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零六章 团团圆圆过春节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将近下午五点的时候,楚家的年夜饭就要开始了,晚饭没有在炕上吃,而是用的放在地上的圆桌。

    有的地区是在午夜零点前后吃年夜饭,意即辞旧岁,迎新年。而在玉赤县,人们都把大年三十的晚饭视做年夜饭。

    大盘骨头冒着香气端了上来,各种炒菜摆了满满一桌,每人杯中也已倒上白酒或饮料。大家围坐在一起,就等着一家之主祝词开席了。

    楚玉良一改早饭时不苟言笑的状态,脸上笑咪*咪的,看看这个,又瞅瞅那个,说道:“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姥爷,都等着你说话呢,我都馋坏了。”妞妞抢白道,“你要不赶紧说的话,我就替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妞妞,别捣乱,听姥爷的。”楚礼娟瞪了妞妞一眼。

    妞妞冲着妈妈做了个鬼脸,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楚玉良端起手中白酒,看看一家老小,其他人也端起了手中大大小小的杯子。

    正这时,门口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,众人不由得扭头看向院里。就在大家纳闷的时候,一个人影出现在院子里,紧跟着“蹬蹬蹬”声音响起,来人进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来人身穿羽绒服,用围巾严严实实包裹着头脸,只露出两只眼睛,眉毛和围巾的边缘有一层白霜。他一手提着大编织袋,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大包,站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餐桌上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哥俩站了起来,楚天齐盯着来人问:“你是谁,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来人把嘴旁的围巾向下拉了拉:“我是栓柱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栓柱……”楚礼娟早已泪流满面,扑到来人身上,哭了起来,“你怎么才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妞妞更是迅速躲到大舅怀里,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回来啊,怎么不死在外面?”楚礼瑞走前一步,推开姐姐,抓*住了来人衣领,恶吼吼的说:“我姐嫁给你七年,守了五年多活寡,你可把我姐害惨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急忙道:“礼瑞,都是姐夫不好,这不我紧赶慢赶回来了,到家不见你姐娘俩,就又让别人用摩托把我送这儿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姐没你这个男人,你干脆死在外面算了。”楚礼瑞眼睛瞪的溜圆。

    “我,都是我不好,我不是人。”来人说着,举起右手,不停的在自己脸上抽打着。

    楚礼瑞并不买帐:“给谁看?少来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栓柱,别这样,别这样,我不怪你……”楚礼娟哭着,死拽着来人的右手,不让他再抽下去。

    楚礼瑞气的松开了来人,对着楚礼娟吼着:“姐,你怎么这么不给好人做主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楚礼娟抱着来人一个劲儿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吃饭吧。”一直看着的楚玉良说了话,“有话下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吃饭,吃饭。”尤春梅抹了把眼泪,出去拿了副碗筷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楚礼娟马上帮来人把头上围巾扯掉,又帮着他把身上羽绒服脱了下来,这个人大家都认识,正是楚礼娟的丈夫刘栓柱。

    刘栓柱坐到楚礼娟旁边,而妞妞却换到了别的位置,警惕的看着这个挨着妈妈坐的男人。

    刘栓柱举起酒杯说道:“爸,妈,我这些年对礼娟和妞妞照顾不周,多亏了你们接济,我敬二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没轮到你呢。”楚礼瑞不客气的打断刘栓柱,而是对着父亲说,“爸,你接着开席吧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站了起来,端着酒杯,扫视了众人一圈,脸上也有了笑模样:“今儿个又过年了,一家人团圆不容易,这要感谢党的好政策,感谢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。这第一杯酒,还是祝我们伟大祖国繁荣昌盛。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众人举杯碰在一起,然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看着一旁闷闷不乐的妞妞,楚玉良抚着她的头发,说道:“妞妞,你怎么不提第二杯了?往年不都是你吗?”

    妞妞摇摇头:“没心情。”接着,又说:“让大舅提酒吧,他那么优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笑:“我?妞妞,你要不提第二杯的话,就让姥姥提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也好,尊敬长辈。”妞妞点点头,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尤春梅端着酒杯,站了起来,她两眼噙着泪珠,缓缓的说:“今儿个都到一块儿了,不容易。我就想着大伙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、团团圆圆的,就比什么都强。”说完,举起酒杯,仰头喝了下去。同时,她眼中泪珠顺着两鬓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也跟着喝了第二杯。

