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六十八章 班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知谁带的头,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田馨关好屋门,满面笑容的向讲台走去,她双颊绯红,似乎带着一丝羞赧,不知是不是被同龄人欢迎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站在讲台上,田馨双手向下压了压,掌声才停歇下来。她轻轻咳了两声,说道:“同学们好,我叫田馨,在省委党校学员组织处工作。和在座各位在昨天已经见过面了,好多同学也都知道了我的名字。从今天开始,我将担任这个特训班的班主任,请大家支持我的工作,也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。”说着,微笑着向台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田老师好。”台下传出一个男声,并响起鼓掌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人一带头,大家跟着一起拍响了巴掌,而且听声音好像更热烈。同时,大家也把目光投向了说话并带头鼓掌的人,从背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大高个的男人。

    田馨的脸似乎又红了,有些不自然的说道:“谢谢!谢谢!”

    掌声停止后,现场静了足有十多秒,田馨才又说道:“同学们,我们年龄都差不多,有些同学可能比我还要大一点儿,请大家不必这么客气。我又不是领导讲话,不需要掌声渲染。另外,您一鼓掌,我就紧张,也容易忘词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很得体,还透着一丝幽默。现场传出了笑声,她也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笑声过后,田馨再次收拢了笑容,说道:“同学们,我们这期的党政机关科级干部培训班,共有学员六十八名。大家来自全省十二个地、市或省直部门,称得上是优中选优。今天是我们这个特训班的第一次班会,班会的第一项内容就是做自我介绍,我已经介绍过了,下面请同学们简单介绍一下。从这边开始,依次进行。”田馨说着,用手一指北边靠墙的第一个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向了这个即将第一个发言的人,这是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站起身,向田馨点点头,又扭回身向其他人点头致意,然后才面向前方说道:“大家好,我叫岳佳妮,来自省体育局,担任体育局竞技体育处一处二科科长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孩的介绍,楚天齐想起来了,这个女孩儿是自己河西大学的校友。女孩比他低一届,学的是体育专业。本来那么大的河西大学,好多校友之间互相根本不认识。让楚天齐对女孩有印象的是,在他大三那年,他们有过短暂的交集。当时,他是学生会主席,女孩岳佳妮是所在体育班的班长,所以他们有过一些接触。他对这个女孩影响较深的原因,是因为学校体育班的女生十有八*九都是体格健壮、脸大腰粗,而这个岳佳妮却是身材苗条、面容清秀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已经五、六年没见了,而且又不知道岳佳妮也在这个特训班,所以他没有一下子认出她。他在刚才和董梓萱斗嘴的时候,就发现岳佳妮总在看他,他当时还有些纳闷呢,但当时没有更多时间容他细想。

    学员一个挨一个的介绍,一圈介绍下来,也耗费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。虽然大家都把自己所在市、县(区)和单位、职务介绍了一遍,但楚天齐只记住了有数几个人。这主要是由于楚天齐总是走神想事,否则,凭他的记性,怎么也能记下一多半。

    陆勇、姜云生、董梓萱本就认识,除了岳佳妮外,楚天齐还记住了几个人。有尚礼县土城乡乡长杨崇举,就是刚才喊田馨“田老师”的大高个男人,有沃原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乔阳,还有万涞县城关镇副镇长高燕妮。因为这几个人都是来自沃原市,所以他特意留了心。

    另外,楚天齐还记住了一个人,这个人来自定野市,是定野市许源县公安局户籍科副科长周仝。他之所以记住这个女民警,主要是因为他对许源县印象太深了,正是在许源县的一个派出所,他被刀疤男和警察陷害而身陷险境,要不是周子凯及时出现,恐怕他就要交待在哪了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都介绍了一遍自己,互相之间也有了一个初步印象。进一步的了解呢,需要大家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,逐步加深。”田馨简单做了一个总结,然后说道,“下面我再介绍一下这个特训班。”

    此时,田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继而换上了严肃的面孔,说道:“这次的培训班之所以称为特训班,就在于它的‘特’字,在今天的开学典礼上,李副部长和尚副部长都曾经做过解读。我在这里再特意强调一下,这次的培训班,有几个特殊之处:

    第一,面对的群体特殊。省委党校最主要的培训主体就是厅级和县处级领导干部,还有乡镇党委书记以及党校系统的师资人员。而这次的两个班,一个是科级领导干部特训班,一个是国有企业党员干部特训班。在以前,在有的县处级班即使偶尔有少数科级人员参加,但像这次专门针对党政科级领导和企业科级干部设班,还没有过。

