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你是疯狗啊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艾钟强在玉赤县当县长也才三个来月,人们甚至说他是玉赤县最“短命”县长,好多人对这个县长并没有什么印象,大部分老百姓连他的面也没见过。但楚天齐却对他印象很深,而且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艾钟强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前年的玉赤县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上。那天是艾钟强到任玉赤县长任上的第二天,当时他操着一口标准的标准话,和赵中直带着浓重晋北口音的普通话不同,和好多在现场的玉赤县本地干部的“改良”普通话更不一样。

    艾钟强的讲话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,主要从后备干部在政府工作,和经济建设中所起的作用,以及如何在实践中成熟、成长等方面谈了看法和心得。整个讲话紧扣主题,观点明确、条理清晰、用词精炼,给楚天齐的第一印象很好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是在甘沟村。那时大雨刚过,艾钟强代表县委,带队到甘沟村视察灾情、进行慰问。一开始,楚天齐没有随慰问队伍一起行动,因为他正在甘沟村给学生们代课。村小学老师常文已经于夜里被砸伤,送往县医院了。在送常文的农用车从村里出发前,常文仍念念不忘孩子们,拜托楚天齐进行照顾。代课老师一时没有到位,他只好临时客串了一把,反正当老师也是楚天齐的老本行,不需要适应,直接就能上手。

    当县长到了村小学后,随行的乡里同事,听到了楚天齐讲课的声音。温斌不失时机的说了“楚天齐,搞什么鬼”的话,给楚天齐上眼药。待楚天齐来到院子里后,更是对楚天齐冷嘲热讽,说楚天齐要过一过“当老师的瘾”。就连宁俊琦对于楚天齐的“不务正业”,也是颇有微词。温斌于是瞅准机会,抛出了“上课重要,还是陪县领导视察重要?”的话。

    当时,楚天齐不加思索,脱口而出:“县领导怎么了?就是书记、县长来了,我该讲课还是要讲课。要是县领导、乡领导多关心下面的教育,乡领导多重视一下我的方案,我也不至于今天到这里来上课。我就是这个样子,这就是乡干部本色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县长说了一句“小楚很有个性嘛”,从后面走上前来。常海担心县长怪罪楚乡长,急忙插话解围,说了常文受伤的事,讲了楚天齐组织村民救灾的事,又讲了楚天齐受常文之托而给孩子代课的事。楚天齐也适时讲了常文老师的事迹,和常文父亲老常老师的事迹,并把钢蛋哥俩的信给县长看了,引出了“红烧肉”的故事。

    当艾钟强知道这些事情后,先是对孩子们表态,县里会全力救治常文老师。然后马上责成身边的这些科局长们行动起来,并随后召开了现场会,布置了救灾工作。

    县长走了。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楚天齐心里不踏实,不知道县长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言不逊而怪罪。庆幸的是,艾钟强没有找楚天齐的麻烦,而且在后来还帮楚天齐说了公道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艾钟强的第三次见面,是在前年冬天,当时冯志国、魏龙一行,炮制了董桂英喊冤一事。才引出了楚天齐、董桂英当场对质一场戏,在对质过程中,楚天齐没有占到一点便宜。直到市政法委、市纪委领导出现后,事情才发生了戏剧性转变。先是魏龙、董桂英、“狗二横”被带走,紧接着由县公安局局长俞海洋在场,刑警队队长雷鹏向全体常委讲述了楚天齐的事迹。常委们这才知道了楚天齐的事迹,原来所谓楚天齐“失踪”,是为了协助警方抓捕吸毒者,从而为捣毁贩毒集团立下了大功。由此,楚天齐被戴上的“罪名”全部不复存在,瞬间成为了大英雄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退场后,县委常委会继续召开。艾钟强第一个向冯志国发了飙,逼冯志国当众道歉。紧接着,艾钟强又提议楚天齐出任青牛峪常务副乡长。后来*经过会上讨论、会下酝酿,楚天齐被提拔为青牛峪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。

    常委会上后来发生的事,楚天齐是听邹副主任说的。他由此不光继续感激赵中直,而且也非常感激艾钟强。他不只是感激艾钟强给自己升职,心里更佩服艾钟强的肚量,佩服艾钟强没有因为自己在甘沟村的出言不逊而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可是,好人也未必总有好报。艾钟强一上任县长的时候,就赶上了几乎百年不遇的大暴雨,为此在县委常委会做了检查,还向市委递交了书面检查。之后不久,他的秘书任跃祥因为参与贩毒而被抓,虽然秘书是魏龙推荐的,虽然任跃祥担任他的秘书时间不长,但他这个县长也难脱干系。最终,艾钟强选择了辞职。

