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四十五章 再会牛正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痛苦思索的时候,关于牛正国找过他这件事,已经被好事者有鼻子有眼的传开了。这不,王文祥也正就这个事打着电话呢。

    副主任办公室,档案柜把很小的房间分成两部分,前面是办公的地方,后面摆着一张单人床,单人床*上放着行李、被褥。王文祥坐在床*上,尽量把声音压得很低,但足够电话对方的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王文祥对着手机道:“大书记,这是刚刚几个小时前的事。我就不明白,他究竟犯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那谁知道呀?他以前不是也被纪委请过吗?谁知道他是有经济问题,还是生活作风出状况了。诶,这是谁说的?靠谱吗?”

    王文祥把手机紧紧贴在嘴边:“刘大智说的,他不是就在三一五对面吗?是他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刘大智亲自跟你说的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是我听别人说的,不过这事应该靠谱。九点的时候,那小子着急忙慌出去,没用司机,是他自己开的车。等他回来的时候,我见他面色灰暗,跟他说话时,他也是心不在焉的。”王文祥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对方回答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见对方像是在敷衍自己,王文祥又追问:“大书记,你还没告诉我,他究竟犯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?又不是我举报的。”对方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王文祥很是疑惑:“举报?有人举报,你怎么知道的?举报他什么了?事大不大?能把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听风就是雨的,我不过是猜测罢了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话题一转,“诶,我听说你最近蹦的挺欢,又是招商又是招人的,俨然是人家的左膀右臂、得力干将了。今天打听这么多干什么?难道你有异心?”

    “别拿我开涮了,那不过是巧使唤人而已。我是为党、为单位做事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,可不是为了某个人在忙活。”王文祥予以了否认。

    对方“嘁”了一声:“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。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花花肠子?”

    王文祥马上反击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忽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王文祥匆忙收住后面的话,说了一句“来人了”,就挂掉了电话。然后快速走到办公桌后,坐了下来。接着威严的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五十五分,楚天齐再次敲响了三一五房间的屋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,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外屋桌子依然空着,楚天齐径直走向里屋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来,牛正国放下手中文件,笑咪*咪的说:“小楚,想好了吧。说吧,早点说出来,大家都省心,对你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茫然的摇摇头:“说什么?我真的没什么可说的,什么也没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牛正国鼻子“嗤”了一声,摇摇头:“小楚,我一直认为你是一棵好苗子,也是一个聪明的人。当然了,一时犯点糊涂也再所难免,但要是一错再错,那就不好了。我知道你有顾虑,但我保证,只要你现在能够如实的讲出来,一定会酌情从轻处理。”

    经过半天思考,楚天齐现在反而平静了好多,他自信自己绝没做过不该做的事,便平静的说:“牛书记,我没做过违法乱纪的事,真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牛正国提高了声音分贝:“楚天齐同志,你不要一条道走到黑,难道非要不见棺材不掉泪?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,不用我再复述一遍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但我什么也没做,总不能给自己扣屎盆子,随便编造一些肮脏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没想到,你年纪轻轻,竟然是这么一副花岗岩脑袋。难道非要人证物证俱在,你才肯交待吗?”牛正国声音阴冷。

    楚天齐脖子一梗:“牛书记,我确实没的可说。”他现在的样子,像极了大义凛然的革命志士。

    牛正国被楚天齐的样子气乐了,站起身,从桌子后走了过来,围着楚天齐转了两圈,边转边冷笑:“好啊,好啊,楚天齐,机会是给你了,是你自己不珍惜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对方这么一说,楚天齐还来劲了,干脆双手一背,昴着头,一副杀剐存留悉听尊便的作派。

    指着楚天齐,牛正国手指头点了好几下,没有说出话来。他快步走到桌子旁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沓东西,“啪”的一声,甩在桌上。然后再次指着楚天齐:“这可是你逼我的,自己看看吧,还有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啪”的一声响动时,楚天齐已经把头扭了过去。他看到,对方摔在桌上的是一沓照片。现在对方既然让自己看,楚天齐便迈动脚步,走到桌前,看着那些摊在桌上的照片,照片上都是红色百元大钞的图片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几张仔细看了看,他发现,照片上钞票都是装在一个信封里,有一部分钞票从信封口露出一截,呈小的扇形状排列着。看得出,这些照片应该都是来源于同一个题材,只不过是拍摄的角度不同而已,几乎囊括了上下前后左右各个方位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照片,楚天齐更加疑惑:什么意思?这就是证据?能证明什么?难道有人说这是给我的?笑话!带着这个疑问,楚天齐抬起头,看着牛正国。

    牛正国冷笑一声:“想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什么也没有说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还不想说?”牛正国微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牛书记,我没什么可说的。就这么几张图片,能说明什么?”楚天齐颤悠着手中的几张照片,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心存侥幸?”牛正国反问道,“非得上面出现你的头像,非得拍到你亲自拿着这些钱,你才肯承认?纪委办案从来都是讲究证据,只不过有些还不到出示的时候而已。”说到这里,牛正国口气一缓,“你好好想想吧?侥幸是过不了关的,天网恢恢,疏而不露。再强调一句,我们掌握事实是一回事,你自己交待又是另一回事。”说完,他坐到椅子上,拿起一张报纸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楚天齐现在心里无比清醒。自己绝对没有收过任何人贿赂,更别说这么一沓钱了。其实,自从那次被市纪委找过一次后,他特别谨慎。即使过节时候,有人给他一瓶三四十块的白酒,他也不收。实在拗不过了,他也会给对方回赠一些基本等值的东西,并且会在方便的时候,及时查看包装里面有没有什么夹带。他每次都查,当然每次都没有查到,但他心里是敞敞亮亮、踏踏实实的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照片,楚天齐判断,一定是有人不知从哪弄了这么几张图片,邮寄给纪委的。随同照片的,肯定还会有一份刨制的所谓“举报信”。他知道,自己得罪了一些人,这些人成天都在想方设法整自己。寄这么一些东西,有可能就是恶心自己,就是为了败坏自己的名声。还可能他们坚信“哪个当官的锅底没点黑?”这句话,想要以此借口,给自己来一个搂草打兔子——捎带脚,顺便揪出自己所谓的其它犯罪事实来。

    牛正国把报纸往桌上一放,沉声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得说。”楚天齐回答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真没得说?”牛正国站起来,眼睛死死盯着楚天齐,但令他奇怪的是,并没有从对方眼中发现慌乱。最起码对方要比上午镇静的多。他一笑,“攻守同盟更是错上加错,另外你的通话记录也会进入我们的监控范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牛书记,这些照片和我无关,还有别的证据吗?就请一起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牛正国肯定的说:“当然还有证据,不过不能给你看,我们有保护举报人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我可以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牛正国显然很生气,但他接下来语气一缓,“你可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走了。”说完,楚天齐径直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牛正国的声音:“慢着。”他的声音顿了一会儿,见对方站住了,才又说道,“回去是可以,但是你要想清楚,机会是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楚天齐头也不回,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还有,鉴于现有证据,我们可以向县委请示,暂停你的工作,责令你配合我们的调查。”牛正国的声音阴冷的厉害,没有一点感情*色彩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头一震,一股难言滋味涌了上来。他镇静了一下,说道:“可以。”然后转向牛正国,“牛书记,但是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说,这肯定是一个冤案。”

    牛正国似乎失去了耐性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:“一切以事实说话,你只有最后二十四小时机会,希望你能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再说话,转回身,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