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五十三章 换个角度想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豪华套房里,里外房间的门紧紧关着,在套间里屋坐在三个男人。其中一人大约有五十岁左右,方脸膛、宽脑门,稍微带着将军肚。另两个人一个将近四十,一个三十刚出头。最年轻男人戴着眼镜,体形较瘦,一副文弱的书生模样。那个将近四十岁的人长的身材很匀称,留着偏分头发。

    “将军肚”正说着话:“这也太谨慎了吧?小嵘,我记得你以前可是满不在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眼镜男”苦笑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那时我还没领教过那小子厉害,从心里也瞧不上他,不就是一个土老帽吗?可是事实是最好的老师,结果让那小子给我上了深深一课,我才知道那小子确实很难对付。说实话,咱们在这儿会面都不是最佳选择,毕竟我在市里上了好几年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谨慎了吧,真是一遭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?他又不是‘克格勃’。”“将军肚”笑着道,“再说了,就是有人看到咱们哥仨在市里,那又能怎么样?还能不让我们出门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可别说风凉话啊。”“眼镜男”挖苦道,“我记得他在你手下的时候,你可是一直把他供着的。不是连你的领导都说那小子‘太滋润了’吗?”

    “将军肚”急道:“小嵘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,都少说两句吧。”“偏分男”制止了两人,“咱们要讨论正事,你俩老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偏分男”的话果然管用,两人立刻不再言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火是点起来了,但还没有真正烧到那小子。火还在点着,但究竟会怎么发展,现在却不好说。”“偏分男”开始分析起来,“我推测就是这么几种结果:一、把那小子撤职查办。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,因为那个证据我们最清楚了,是经不起推敲的。”

    “眼镜男”提出了不同意见:“那可不一定,俗话说‘哪个当官的没有锅底黑’?说不准就拔出萝卜带出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难。”“将军肚”摇了摇头,“我可是专门让人搜集过他的‘罪证’,结果却一无所获。”

    “眼镜男”并不认同:“不可能,那是你的方法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听我说完。”“偏分男”制止了“眼镜男”,继续说,“二、停职配合调查。虽然证据不足,但要是有人强力推进的话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三、留职记过。也存在证据不足的问题,也需要有人推进,或是他自己交待出其它问题。四、查无实据,风平浪静,一切如常。当然,他的名声还会受到一定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便宜他了。”“眼镜男”抢话道,“我们费了半天劲,就落这么一个结果,还搭了那么多人情,那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将军肚”附合着:“是呀,我可是冒着风险的,要是哪天被他知道了,还不恨死我?非得报复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、小嵘,我们当然都不想出现这样的结果,可现在却似乎有这样的苗头。要不,都快十天了,怎么反倒平静了好多,很像是要销声匿迹的样子。”“偏分男”不无担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能怨谁?还不是大哥的领导不跟力。”“眼镜男”埋怨道,“我早听说了,他不但不支持,还在拉后腿,连配合都不想配合。结果闹的老柯也是干瞪眼,没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“将军肚”刚抢白了一个字,口气就软了下来,“我也听说了,就是想不明白。他可是一直和那小子不和的,尤其他那个私生子更是如此,而且他还专门指示过我,让我对付那小子的,怎么现在又这样了?莫非这是以退为进?还是有什么说道?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说道?老滑头呗。现在他堂哥在人家手底下,他儿子又在人家女人手底下,他敢挑事吗?”“眼镜男”表达着不满。

    “将军肚”不愿意听了:“小嵘,你这只是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偏分头”接过了话头:“先不说这些,面对现实最重要。小嵘,你还要继续联系你的领导。大哥,你要特别注意,千万别让那些照片把你牵扯进去,否则就麻烦了。另外,你也侧面了解一下你那领导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他现在本就不支持这事,要是让他知道是我搞的鬼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“将军肚”泄了气,“别暴露才是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眼镜男”嗤之以鼻:“也对,你那领导是甭指望了。我又向我的领导打听了,他不光要向老柯施压,同时他的盟友也会再向县纪委施力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响了起来,把三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偏分男”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一个“声音”:“先生,您需要特殊服务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“偏分男”挂断电话,自语着,“才他*妈九点来钟,倒开始弄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现代”车上,楚天齐和宁俊琦的对话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的这些人都有可能,但却不能判断究竟是谁?”楚天齐摇摇头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嗤笑”一声:“是呀,确实难判断。你上班没几天,人倒时得罪了一大堆。当官的、混社会的,甚至贩毒的,各行各业都几乎有你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愿意呀,那不是赶上了吗?”楚天齐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太爱管闲事,太爱出风头了。”宁俊琦把头靠在楚天齐胸前,静静的说,“我都替你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操心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在他秀发上轻抚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转过头,忽然问道:“对了,你那天晚上到底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。反正不是像你想的那样,那天没人控制我。”楚天齐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能说?莫非你真去找什么小姑娘了?”宁俊琦盯着他,然后一笑,“要是的话,你就说出来,我保证不生气。我就是想知道,是什么婷呀,还是什么娇的,或者是身边的什么芳呀?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婷娇芳的?”楚天齐否认道,“你以为我是全民男神啊,哪有那么大的魅力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说我倒忘了。”宁俊琦笑了笑,“我记得你的小师妹岳佳妮好像说过,说你是她心目中的男神,对不对?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那都多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会……诶,对了,你少打岔。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宁俊琦又想起了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能说,这是为你好,但我保证,肯定没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猛的坐直身体,情绪激动的说:“还不能说?有什么不能说的?我真怀疑,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位置。我发现你变了,变得自大、自以为是,别以为我不知道?你现在好多事不和我说,竟然能和别人商量,还‘借鸡生蛋’什么的,我早知道了。你别想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忽然这么激动,只到听到“借鸡生蛋”四个字,他明白了,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。楚天齐现在不想谈这些,便安慰道:“俊琦,有些事并不是要瞒你,而是我想等到机会合适的时候,当面告诉你。可是还没等说呢,这事又来了,哎……”说到此,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听到他沉重的语气,她意识到现在不是意气用气的时候,便不再说话,把头又枕到他的肩膀上。楚天齐顺势把她搂在臂弯里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宁俊琦问道:“对了,你说牛正国暗示你和那些企业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是这么个意思,还问出租楼房的事。”楚天齐回答,“而且刚出租没几天,就出了这个事,我也怀疑他是专有所指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照片的事,会不会跟皮丹阳有关呢?”宁俊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应该不会,一开始我也这么想过,但被我否定了。你想啊,这对他有什么好处?而且他现在刚租上楼房,就和我把关系弄臭,他图什么呀?再说了,我确实也想不到和他有什么仇或怨的,他没有做这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自言自语:“是呀,损人不利已,他不应该呀,会不会是另有其人,比如他的仇人,这样就可以来个一箭双雕。”

    “也说不准。”楚天齐也比较认可这个观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宁俊琦忽然问道:“你确认照片是杜撰的,上面拍的不是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疑惑:“什么意思?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谁说不相信你了。”宁俊琦说,“我只是奇怪,如果不是你的东西,为什么偏偏弄这么一个内容的图片?为什么不弄个其它的,比如作风,那要是弄几张和女的照片,不是更说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给出了解释:“这还不简单?现在要想整哪个当官的,只要是涉及经济问题,只要是被查实,那准没跑。其它的就差劲多了,像是作风什么的,对于一个未婚青年来说,杀伤力就更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有恃无恐。”宁俊琦哼了一声,然后忽然说道,“诶,能不能换个角度想?假设这钱就是你的,是你正常所得,只不过被别人误以为是来路不明,所以才拍了照片。你好好想想,有没有这种可能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