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四十九章 你到底去哪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睁开眼睛,四外看了看,屋子里的一切很是陌生。楚天齐头有点疼,尽力想了想,才想起了一点儿头绪,这是住在旅店里,昨天和“龙哥”喝酒喝多了,没有回去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腕上手表,时间已经快八点了。楚天齐赶忙起身,去找衣服,这才发现,衣服被扔在床边椅子上。他这才想起来,昨天半夜醒来的时候,自己是闭着眼睛,胡乱脱的衣服。

    从床上下来,来到地上,穿好衣服、鞋,四下看了一下,没有什么遗漏东西,楚天齐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看着门上插着的插销,楚天齐一笑,停下了开门动作。心道:我还真够谨慎的。他昨天一直记得,要把门插上,万一再有类似王晓英那样的人,趁着半夜进来,那就麻烦了。那次是对方喝多了,自己还清醒着,才没有让对方有机可趁。而这次自己喝多了,万一有他那样的人,或是店里有做皮肉生意的不请自到,那可就把自己毁了。

    除了插门这件事外,楚天齐还依稀记着,好像“龙哥”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师叔,怕给您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平时没跟您联系,过时过节也没给您打个拜年电话,您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想到“龙哥”,楚天齐才意识到:他们去哪了?

    打开插销,拉开屋门,楚天齐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地上覆盖着一层积雪,踩上去满脚都是泥浆,还有些湿*滑,看来雪已经融化了不少。

    无意中,楚天齐看到一辆“现代”车停在车棚里,看上去是那样眼熟,不禁走了过去。一看车牌更是眼熟,跟开发区车牌很像。再一细看,不是很像,而就是同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楚天齐一楞。旋即才想起来,昨天外面有雪,在老板娘提示下,才把车开到这儿,然后又和“龙哥”喝酒。自己把这事彻底忘了。他不禁苦笑着摇摇头:“喝酒误事啊!”

    打开车门,正准备往出开车,听到声音的老板娘来到了院里。

    “起来啦,是不是现在要走?”老板娘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接话:“是,我先把车弄到门口,然后就给你结算住宿费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一笑:“房费早给了,是你朋友付的,他们在昨天晚上就走了。走的时候,你朋友专门嘱咐我,让我今天和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走了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坐到驾驶位上,发动着了汽车。

    在挂档的时候,楚天齐才发现,手机就躺在档位杆旁边。他拿起一看,早就没电了。

    此时,老板娘已经帮着打开了侧面院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按了一下车喇叭,汽车缓缓启动,开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路上满是积雪和泥巴,楚天齐辨别了一下方向,慢慢驾驶着汽车,向县城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汽车驶上了国道公路。公路上积雪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,看上去湿漉漉、黑油油的,只有边缘部分还残存着零星的小块积雪。

    路上没有了积雪,汽车稍微加了一点速度,向前驶去。在离县城还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,路边散落着一些塑料碎片或是玻璃碎屑,想来应该是昨天晚上出车祸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来到城边,忽然传来一阵“咕噜噜”响动,楚天齐一笑,他知道肚子闹意见了。昨天早上没吃,中午吃的很少,晚上又是以喝酒为主,其实胃里一直火烧火燎的难受着。昨天晚上之所以喝醉了,其实跟空肚子喝酒,也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直接把车开到一家小饭馆门前,楚天齐停好汽车,从车上下来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进门的时候,一男一女迎面走来,从楚天齐身边经过。看到楚天齐,那个男人很惊讶,目光不时在楚天齐脸上扫过。楚天齐自信和这两人不认识,但当他回头看时,却见那两人正驻足张望,而且那个女的神情更是夸张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回目光,要了两碗稀粥、半笼包子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早点,在回开发区的时候,楚天齐开的很慢,车底不时传来“吧嗒吧嗒”的声响。楚天齐知道,那是汽车轮胎在土路上沾的泥巴,现在被甩在车底盘上的声音。在公路上的时候,同样也是这种情况,只不过当时只顾着回开发区,没有注意而已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驶进开发区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楚天齐就发现办公楼前堆了好多人,他大脑中闪过第一个念头就是:莫非又有人上访?