    餐桌上楚礼瑞虎着脸,妞妞也是低着头,两个女人更是不停的擦拭着眼角,一时气氛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“叮玲玲”,柜子上的电话响了。妞妞一下子扑到那里,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,接着高兴的说:“舅妈呀……我们全家都好,你也过年好,嘿嘿,我大舅可想你了……我没有瞎说,真的。我大舅想你想的……”妞妞一边说话,一边冲着楚天齐做鬼脸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紧从妞妞手中抢过话筒,叫了一声“俊琦”。

    妞妞气鼓鼓的说了声“大舅耍赖”,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天齐,给大叔、大娘拜年,给你们全家拜年。”

    “也给你们全家拜年,祝身体健康,合家欢乐。”说完,楚天齐问道,“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告诉你,反正不在家里。”宁俊琦的声音很俏皮,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我们正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们吃吧,记得把我的祝福带给大叔、大娘,带给全家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声音低了下来,“我想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一下子红了,支吾着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不说了。”宁俊琦笑过后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把话筒放到话机上,楚天齐回到了自己座位上:“爸、妈,俊琦给咱们全家拜年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孩子。”尤春梅欣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楚玉良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妞妞却忽然插了话:“大舅,老实交待,你说的‘我也是’是什么意思?是不是舅妈说‘我爱你’了,要不就是说‘我想你’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又一红:“你个小屁孩懂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别以为我不懂,我都看出来了,电视上不就是那么演的吗?有的还‘啵’一下,亲嘴呢。”妞妞摇头晃脑的说。

    妞妞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,只有楚玉良还一脸严肃,但从眼角更细密的皱纹可以看出来,他也是在尽量绷着笑,以维护自己做为长辈的威严。

    宁俊琦电话来的很是时候,一下子勾起了大家的话题,现在气氛又热烈起来。最起码妞妞是高兴多了,第三杯酒也是由妞妞提的。

    尤春梅慈爱的看着楚天齐,说道:“宁姑娘真是个好孩子,长的好看不说,还懂事。每回来呀都要拿好多东西,还要帮着我*干活。你看看,今儿喝的酒,还有你们抽的烟,都是她大前天送来的,还有柜上那些盒盒,全是好吃的,好喝的……”尤春梅一说起来未来的“儿媳妇”,就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听母亲说的告一段落,楚礼娟也说道:“天齐,你也该考虑你们的婚事了,不能老这么拖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像往常那样避开话题,而是顺着说:“等有时间的,我也听听她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楚礼娟接着说:“人要是成了家,也就有个归宿了。家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礼瑞抢白道:“哪得看是什么人,要是家里出个‘二流子’男人,还不如没有呢。”说话的时候,他还瞪了刘栓柱一眼。当他目光落到大哥脸上时,又“嘿嘿”一笑,“哥,我可不是说你,别介意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楚天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喜庆的话题,气氛一直很融洽,好像刚才小小的不愉快没有发生似的。

    七点多的时候,晚饭结束。刘栓柱抢着和媳妇去洗碗盘了,其他人坐到炕上聊天,等着春节晚会开始。

    楚礼瑞看看大家,又看了妞妞一眼,声音很低的说:“爸,我记得你说过,‘要是那个二流子回来,一定要好好教训他,给你姐出气’。怎么今年又当起老好人了?”

    楚礼瑞的话,把众人目光都集中到了楚玉良身上。

    楚玉良长嘘了一口气:“以前看你姐带着妞妞,孤儿寡母的,我恨不得好好揍那小子一顿。可是那次受伤,九死一生,让我想通了好多事情。我们为什么恨他,还不是想让你姐有个依靠,让你姐享福吗?那小子今天一进屋,你姐眼神就没离开过他身上,说明她见了那小子高兴,也觉得幸福。那我为什么还要教训他呢?两口子过的好不好,主要是当事人自己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听完楚玉良的一席话,人们一时无语了。妞妞更是眼中涌上了泪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楚礼娟一家三口早早去了西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弟弟、父母看完春节晚会后,出去响了一会儿炮,就都在东屋睡下了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楚天齐和弟弟还是按惯例,去给村里长辈敬酒。可能是人们认为楚天齐的官大了,都以“注意身体为由”,让楚天齐少喝。可越是这样,为了表示诚意,反而楚天齐喝的酒更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就是互相请客,几乎每天都是喝的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今年春节无疑是近几年中最喜庆的,父亲楚玉良身体已经基本恢复如初,楚天齐当了双料主任,楚礼瑞的果园也有了利润。尤其好几年不回家的“野鬼”刘栓柱,今年也回了家,楚礼娟一家得以团圆。看到姐姐脸上难掩的幸福,楚天齐也替姐姐高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