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七十九章 谣言止于智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已经在党校学习两周了,特训班没有像田馨说的那样重新选班委。学员们也没人问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周日晚上,云翔宇和于涛再次邀请楚天齐到外面吃饭。这次楚天齐没有谢绝,总是拒绝的话,显得朋友之间太生分。另外,他也正想和他们二位说一下退出股东的事。

    这次吃饭,没有上次的那几名同学,只有哥三个在一起。他们二位不知道楚天齐的烦心事,楚天齐也没有把自己的心思挂在脸上。刚上了两个菜,哥三个已经推杯换盏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看喝的差不多了,楚天齐就想说退出天宇速递股东会的事。可是,当他刚一张口的时候,就被他们二位打岔到一边去了。他只好继续喝酒,准备继续寻找机会。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喝酒的间隙,服务员却又进来上菜了。

    三人已经喝的都有些上头了,再不说就不行了。楚天齐走进卫生间,准备洗一把脸,清醒一下,再说退出股东会的事。他刚进到卫生间,包间外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云翔宇说了声“进”,门开了一条缝隙,一个俏皮的脸蛋探了进来,这是一个女孩。当她看到于涛时,叫了一声“于处长”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于处长,我刚才来这儿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像是您的背影,果然真是。我想向您敬杯酒,可以吗?”女孩说道。

    于涛对着女孩道:“小肖不用客气,当然可以敬酒,不过你不要光向我敬酒,而应该向我的客人敬几杯酒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厕所门推开,楚天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天齐,让小肖敬……”于涛看着楚天齐道,说到半截他停了下来,他忽然发现了异常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楚天齐和女孩大睁双眼,盯着对方,然后几乎异口同声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于涛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又异口同声道:“认识。”紧接着,女孩说了事情的经过,并对一些事情进行了说明。

    来的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党校同学肖婉婷。她在雁云市委办公厅工作,她的主管处长正是于涛。只不过于涛管着好几个科,并不和她在一个办公室办公。肖婉婷也才知道,这个党校同学竟然是于处长的大学同学,还是最好的同学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都熟悉,肖婉婷也就坐在了桌上,开始敬酒。因为楚天齐是其他三人之间的联系点,因此,他的事情就被当做了“下酒菜”,频频被提起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的事情,尤其是那些英雄事迹,云翔宇给进行了添枝加叶的“丰满”。肖婉婷听的非常感兴趣,除了专心听以外,还经常提一些问题。到最后,她看楚天齐的眼神,除了崇拜就是崇拜了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大家各自乘坐出租车离去,楚天齐回了党校,其他三人回了各自的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路上车窗透过的凉风吹拂,楚天齐也清醒了好多。他付过出租车钱后,下车进了党校,回到了宿舍。现在十点钟不到,离党校规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,因此,陆勇也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到水房去洗漱,手机响了起来。他拿起一看,是宁俊琦的手机号,赶忙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如实回答:“正准备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问道: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我有特异功能,算出来的。”宁俊琦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哦,算出来的。”楚天齐坏笑道,“哪你算算我昨天梦到你几次,梦里咱俩都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,你狗嘴吐不出象牙。”宁俊琦娇嗔道,“听你舌头根发硬,今天又一直没给我来电话,不是出去喝花酒还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算的真准,就是用词有些问题?怎么就成喝花酒了?”楚天齐笑着道,“你再算算,我是和什么人喝的酒?”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:“我已经算出来了,是和同学喝酒,而且还有女孩在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加思索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看看,你自己交待了吧?算出来的呗。”宁俊琦“咯咯”笑着道,“是和云翔宇、于涛吃的饭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这几天他们又邀请了我好几次,总不去也不好。”楚天齐说道,“他们还问起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问我什么?”宁俊琦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……什么时候吃……喜糖,咱俩的。”楚天齐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肯定是你瞎编的,想占人家的便宜。”宁俊琦娇嗔道,“对了,你还没说女的是谁呢?别想混过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口答道:“党校的一个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一同赴宴去了?”宁俊天的声音很惊讶,还有一丝焦急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吃醋了?”楚天齐嘻笑道,“那个党校同学是碰上的,我们仨正吃饭,这个女孩去给于涛敬酒,就碰到一块了。于涛是她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卦象里这么明显呢?好像还没说完,还有所保留。”宁俊琦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楚天齐听。

