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四十一章 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陆娇娇三人在青牛峪乡考察完后,直接从乡里去了别处。方宇是乘坐乡里汽车回的开发区。

    一连好几天,宁俊琦都没有打电话质问自己。楚天齐放心了不少,看来陆娇娇没有提起“借鸡下蛋”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宁俊琦也没有和楚天齐通电话,聊其它的事。近一段时间两人都比较忙,并不是每天都通电话,所以楚天齐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经过冯志堂等人与丹阳贸易公司的几次谈判,再由开发区管委会开会研究,最终敲定了与对方合作的所有条款。

    四月一日,愚人节这天,出租楼房合同正式签订,租赁期三年。甲方是玉赤县开发区,乙方是沃原市丹阳贸易公司,楚天齐和皮丹阳分别代表甲、乙双方,在合同上签了字。签字的同时,丹阳贸易公司把五十万元支票交给开发区,这是三年的全部租金。

    协议签订后,在开发区职工餐厅进行了隆重的会餐庆祝。本来楚天齐是要请皮总一行到玉赤饭店就餐的,但皮丹阳答复“在食堂吃饭更亲切”。楚天齐明白,对方可能是为了给开发区省点费用,也就借坡下驴,按对方的建议行*事。

    以后就要在一个楼上办公了,无论开发区工作人员,还是丹阳公司职工,大家都是异常亲切,气氛也非常热烈。

    皮丹阳虽然已经不是那个南极冷库的小老板了,但对楚天齐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。楚天齐见对方这么念旧,对自己这么重视,加之解决了一桩心事,自是高兴非常。

    这是自楚天齐上任主任后,玉赤开发区第一次在午饭时间饮酒。但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事,更何况还是星期日,开发区在利用休息时间做工作,县领导或是其他人自也没有指责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直到下午三*点多,这次庆祝午宴才算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邀请下,皮丹阳到了主任办公室,两人坐在三人沙发上,一边喝茶,一边进行着午宴上没有说完或是不方便讲的话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满脸通红,扭头看着皮丹阳,舌头不太利落的说:“皮总,你这次租赁办公楼,给我解决了大问题,我谢谢你!”

    皮丹阳一笑,舌头很大:“楚主任,别这么说,我租赁办公楼,是为了工作方便,并不是为了给您帮忙,您不必感谢我。要说谢谢的话,也应该是我,是开发区给我帮了忙,让我的公司有了落脚点。三年前是你促成了我和青牛峪乡的合作,并且拓宽了冰块的销路,让我的冷库从中赚到了可观利润。而且您连让我表示的机会都不给,更是让我钦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这些,是工作一部分,是天经地义的,我怎能要那些不该要的东西呢?好了,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。”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你现在的贸易公司,都做什么生意,在开发区设立办公地点,对你的业务又有什么便利呢?”

    皮丹阳一笑,神秘的说:“楚主任,也就是您问,要是别人的话,我是不会说的,这也算是商业秘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道:“那你还是不要讲了,我也就是随便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很快人们也会知道。”皮丹阳摆了摆手,“以前这个贸易公司以做家具为主,兼营一些其它商品。从去年真正成立公司后,又开始做建材生意,钢筋、水泥什么都做。您想啊,开发区要引进企业投资,那很快这里就是一个大工地,各种建材自是需求无数。我把公司设到这里,不是近水楼台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:“建材?你在这经营建材?”

    “大主任,您放心。这两层楼就是纯粹办公所在,决不会放那些乱哄哄的水泥、钢材什么的。”皮丹阳笑着道,“我这个公司基本不需要存什么货,只是按客户需要,把建材运到他们施工现场就行。而且我也租了开发区对面的一个院子,可以临时存放一点建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看来你就是有商业头脑,我就没想到你说的这些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然后又反问,“既然你租了办公楼,那为什么不在开发区租一块空地,存放建材呢?”

