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零二章 又见面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楚天齐被任命为双料主任的事,以核裂变的方式迅速传播开来,此间又衍生出好多版本。

    尽管传言版本多样,但核心的一点都是“楚天齐上面有人”。有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,更是把楚天齐从政三年的履历,系统梳理了一番。这一梳理不要紧,种种迹象表明:楚天齐确实上面有人,否则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从出任青牛峪乡乡长助理开始,楚天齐正式开始了仕途生涯。不到一年时间就升任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,又用多半年时间就做了常务副乡长,在刚满两年的时候成了享受正科待遇的主任科员。

    人们都明白,从准副科到正科职务仅用两年时间,在省、市机关不算什么。但在基层尤其是乡里,这样的过程就显得太突兀了,至少比正常情况少用了两、三年时间。这已经值得人们怀疑了,怀疑楚天齐的升迁之快。

    到现在从政也不过三年,楚天齐先是升任正科实职,紧跟着就成了双料正科主任,这是人们万万没有想到的,也是最不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难道全县这么多干部,就他楚天齐一人有能力,就他一人行吗?哼,要说没人在上面提溜他,鬼才相信?这是好多人得出的最终结论。

    要是上面没人的话,他能获得那么多荣誉和机会?又是“优秀基层工作者”,又是“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”的,而这样的荣誉是他刚到乡里不到一时间就获得的。至于省委党校学习名额,那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偏偏仅有的二选一名额又落到了他姓楚的头上,这要是没有点什么说法的话,也太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好多人更是想当然,把这多半年来楚天齐被挂的事,理解成在有意识丰富他的履历,为的就是给他双料主任做铺垫。

    经过双料主任的任命,以前相信柯兴旺对楚天齐不满的好多人,也对那个传言表示了怀疑,更是给出了看似合理的解释:柯兴旺在配合上级领导“做扣”,目的就是为了对楚天齐进行双料主任任命。

    还有人给出了另外的解释:柯兴旺胳膊扭不过大*腿,在强权面前选择了屈服。

    当然,有的人给出的解释,也看似合理:柯兴旺以前不清楚楚天齐的底细,是一场误会,现在在尽力补偿,以期讨好上级领导。

    反正大多数人更愿相信楚天齐“上面有人”的说法,对他以前取得的成绩、做出的贡献,反而认为是在夸大,甚至有人表示了彻底的怀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于自己的传言,楚天齐也听说了一些,但仅仅是传言中的一点点皮毛,绝大部分内容都没有进入他的耳朵。当然,他也没有闲心去理会这些传言,现在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通过近几天对财务状况的了解,楚天齐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。尤其是关于征地户补偿计算、补偿款发放的事,就存在诸多不清晰的地方,其中和城关镇就有着诸多纠葛。为了弄清这些帐目,为了准确掌握款项支付情况,必须去一趟城关镇。

    本来去城关镇可以派副主任前去,但楚天齐考虑一番之后,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。按说派常务副主任去最合适,但这件事比较重要,楚天齐对王文祥的责任心和能力不太放心,对冯志堂也是如此。方宇的责任心肯定没问题,只是她排名靠后,恐怕到城关镇会被对方挑理。当然派其他两位副主任去,可能也会被城关镇认为,开发区对他们不重视

    开发区位置在城关镇地面上。城关镇是全县最重要的镇,不但治下包括县委、政府地界,经济数据也在全县乡镇中最高。同样都是正科,往往城关镇书记、镇长就要比其他乡镇书记、镇长牛的多。事实上,他们也要牛一些,城关镇书记往往直接进级副处的较多,而其他乡镇书记直接进级的可能性就要小的多。

    轿车司机还没来得及找,楚天齐就自己开车去城关镇,连财务股的人也没带。他知道今天也就是初步接触一下,礼节性的,不会涉及到具体事宜。

    开发区离城关镇不远,从开发区出来,穿过一条街道,再走大约五百米就到了。

    城关镇还是两年前找人时来过,之后虽然在县城待了将近一年,但也没有再来过,期间并没有什么交叉的事。

    城关镇可能是在县委、县政府眼皮子底下的缘故,虽然经济排第一,但并没有盖办公楼,依然还是三排平房。平房还是八十年代初建的,只是后来又进行过几次粉刷。

    把车停放到合适位置,楚天齐下车,直接奔镇长办公室而去,镇长办公室在最后面那排。在经过院里的时候,遇到一些熟人打了招呼,更多的人向楚天齐投来了异样目光,都在注视这个全县唯一的正科实职双料主任。

