最中心的位置,他的左右两边分别是郑义平和冯志国,然后依次是各位常委。

    把笔记本和水杯放到书记面前桌上,秘书到了靠墙后排椅子处坐了下来。本已坐下的牛正国,又重新起身,往旁边挪了挪,和县委书记秘书中间多隔开了几把空椅子。

    柯兴旺重重咳嗽两声,把大家目光都吸引了过来。他犀利的目光环视一周,又轻咳了两声,才开口说话:“同志们,开会。在玉赤县委常委会坚强领导下,在各位常委的有力支持下,在县政府及各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下,玉赤县经济建设及各项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,出现了可喜的发展势头。”

    听到柯兴旺的开场白,大家疑惑更甚:既然是紧急会议,为什么不直接说事,反而要说这么多零碎?

    柯兴旺继续说着:“发展形势喜人、势头良好,尤其全县广大干部群众士气高涨,社会风气积极向上,各项事业一派欣欣向荣景象。现在的玉赤县比之以前,风清气正、民风淳朴,俨然是太平盛世应有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人们更加不解:大早上把人从家里叫来,难道就是为了唱喜歌,就是为了给你这个县委书记抹粉?这是什么意思?是你柯兴旺要升职,还是要参评优秀县委书记了?否则,又没到年底总结,又不是向上级领导汇报,没必要讲这些歌功颂德的东西吧。反常,太反常,事出反常必为妖,看看他下面说什么吧。

    果然,柯兴旺接下来的话,出现了转折:“尽管现在形势一片大好、前景喜人。但是,一股影响全县安定团结、破坏各项事业发展的浊流出现了。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,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?”说完,他停了下来,似要等待众人的答复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在柯兴旺凌厉的目光注视下,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柯兴旺面色一寒:“同志们,太麻木,也太官僚了。大家难道没有听到社会传言,没有听到广大干部群众的呼声吗?那为什么我就听到了?是我耳聪目明,还是大家……啊”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,但潜台词就是“聋了瞎了”。他喝了口水继续说,“现在社会上都在传,传有的党员干部和合作单位勾勾搭搭、拉拉扯扯、称兄道弟,经常是把酒言欢、声色犬马,更不乏金钱交易。现在老百姓的告状信,都雪片般的飞来了。各位难道就没听说?”

    好多人这才品出一点味来:哦,原来是想说那件事呀?可是有这么邪乎吗?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再装聋作哑,有谁听说了,不妨说出来,让其他人也明白明白。”说着,柯兴旺目光再次从大家脸上扫过,最终落到了县委办主任庄浩仁头上。

    庄浩仁会意,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现在外面都在传,传有一个正科级主任,收受合作企业现金,这个主任还是双料正科主任。后来可能是因为事情败露,还发生了失联十八小时的事,社会反响极大、极其恶劣。正是因为他的这些事,现在老百姓都把玉赤官场生态进行了否定,人们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‘哪个当官的没有锅底黑?’。”他说完后,向柯兴旺露出了谄媚一笑,以期得到县委书记的赞许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好多人才恍然大悟:看来老柯要整那小子了。想到这点,有人高兴,有人担忧,有人无所谓,有人想看热闹。

    和庄浩仁的期许相反,柯兴旺不但没给笑脸,反而沉声斥责道:“说话就说清楚,遮遮掩掩的像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庄浩仁脸上一红,尴尬的笑了笑,补充着:“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,这个人就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楚天齐。现在他的事已经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,成为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,人们都说‘开发区就是当官的摇钱树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听说?是哪个百姓说的‘开发区就是当官的摇钱树’?”徐敏霞打断了庄浩仁,“不会是某些人杜撰的吧?”说着,她凌厉的目光射到庄浩仁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”庄浩仁‘我’了好几声,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,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柯兴旺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同时发现,冯副书记正冷冷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冯志国看着庄浩仁这家伙就来气,这家伙可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,今天怎么就充当了柯兴旺的急先锋?事前自己可是一点不知道,这家伙根本就没向自己汇报过呀。难道他改投门庭了?想着想着,他的眼神眯了起来,但却更加凌厉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冯志国眼中的“利剑”,庄浩仁急忙低下了头,心中期期艾艾不已。

    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,但大家的心中都不平静,都在猜测着柯兴旺的最终目的,同时也在盘算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徐敏霞第一个跳出来,出乎柯兴旺意料。他知道自己的提议肯定会遭到一部分人的反对,但第一个不应该是徐敏霞,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,现在不是才开始摆事实嘛!自己还没讲出处理意见呢。

    可不能让这个坏头开下去,于是柯兴旺微微一笑,说道:“徐副县长,老庄的话可能有些太直接,也有些用词不当,但反映的事实基本还是客观的。”

    “柯书记,庄浩仁怎么说别人我暂不做评论,但他说‘开发区就是当官的摇钱树’,我就不得不说话了。”说到这里,徐敏霞把头转向庄浩仁,“老庄,你说说,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分明是在说,说开发区党工委在从开发区捞钱,说我这个兼职书记也在发不义之财。你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徐县长,我,我绝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庄浩仁支吾道,“是老百姓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徐敏霞冷笑一声:“老百姓?不要把什么都推到老百姓身上。哪个老百姓说的,什么时候说的?你要是说不清楚,那我就认为是你杜撰的,是你在影射开发区党工委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,真的没有,百姓都……”庄浩仁再次把求救目光投向柯兴旺。

    可不能让这个娘们把这事搅黄了,这样想着,柯兴旺马上说道:“老庄,你的话说的确实有语病,怪不得徐副县长生气,会后要向徐副县长道歉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会议继续进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紧急常委会进行的时候,楚天齐和宁俊琦正在一个小饭馆吃早点。今天早上,楚天齐从开发区出来,宁俊琦从玉赤饭店出来,两人约好了一起到这个小饭馆吃早点。

    在进小饭馆的时候,好多吃饭的人都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,顺便也观察着宁俊琦。他们二人都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看自己,但是眼睛长在别人身上,他们又不能说什么,只好任由这些人这样了。

    两人直接进了一个小包间,以免被别人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观赏。两人每人要了一碗稀粥,又要了一张糖酥饼和三张肉饼。糖酥饼是宁俊琦的,肉饼是楚天齐的。

    宁俊琦一边小口吃着糖酥饼,一边笑咪*咪的看着楚天齐。见他狼吞虎咽的样子,她笑着道:“慢点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误时间吗?”楚天齐一边说话,一边并没耽误吃饭。

    宁俊琦轻声道:“不着急,现在不才八点十分吗?八点半才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着急。”楚天齐速度慢了下来,然后又说道,“俊琦,还是我自己去吧,你别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宁俊琦摇了摇头,“这事没商量,我就要去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