    但随即他就否定了:不能吧,第二批补偿款还没到给付时间呢。再说了,前边的人好像也不多吧,也就二十来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为什么呢?这样想着,楚天齐一边开车一边盯着前面人群,汽车离办公楼越来越近。他看清楚了那群人,他们哪是上访户?都是单位工作人员,好像还有皮丹阳的人。他不禁纳闷:这些人不在屋里待着,都堆到这儿干什么?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看向“现代”车方向,接着更多人扭头看来。忽然,这些人迅速散开,大部分人都向楼上涌去,也有人直接进了一楼的屋子。楚天齐心道:搞什么鬼?

    当汽车停到办公楼前的时候,刚才那些人都不见了踪影,楚天齐拿上挎包和手机,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厉剑从保安室走了出来,问了一句:“主任,回来啦?”

    “哦,回来啦。”楚天齐说着把车钥匙扔给了对方,“都是泥,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厉剑接住了汽车钥匙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楼上走去,在经过一二楼的时候,不时有人在楼道里,向楼梯方向张望。虽然看着不顺眼,但人家是丹阳贸易公司的人,又没有做出格的事,他自是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走在三楼楼道里,楚天齐感到很静,出奇的静,所经过的屋门,也是关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来“叮呤呤”的声响。楚天齐打开屋门,快步走进去,抓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一个急切的声音:“楚天齐吗?”

    听的出是宁俊琦的声音,楚天齐马上回答:“是我呀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里马上传来尖厉的声音:“楚天齐,你去哪了,干什么去了?手机不开,电话也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质问,楚天齐顿觉不舒服,沉声道:“我能去哪?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他忽然听到听筒里有抽泣声,便咽下了后面的话。他同时想到,上次宁俊琦联系不到自己,也是这么着急的。遂心头一暖,语气舒缓的调笑道:“我能去哪?肯定不是去找其他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倒希望是去找小姑娘。”宁俊琦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:她怎么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宁俊琦继续抽泣着道:“天齐,你告诉我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生疑惑,但还是故做平静的说:“能有什么事?你不要胡思乱想了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,在县委办公楼下,在汽车里。”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,“后来,我又上了三楼。”她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抽抽嗒嗒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话再明白不过,昨天是看到自己了。她在哪干什么?可她为什么不喊自己,为什么后来也没给自己打电话。楚天齐满腹猜疑,同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可能是听到不回话,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天齐,你在听吗?我昨天来了外地,是县委组织的参观学习。我很担心你,非常非常担心。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,无论发生了什么,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帮你。你能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了?期间又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明白了,她已经知道那件事,她还说了“义无反顾”帮自己。他心头一暖,鼻子也是一酸,赶忙镇静了一下,才又说道:“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:“嗯,相信,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的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门口传来姚志成的声音:“主任,在吗?主任,在吗?”

    听到声响,楚天齐马上对着电话听筒说道:“俊琦,有人敲门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然后对着门口答了一声:“在。”

    门一响,姚志成走了进来。他脸上神情有些不自然,看着楚天齐道:“主任,牛正国书记让你一回来,就马上给他去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说着,姚志成向门口走去。走出几步,又停下脚步,扭回头道,“今天一上班,牛书记就打电话,打了有十多个,听起来很着急,也挺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回吧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屋门关上了,楚天齐一下子想明白了好几件事。

    早上在饭馆遇到一男一女,不时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回到单位,好多人围在办公楼下,看到自己又急速散去。

    俊琦打来电话,而且还急的哭了。

    姚志成变毛变色。

    牛正国十万火急的找自己。

    这些事太反常了,但要和那件事联系起来,就能解释通了。他不禁暗道:满城风雨啊!

    没有过多时间感叹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,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听筒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楚天齐吗?”

    “牛书记,是我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听筒里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好多:“你到底去啊了?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哪啊。”楚天齐不能说,他不能让外人知道自己和“龙哥”认识的事。虽然“龙哥”说他自己是生意人,但也同时说过“怕给自己惹麻烦”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可以,但我告诉你,从现在开始,手机要带在身上,二十四小时开机,不准离开县城。听明白了吗?”牛正国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楚天齐懒洋洋的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希望你能做到。”牛正国话音刚落,紧接着就是“啪嗒”扣掉电话的声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