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六十五章 很温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一点的时候,楚天齐才回到省委党校。他是坐出租车回来的,同学们都喝了酒,自然不能开车送他。晚上参加饭局的人,除了云翔宇和于涛外,还有三个大学同学,他们也都是在雁云市工作,其中有一个女同学在政府部门,另两个男同学在企业工作。

    本来在去饭店的时候,楚天齐心里已打定了主意,不喝酒。但酒桌上经不住同学的一顿劝,尤其有个同学说他“上省委党校牛*了,连杯酒的面子都不给”。他明知道这是同学的激将法,但也无力反驳,同学之间在酒桌上是没有“理”可讲的。

    当时云翔宇也劝他:“少喝点吧,今天就是给你接风,庆祝你到省委党校深造,你要是不喝的话,扫大家的兴。再说了,不是规定在零点之前回去就行吗?而且也没有规定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不能因为自己一人,败了大家的兴致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回了一句“恭敬不如从命”,端起了酒杯。酒桌上就是这样,除非一杯也不喝,否则,只要开喝,就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。果然,酒诫一开,“少喝点”的承诺,就成了一句废话。尤其同学之间喝酒,比较纯粹,又不是什么应酬或是接待。

    酒桌上,不时充斥着碰杯声,大声喧哗声,甚至还会出现争吵声。当然这不是真的争吵,只是喝酒时为了一个喝酒的理由在辩论,或是为了以前的事在探讨而已。先是坐着喝,渐渐就成了站着喝,后来大部分时间成了走到一起喝。一顿饭下来,大家都喝的云里雾里,舌头发硬了。

    国人就是这样,尤其是北方人,不喝高了,就认为是没有喝好。在所有同学的一致意见下,楚天齐主持了最后一杯“通天乐”,这场酒局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在从酒店出来后,女同学走了。一个男同学非要张罗着去洗澡,说是醒醒酒。在这一点上,楚天齐没有妥协,坚持要回到党校,尽管今天喝的不少,但他一直还记着零点之前回去的规定。

    估计云翔宇今天也不能去洗澡了,在酒局刚散的时候,他媳妇秦雪梅就打电话说要去接他呢。虽然去洗澡也不会干出格的事,但又有同学,又有老婆一同去,应该总是会有些别扭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上了出租车,大家才挥手告别,其中有一个男同学还嚷嚷着“下周请客”。一路上,楚天齐都开着窗户,虽然车外的空气不怎么样,只是经过微风这么一吹,楚天齐的酒劲儿又过了很多。

    想着同学间的友情,楚天齐感觉很温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完车费,下了出租车,楚天齐轻轻晃了晃头,感觉清醒了很多。他向门卫人员出示房卡后,走进了党校大院。

    深夜的党校大院,更加安静。路两边的路灯,只有少数几个亮着,正面的行政楼也仅有零星的窗户透着光亮。

    刚进院门,手机忽然响了,楚天齐拿出一看,非常熟悉的号码,正是宁俊琦的手机号,急忙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只有呼吸的声音,而对方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俊琦,这么晚了,还没休息?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幽怨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:“我能睡的着吗?哪像有些人,又是美酒、又是美女的,恐怕早就乐不思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楚天齐嘻嘻道,马上觉得说话失口了,又补充道,“我是说怎么知道我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不打自招了吧?”宁俊琦的声音很自信,“说话舌头发硬,这不是喝酒了还能是什么?听你的语气嘻皮笑脸的,分明是和美女唠的太热乎,神经的兴奋劲还没过呢。我没有冤枉你吧?”

    “俊琦,你可真神了,只听了我几句话,就说出了这么多道道,不愧是女中豪杰。”楚天齐奉承着,然后忽然又说,“不对呀,我怎么听着像是有‘密探’向你打了小报告。老实交待,是不是你派人监视着我呢?”