    到镇长办公室,敲门进去后,镇长很是热情。楚天齐和城关镇镇长接触不多,但彼此都认识,在开会时经常碰到,彼此也会打招呼。

    镇长姓徐,在对楚天齐表示祝贺后,就问到了楚天齐“有什么吩咐”。

    “徐镇长,有一件事,还要麻烦镇里支持一下。”楚天齐说出了此行目的,“我初到开发区,近几天在看相关手续时,才知道开发区征地时和镇里有一些交叉。今天来主要是请镇长帮忙,我们和镇里相关部门接洽一下,对一些问题具体进行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啊……”徐镇长稍微想了一下,站起身,“由常务副镇长负责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镇长了,我自己过去就行。”楚天齐站起身,客气着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本来配合你们就是镇里职责所在,何况大主任来了,我更得多支持呀。”说着,徐镇长已经当先走去。

    刚跨出门槛,徐镇长手机响了。他看了一眼号码,按下了接听键:“你好……是……好的,我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听出来对方有事,楚天齐马上说:“徐镇长,你忙着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楚主任,县长着急要一份报告,让我给送去,我得看看办公室弄利索没。”徐镇长说着,停下脚步,“不好意思啊,只能你自己去了,常务副镇长办公室在中间那排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忙,你忙。”和对方握手后,楚天齐向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多少有些纳闷:中间那排房子应该是镇党委办公的地方,常务副镇长办公室怎么会设在那里呢?

    不一会儿,到了中间那排房子,楚天齐在外面转了一圈,也没见到“常务副镇长”字样的门牌。在院里遇到一个人,打听后才知道,原来“副书记”房间就是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疑惑,楚天齐奔“副书记”室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台阶上,透过热气覆盖的玻璃,依晰可以看到屋子里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门框上轻轻敲了两下,屋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怎么这么熟?带着狐疑,楚天齐掀起门帘,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一只脚刚迈进去,楚天齐看到了办公桌后坐着的人,不禁惊愕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对方也看到了楚天齐,同样也是面露惊愕:“你?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了一声:“是我”,走近了屋子,到了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惊讶,是因为屋子里出现的人,完全在自己意料之外,是楚天齐根本没想到的。这个人是楚天齐的老熟人,原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温斌缓缓说出了四个字,目光盯在楚天齐脸上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没有让座的意思,楚天齐自己坐到了椅子上,“温乡……温镇长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一周。今天是第一天上班,没想到就遇到了你,看来咱俩真是缘份不浅那。”温斌的话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楚天齐多少有些尴尬,急忙转移了话题,“你到了城关镇,怎么没听到消息?怎么又会在党委这边办公?”

    “明天才会宣布。”温斌的话里带着一丝酸楚,亦或是讥讽,“两年没上班了,好不容易弄了个副书记兼常务副乡长,提前来积极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副书记兼常务呀?祝贺你。”楚天齐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温斌没有伸手,而是摇着头,有点凄凉的一笑:“有什么好祝贺的?比不上你,双料正科主任。真是世事无常啊!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多少能理解温斌的心情。对方一走就是两年,而且还是在边疆,期间的凄凉与辛苦可想而知。另外,当初两人还是在青牛峪彼此掐架的上下级,没想到今天又见面了,但两人身份已经都发生了变化,确实也怪不得温斌会感慨。

    楚天齐抽回右手,重新找了话题:“温……书记,你这两年都是在哪待的?”

    “能在哪?牲畜比人多的地方。”温斌脸上闪过一丝悲凉,转移了话题,“你来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楚天齐讲了来查阅档案的事,也讲了徐镇长让找温斌的事。

    温斌想了一下,给出了答复:“你春节后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报复。这是楚天齐听完此话后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“需要理由吗?”温斌接着说,“我明天才可以正式上任,再有三、四天就放假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了一声“好”,站了起来:“我春节后再来。”说完,向温斌点点头,走了出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