    “楚主任,这就是所处的位置不同,看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同。我是商人就要从商业的角度去考虑,而您是官员,考虑当地发展、考虑民生就多一些。”皮丹阳不无得意的说,“就像您刚才所说的,我何偿不想在开发区租块地?可是一旦开发区动起来,你们自然不会再租给我,而会全部用于开发。再说了,一旦开发成型,再有一个建材仓库存在的话,也不协调,肯定要被取缔。而我现在租那个旧院子,既方便供应开发区工地,又基本没有被收回的风险,而且也只需要花更少的租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一个在商言商。”楚天齐用手点指着皮丹阳,调侃道,“看来,以我智商,只能是做着挣死工资的工作,要是做经营肯定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不无奉迎道:“楚主任,您那是胸怀天下,济世苍生,做的都是大事。而我只是一个充满铜臭味的小商贩,怎能与您相比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别再互相吹捧了。”楚天齐大笑,然后点起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谈了很多,有的话说过去就忘了。

    快五点的时候,皮丹阳告辞,被人接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已酒劲上头,进到里屋,倒在床*上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景优美的山脊上,出现了两个身影,一男一女。男孩高挑帅气,女孩苗条靓丽,二人挽着手臂,缓缓前行着。

    轻轻侧头,看着身边美女娇艳的红唇,男孩一阵心猿意马,低头向女孩脸上靠去。

    女孩娇嗔的“嗯”了一声,推开了男孩的脸,轻轻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:“天齐,不许胡闹,小心被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男孩四外看了看,“嘿嘿”一笑:“哪有人?不就是咱们俩吗?谁能发现?”

    女孩俏脸一绷:“当然能被发现,你看,那不是吗?”说着,女孩抬手向上一指。

    “哪?哪呢?”男孩一边说着,一边抬头看去。除了湛蓝的天空,以及天空上的白云,还有天上挂着的太阳,哪有什么人。他便说道,“蓝天白云,艳阳高照,天气这么好,咱们不是正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吗?”说着,他噘*起嘴巴,做了一个暧昧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讨厌,不许胡来。”女孩甩开男孩手臂,跑到前边,回头道,“你可知,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    男孩不明白,就疑问道:“说的太远了,这是哪跟哪呀?根本就不挨。”

    女孩怒声道:“别装了,那间屋里有什么?说,谁来过,你们干什么啦?”

    场景一下子换到房间里,男孩看到了卫生间纸篓里的东西:是几张纸,红色的纸,还有一个女孩专用的东西,而那个东西显然也是用过了,上面有鲜艳的色彩。

    男孩慌忙解释道:“谁,谁也没有来过,你不要瞎想。”

    “瞎想,什么叫瞎想?”女孩随手一指。

    一个画面出现在男孩眼前,画面中是一个女孩,这个女孩身穿黑色套裙,发髻高绾,女孩正双颊绯红,从卫生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,她是谁?你还有什么说的?”女孩质问着。

    “她,陆娇娇。”男孩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终于承认了。还有什么事?一起交待吧。”女孩说着,忽然一笑,向他靠来,“好像还有一个‘借鸡下蛋’计划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女孩离他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忽然,女孩的脸变了,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脸,男人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形,男孩大叫:“皮,皮总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伸出尺许长的舌头,向男孩的脸舔*去:“我不干什么。”说着,他猛的一下张开血盆大口,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血盆大口后面,出现了好几张脸,但具体是谁,却又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害我?别过来,别过来,别,别……”男孩边喊,边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别,别……”楚天齐不停的喊着,睁开了眼睛,四周一片漆黑。他镇静了一会儿,才意识到,刚才做梦了,做了一个噩梦。

    楚中有自己,有宁俊琦,还有陆娇娇、皮丹阳。好像还有魏龙、赵玉芬、王文祥等人,但似乎又不像这些人。影影乎乎中,这些天见过的人,几乎都出现在梦里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奇怪,怎么会做这样的梦?仔细一想,找到了部分理由。

    关于梦中和宁俊琦一起的情形,也正是自己这几天比较担心的,尤其一连一周时间对方都没给自己打电话,是不是因为她吃陆娇娇的干醋,是不是她知道了“借鸡下蛋”方案呢?可能这就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吧。

    对于梦中皮丹阳血盆大口要咬自己的场景,楚天齐可从来没有想过。只是对方很长时间没有见面,突然出现就一起合作,楚天齐多少感到有些突兀,也在潜意识里有些不踏实。可这和梦中的情形反差也太大了,好像和‘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’也挨不上边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更加糊涂。楚天齐自语道:“管他呢,反正楼房成功出租,租金到手,暂时可以应付招商的事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