    宁俊琦马上道:“是又怎样?”然后,话题一转,“谁有那闲心?正事还忙不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‘密探’也没什么,这说明你关心我呀,随时派人保护着我,我相当于享受着首长的待遇呢。”楚天齐逗弄道,“当然了,要是女‘密探’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想的美。”宁俊琦娇嗔道,“不过你不要惦记了,就是女探子也是名花有主了,收起你的鬼心思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嘻嘻着道:“你说的是秦雪梅吧?我想我来省城的消息,也是她告诉云翔宇的吧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还不傻。今天雪梅姐给我打电话,我无意中说你去了省委党校,她说她要告诉云翔宇的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声音怯怯的问,“你不会不高兴吧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怪不得云翔宇能知道我在省城。问他听谁说的,他又不讲,还倒打一耙,说我没有及时告诉他,不够哥们。”楚天齐爽快的道,“今天晚上他请的客,有于涛,另外还有三个同学,两男一女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俏皮的说道:“我知道,刚才雪梅姐都跟我说了。不用汇报的那么详细,连性别都说。不过,即使你不说,我也会知道的,我的‘密探’可多呢。”说到这里,她关心的道,“没少喝酒吧,要注意身体,也要注意遵守党校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是,您说的对。老话说的好‘出门在外,老婆交待,少喝酒,多吃菜’。我再加上一句‘党校学习,注意影响,远美女,避酒场’。”楚天齐口无遮拦的说着,然后又“嘻嘻”道,“今天不是刚到吗?党校没有硬性要求,大家也热情。你放心,平时我会严格遵守党校规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就知道贫嘴。”宁俊琦娇嗔道,然后声音幽怨起来,“从八号分开,到现在都六十个小时了,你也没说打个电话,报个平安。你个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今天只顾办理报到手续了,这不是吃完饭也晚了嘛!我准备明天给你打电话呢。”楚天齐表态道,“宁书记,您放心,属下会随时向您汇报动向的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贫嘴劲儿又来了。”宁俊琦笑着道,“好啊,小楚同志,党组织欢迎你的坦诚态度。你要记住,汇报时要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打了个立正,干脆的回答,“请组织放心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几秒,才传来宁俊琦严肃的声音:“对了,天齐,天宇速递股东的事办利索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拍脑门说道:“哎呀,忘了问了。而且今天饭桌上说这事也不合适,有别的同学在场不方便。过后,我会追他们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不舍得吧?”宁俊琦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能呢?我确实是把这事忽视了。”楚天齐回答,“我的态度很坚定,坚决不当股东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宁俊琦声音柔柔的,“在官场混不容易,就像走钢丝,来不得半点疏忽。不经意的一件事,可能就会让人跌跟头,也可能会摔的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动情的说:“俊琦,我知道,知道你在为我担心,在关心我。你放心,那部手机的教训,我牢牢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宁俊琦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赶快回宿舍吧,要不过了零点就违反规定了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这个规定?这个念头刚一出来,楚天齐马上就给出了答案:宁俊琦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过,党校的规定当然应该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早点休息,再见!”楚天齐轻声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拜拜!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甜甜的: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,真温暖。

    他潇洒的一回身,对着手机正要做一个亲吻的动作,忽然发现背后有一个人。楚天齐赶忙挂掉手机,看着这个人。

    说是在背后,其实这个人离楚天齐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,而且正向他走来。楚天齐看清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让自己两换照片的董校长。

    此时,董校长已经到了楚天齐的面前。他停顿了一下问道: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只得如实回答:“是,喝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回答,董校长没有说话,而是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,走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,差十五分钟就到零点了。他不敢怠慢,快步绕过行政楼,向学员楼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员楼门卫室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楚天齐迅速进到楼里,准备上楼。门一响,身后传来声音:“叫什么名?登记”

    回过身,楚天齐看到,门卫室的门开着,一个四十多岁的*在门口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对方笑笑,走过去,从窗口拿上登记薄,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又看了一下手表,在名字后面标注上了现在的时间:二十三*点五十二分。然后才上了楼。

    来到三一五房间,楚天齐发现,门上多了一张纸,上面打印着五个字:楚天齐、陆勇。

    陆勇?不会是向阳镇的陆勇吧?楚天齐想着,用房卡打开了屋门,随手关上了。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酒味,冲淡了一些发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房间里,靠着西墙的床*上躺着一个人。可能是听到了开门声,床*上的人翻了一下身,嘟囔了一句:“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说话的人正是向阳镇副镇长陆勇,便说道:“是你呀?你怎么又睡到那张床*上了?”

    “睡哪不一样?快睡吧,不早了。”陆勇说完,就发出了呼噜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没有再说什么,但他心里涌上了一股暖流。他知道,陆勇肯定是在门上发现自己的名字后,才换到了靠近湿墙的那张床*上的。而且陆勇放在床头柜上的包,也换到了西边床头柜上,显然也是后放过去的。

    尽管今天曾经遇到了很不顺心的事,但楚天齐现在只觉得很温暖。为同学的情谊、为恋人的体贴、为朋友的关心而温暖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