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五十七章 你爱我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郑义平才回到办公室,楚天齐和宁俊琦跟着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郑义平坐到办公桌后面。宁俊琦在给三人倒上茶水后,和楚天齐一起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我到现在还糊涂呢。”郑义平笑着说,“当然,保密的地方我就不听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接话:“县长,其实您都见了我给省文物局打的收条,也就没有太多保密了。您还记得我去年八月那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八月?哦,就是你那次脚上受伤,不是说脚里面本来就有碎骨,正好这块碎骨又碎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那次受伤,是因为我掉进了一个地洞,在地洞里发现了一块石碑。闲来无事,我就用白纸把上面内容拓了下来。后来是俊琦和夏局长把我救了上来,送到医院。对于这个拓片,我也没当回事,结果在无意中被俊琦发现了,她又让旅游夏局长看了,省文物局夏局长也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,人们当时传什么的都有,你自己又说的稀里糊涂的。”郑义平插了话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要求被保密,我没有向任何人再提起这个事,自己也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。”楚天齐继续道,“在去年十二月底,也就是我被调来处理上访的前一天,两位老、少夏局长都来了。文物局夏局长说我发现了重要文物,省文物局给我五千元奖励。在把他们送走以后,我回到了屋子里。只见信封还平展展的放在桌子上,有几张钱却从信封口露了出来。我记得走的时候,钱是整整齐齐放在信封里的,而且还把信封口折住了。当时没在意,急忙数过钱后,一张没少,我也就以为是自己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就因为这么一个疏忽,差点把你自己搅进去。”郑义平嘱咐道,“以后可得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县长说的是。只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,谁让我得罪人多呢?”楚天齐不由得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刚才,又等了这么久时间,就是在等省文物局传真,还有牛正国的复核结果的。省文物局经过确认,你提供的信封就是他们局专用信封,还把你当时所打收条复印件传了过来。牛正国带人去老幺峰乡拍照取证后,和所谓举报照片进行了比对。已经能够确认,举报照片就是在你当时所在房间拍的。据此,县纪委给出结论,举报照片为移花接木,对你的举报纯属臆想、推测,根本就是无中生有。”说到这里,郑义平一笑,“你现在清白了,可以回去安心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楚天齐心里一松,长嘘了口气,但同时心里却是落寞无比。

    宁俊琦提出了抗议:“这就完事了?对天齐调查了这么些天,传的满城风雨,把他弄的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。连个正式结论也没给?怎么着也得安慰一下受害人,那怕象征性的给点补偿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郑义平笑了:“徐副县长也提这事了,可是被我给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宁俊琦说话很急,“凭什么要发扬风格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想要补偿也可以,可是党员干部私闯常委会是要给予处分的,有人提出最次也得来一个书面警告或是记过。”讲到这里,郑义平意味深长的说,“是两相抵消好呢,还是两人一功一过好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不迭的说:“抵消好,抵消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无赖。我那不是被逼的吗?要不是我及时阻止,说不准现在给天齐的处分已经全县通报,他现在也灰溜溜的离开单位了。”宁俊琦并不买帐。

    郑义平没有在意宁俊琦的态度,却说道:“不只是私闯会议室的事,一个党员干部偷听十多分钟县委紧急常委会,是不是也该给个处分呀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赶上了吗?谁想听呀。”宁俊琦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不知足。能还小楚清白已经不错了,有的人一辈子都背黑锅呢。”说到这里,郑义平话题一转,“小楚,既然能有证据证明自己清白,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无奈一笑:“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想到和奖励有关,就想着我没有收过任何人的好处,肯定是有人在栽赃陷害,满脑子都在想着是谁要陷害我。这还是昨天她回来了,让我换个角度想想,我才回去翻自己的东西,等到翻出这个信封的时候,才想起了奖励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?这还有人提出疑问,说你揣着明白装糊涂,故意要抻到现在的。”郑义平点点头,“我当时就想,那不成傻子了吗?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楚天齐无奈的摇摇头,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城太小,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,县委常委会还没散,有的人已经知道楚天齐没事了,知道那封举报信是无中生有。只是人们都不知道楚天齐如何得奖励一事,所以总觉得有疑团,对消息持怀疑态度。还有人对结论本身有怀疑,认为里面有猫腻,认为当事人洗刷清白有蹊跷。