    第二,培训时限特殊。以往的培训分两类,一类是连续培训,培训时限一般不超过两周。另一类是间断培训,整个培训跨越时间段为三个月或是六个月,也或者是一年。但真正在党校培训的时间却是间断的,一般是一个月集中培训一次,一次三到四天,单次最多不超过一周。像这次这样连续三个月,而且要求大家在职脱岗培训,在以前也是很少的。

    第三,培训内容特殊。以往的培训针对性较强,比如专门培训国情知识,比如专门培训党史,比如专门做党建培训。而这次的培训,却是涵盖了党史、党建、国情、经济学、管理学,就是哲学、科技文化、政策法律也会有所涉猎。

    第四,培训方式特殊。此次培训采用课堂和实践相结合方式,具体的时间分割还没有最终定下来,需要到时再通知大家。

    怎么样?大家听了以后有什么感想?同学们,这就是我们今天班会的第二项内容,讨论特训班的特殊之处、谈感想。谁先发言?”

    田馨说完,看着台下众人。和刚才介绍自己相比,人们都警慎多了,面对田鑫投过来的目光,纷纷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,这一静就是好几分钟,看样子还会再静下去。大家之所以不发言,主要是由于对这个问题没有充分的时间考虑,也说明对这个问题的看重,担心万一发言有失,给老师和同学留下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看到学员们这个样子,田馨开始点将了:“杨崇举同学,你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崇举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田老师,我还没想好,能不能让别人先说。”

    田馨嘴角上扬,留出了一丝微笑,说道:“刚才不是挺活跃吗?现在就点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田……田老师,你……不会是对我刚才说话的报复吧?”杨崇举支支吾吾的道。

    “扑哧”,田馨被他逗乐了,“我说杨崇举,你不会就这么小心眼吧?我可没这么想,我是看你比较活跃,才给你这个宝贵的发言机会的。你不会是不敢说,或是说不上来,而找理由故意这么说的吧?”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在激将,但杨崇举还是被激到了,他脸一红,梗着脖子道:“田老师,这有什么?我也是一个主持全乡政府工作的乡长,还能连话也不敢说吗?我主要是想慎重考虑后再说,既然您给我这第一个发言的机会,那我就谈一点看法吧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田馨没有说话,而是冲杨崇举点了点头,示意他说。

    杨崇举脸上恢复了常态,气定神闲的说:“至于这个班级的特殊性,党校领导和田老师已经说了很多,也说的很全面,我举双手赞同和认可。我就不再多说,我只想说我们这个特训班是省委在特殊时期,对我们这个特殊群体做出的特殊之举。现在正逢新千年,也正是新旧世纪交替之际,而且还是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攻坚爬坡的关键时刻,所以说时期特殊。

    我们都是科级干部,平时根本没有上省委党校培训的机会,反正我在之前是连想也没敢想,我想最起码也得等我当上县委常委以后,才能踏进这个门槛吧。但现在这个机会给我们了,这就是省委的特殊之举,这就是省委在特殊时期做的特殊之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我们这个群体特殊呢?我们现在虽然是科级干部,但大家想过没有,二十年后我们会到什么位置?如果发展顺利的话,我们当中可能会出现省部级,怎么也得出几个厅级干部吧,反正好多人当个县委书记、县长的,应该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二十年后是什么时候,是我们正处在‘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的时候’。到那时,我们的体力、精力可能不如现在,但是我们的经历、阅历却是正丰富的时候,正是国家官员层级中的中坚力量。那个时候,也是我们建党百年的时候,也是民族积淀力量大爆发的时候。因此,把我们的思想、能力武装起来,其实就是保障全省经济社会更快、更好发展的一个捷径。

    对于那时候来说,我们现在就好比一个孩子,因此,从现在起就要把我们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,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来。否则,可能就会成为无根之木。所以,这个特训班也就应用而生了。

    至于我们在特训班要怎么做?以后的工作又要如何正确定位?我现在有一些想法,但我还是不说了吧,留给其他同学去说,否则我岂不成了哗众取宠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以为杨崇举已经讲完,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谁知,本已快要坐下的他,忽然又站起身,说道:“刚才关于大家二十年后的职位,我只是做了一个假设。如果你本人不学好,贪赃枉法或是三妻四妾的话,恐怕到时就不是高官得做,而是在高墙里吃窝头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杨崇举的话,大家先是一楞,然后“哈哈”大笑,继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