    楚天齐后来听说,上面也没有要求艾钟强辞职,但肯定会给他背一个处分。是艾钟强考虑到到任仅三个月,就接连出事,在县长位置上恐怕也不好开展工作,才辞的职。也有人说,艾钟强书生气太浓,不适合进官场。还有人说,他的名字本身就不吉利,就代表着他“爱中枪”。

    当时的传言莫衷一是,还有别的版本也尘嚣甚上,楚天齐也不知道那个更可信,但事实是艾钟强走了。没想到,一年多以后,竟然在省委党校见到了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楚乡长,还在回味和领导的亲密接触呢?赶紧去放放水吧,马上就要上课了。”陆勇走过来,冲着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回过神来,一看时间已经八点五十多了,赶忙起身,冲着陆勇笑笑,迅速钻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回到教室的时候,好多同学都已经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了。他直接走到自己座位旁,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肖婉婷笑吟吟的走了过来,对着楚天齐道:“楚天齐同学,没想到你挺厉害的呀,和党校老师也这么熟。你看上去挺忠厚的,原来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

    因为开班会那天肖婉婷力挺楚天齐,为楚天齐说了很多话,所以无形当中,两人的关系就近了好多。因此,楚天齐对于肖婉婷这么说话不反感,知道她没有恶意。于是说道:“你是夸我吗?怎么听着这话像是贬义呢?”

    “有吗?我这不是夸你老谋深算嘛!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肖婉婷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艾教授吧?他曾经在沃原市玉赤县当过一段时间县长,我们有过几次接触,但也并不是很熟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肖婉婷点指着楚天齐道:“看来你就是不太老实,艾教授和你聊了那么长时间,你还说不很熟,这是不是太不拿我当回事了?我们还是同学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苦涩的一笑:“你想怎么理解都行,但我说的确实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嘁,尽骗小孩。”肖婉婷有些不满意的说,但同着这么多同学,她也没有继续深问,而是自己下台阶道,“改天再问你吧,我就不相信你不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肖婉婷和楚天齐说话的声音都不高,如果不是注意听的话,根本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只有楚天齐旁边的人,多少听到了一些说话内容。

    肖婉婷本已走出两步,冷不防身后传来刺耳的话语:“热脸贴了个冷屁股。”是董梓萱的声音。

    肖婉婷扭回头,看着董梓萱,厉声道: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董梓萱毫不示弱的说:“耳朵真长,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你接的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,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,我跟你没完。”肖婉婷叉着腰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非要听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有的女人就是奇怪,自己以为和人家挺亲热,其实人家根本就没拿他当回事,根本不愿意告诉她实情。当然了,他也不愿意说,说了以后他多没面子呀。”董梓萱得意的道,“沃原市人谁不知道,那就是个‘短命’县长,刚到任三个月,县里就接连出事,他做为政府领导当然要承担责任了。再说了,一个县长连着两次在县委常委会上做检查,并被市里通报,还有什么脸再当下去,辞职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肖婉婷楞住了,她没想到艾教授只当了三个月县长就辞职了,更没想到董梓萱会在这么多人面前,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说出来。其实被震到的不光是肖婉婷,只要听到这个消息的人,绝大部分人都觉得董梓萱此时抖出这样的消息,实在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“董梓萱闭嘴,太过分了,你要学会尊重别人。”楚天齐拍案而起,“我告诉你,你侮辱我不要紧,但请你不要拿艾教授说事。”

    董梓萱看着楚天齐怒目而视的样子,不觉心头一颤,但仍强词夺理道:“这本来就是事实嘛!又不是我胡编乱造的,你凶什么凶?是不是还要打人呀?是不是某些人因为当年竞争‘省优秀教育工作者’失败,而怀恨在心,想借此报当年之仇啊?对了,好像某些人有前科吧,难道想再一次让党校取消资格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拳头已经攥的紧紧的,真想直接一拳捶到董梓萱的头上。忽然,父亲说的一句话出现在脑海: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,于是他松开拳头,咬着牙道:“你是疯狗啊,逮谁咬谁?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骂自己是狗,董梓萱气的手指楚天齐道:“你……你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响动,打断了董梓萱的话。教室门开了,艾钟强带住门,直接走上了讲台。

    “起立”,杨崇举喊道。

    大家齐刷刷的站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