    楚天齐逗弄道:“宁大神,别糊弄人了,你要是算的准的话,就再算算,看看还能算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在考我?那我就再算算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停了下来,过了一会儿,才又说道,“我算你这几天心情不太好,还有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说道:“你怎么……怎么这么说,在蒙我呢吧?”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似乎很无奈:“你让人家算,算出来了,又不信,你这不是拿人家开涮吗?你就说我算的准不准吧?”

    听宁俊琦说的煞有介事,楚天齐觉得她肯定也听到了谣言,因为冯俊飞都听说了嘛!于是说道:“就算是准吧,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谁也没说呀,是我算出来的。”宁俊琦娇笑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这几天我一问你党校的事,你就笼统的说‘很好’,还经常岔开话题,这难道不令人生疑吗?”

    看来她确实思维敏锐,隔着电话就能捕捉到自己的异常信息,楚天齐便开玩笑道:“咱俩真是心有灵犀啊!”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。老实交待,你又惹什么事了?”宁俊琦追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口气:“不是我惹事,是事找上了我,有人传言……”他把关于论文和打架的传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下来,过了一会儿,才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这样的事越描越黑,很不好解释。但我坚信‘清者自清,谣言止于智者。’。”

    听的出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也是干替自己着急,于是故意轻松的道:“你不是有特异功能吗?就没发现一些预兆或是有什么破解之法吗?”

    “真让你说着了,我还真有了预兆,也有了破解之法。”宁俊琦笑着道,“昨晚梦到你抱着一个小孩,这预示着你会“犯小人”。所以本大师给你支一招,马上出去卖一双红袜子,袜子上的脚掌部分要画着一个小人,你把袜子穿在脚上,这就是‘踩小人’。晚上也不要脱,穿上七七四十九天,保管此劫难自解。”

    知道她在逗自己开心,于是楚天齐回应道:“你简直就是‘宁大神’,我太佩服你的招数了,我也知道小人是怎么被制服的。”说到这里,忍不住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“小人是被臭晕了,四十九天的袜子味,给谁也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宁俊琦的笑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也可以这么理解,你梦到了孩子,说明你喜欢孩子,而这孩子又被我抱着,那意思就很明确了。”楚天齐坏笑道,“你明白了吗,‘宁大神’?”

    “流*氓,讨厌。”宁俊琦尖厉的声音传了过来,接着马上改换了话题,“不和你说了,固定电话响了。”

    听筒里果然传来了电话铃声,楚天齐忙问道:“这么晚了,是那个男孩儿在骚扰你呀?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?八成是我爸的电话。”宁俊琦回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忘占着“便宜”:“哦,是咱爸呀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知道并没占上“便宜”,因为宁俊琦早已挂断电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传言还在继续,尽管宁俊琦不时给他用电话“疗伤”,但他还是不时走神、状态不佳。

    这天,上午刚下课,手机就响了。楚天齐看着上面的号码,有些眼熟,一时又想不起来,但他还是迅速接听了:“喂,您好!”

    “是楚天齐吗?”手机里的声音很熟。

    楚天齐试探的回答:“是,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:“我是艾钟强,下课了吧,我在离党校不远的肉饼店等你,你快点过来。就是那家……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哦,怪不得看着号码熟悉呢?原来是艾县长呀。艾钟强曾给他写过这个号码,只是他还没记到手机上,就把写有电话号的纸条丢了。他暗道了一声“惭愧”,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艾钟强说的地方,楚天齐以前上学的时候去过好多次,就在党校报到那天还去了一次。楚天齐不知道艾钟强为什么要找自己,而且还是把自己约出来,他疑惑的想了一路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,肉饼店已经到了。楚天齐按照艾钟强说的房间号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推开包间门,他看到,艾钟强正坐在屋子里,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