    对此事生疑的,不只是普通老百姓,就连好多公务人员也持这样的观点,王文祥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王文祥在得到消息后,总觉得这事有解释不通的地方,于是他到了冯志堂办公室。看到是王文祥进来,冯志堂没有言声,而是一直盯着王文祥看。

    “老冯?你怎么啦?鬼鬼祟祟的。”王文祥坐到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未说话,冯志堂先笑了:“我鬼鬼祟祟?是谁说开发区要变天了,是谁来忽悠我了?现在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听得出对方的讥讽,王文祥尴尬一笑:“嘿嘿,那不是为你好吗?”说着,他压低了声音,“老冯,我还是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都快半个月了,一直都在调查,怎么突然就说没事,就说举报查无实据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从来就是不想别人好,恨不得别人都出事。那有什么奇怪的?正是一直都在调查,今天能得出结论才正常呢。”冯志堂不屑道,“把心思都放到工作上吧,要是再想乱七八遭、歪门斜道的东西,怕你小子没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这次王文祥没有犟嘴,连连说:“是,是。哎呀,我赶紧回办公室了,要不让主任看到咱俩在一块的话,说不准真该多想了。”说着,他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冯志堂调侃道:“阴谋家。总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黑漆漆的,室外温度也低了下来,还夹杂着丝丝凉风。而主任办公室里,却是春意盎然,暖意融融,因为屋子主人心里是暖的。

    套间里屋卧室,楚天齐背靠床头坐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把头倚在楚天齐胸前,半躺在他的怀里,仰脸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也深情的凝望着怀里的美人,两人就这样看着,看着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低下头,向她脸上靠去。他的脸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双*唇印在她的樱桃小口上,她的双臂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身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他不再坐着,而是躺在了床上。不知什么时候,两人身上的衣物多了好多褶皱。

    就在他浑身燥热难耐,就在他的大手准备伸进她的衣服的时候,耳畔传来了“嘤嘤”的啼哭声。一开始他以为是幻觉,仔细一听,是实实在在的声音,就是怀里的人儿发出的。

    尽管大脑里满是带颜色的想法,尽管他想顺其自然、想更近一步,但他还是及时收手了,轻轻抚*弄着她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嘤嘤”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已经变成了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手足无措,忙安抚道:“俊琦怎么啦?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安抚不但不管用,宁俊琦的呜咽声越来越大,反而变成了“哇哇”大哭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你怎么啦?”楚天齐摸挲着她的秀发,哄弄着她,“俊琦,谁欺负你了,我给揍他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揍他”奏效了,宁俊琦哭声果然小了好多。她仰起梨花带雨的脸庞,说了一句出乎意料的话:“还有谁?就是你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啊?楚天齐很无语,无辜的说:“我……我怎么欺负你了?”说到这里,他“嘿嘿”一笑,“不就是和你搂搂抱抱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。”宁俊琦猛的半坐起来,小拳头捶到了他的身上,“还胡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坐了起来,辩解着:“我没胡说呀,不就是和你亲嘴了,也没把你怎么样呀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怎么样?还想怎么样?”宁俊琦又捶打了对方几下,停了下来。她低头看了一下雪白的脖项,脸色更红了。下意识的把衣服领口整理了几下,又迅速在已经皱皱巴巴的衣服上不停的捋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出右手,拢住宁俊琦肩头,把她搂在了怀里,轻轻道:“俊琦,你到底怎么啦?”

    宁俊琦仰起头,盯着对方的眼睛,轻声说: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问出了这句话,楚天齐心中一暖,坚定的点了点头:“爱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字一顿的说:“我没感觉出来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