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一十章 工作热情空前高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庞大海向四周看了看,又喊了两声“主任”,没人答声,也没人进来。他迅速拿起那纸张,同时揉揉眼睛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次逐字看过标题,没错,和刚才看到的一样。标题就是《玉赤县开发区升格计划报告之“股”改“局”势在必行》。

    带着激动心情,庞大海看起了报告正文内容。报告首先列举了玉赤县开发区的现状,接着写了开发区所处的大环境、大背景,然后对开发区生存与发展面临的问题进行了剖析,并列出了解决方法与策略以及存在的问题。最后重点写了对现有组织架构改革的想法,把“股室”改“直属局”的重要性、必要性、紧迫性进行了论述。

    虽然庞大海自己写不出这样有水平的东西,但还是能分辨出别人对相关问题看法的优劣。他不得不佩服主任看问题准确,分析问题一针见血,剖析问题见解独特。

    更让庞大海激动不已的,是这个报告内容本身。报告中内容很明确:为了让玉开发区得以保留,今年就必须要达到升级标准,就必须使开发区规模、投资额度、发展前景达到副处级开发区要求。其中开发区机构设置,就必须提前同步到副处级架构,就必须把现有“股室”升级成“直属局”。

    庞大海深知,“股”变“局”可不是简单的变名称,可不是只变几个字那么简单,而是会带来实质性的变化,无论是对开发区还是对个人都有深远的影响。“股”变“局”意味着,现在的股室会升级成科室,“股长们”会摇身一变成“科长”,起码也得是“副科级”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级别上想升半级的话,最起码也得三年左右时间,也还必须有领导极力往上拉着你,还得占到相应指标,还得抢到名额才行。而如果开发区能够升格的话,那自然会多出相应的“科级”或“副科级”岗位,只要自己能够保住现有的副股长,那级别至少会从“副股级”变身“正股级”。那自己要是好好和主任搞好关系,再升半格的话,一年后的自己就更和现在不可同是而语了。

    当然,要想由“股”变“局”,还需要县里批准,甚至需要更高级别组织的批准,也还需要开发区规模、相关配套或前景达到要求。尽管还有好多的路需要去走,尽管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,但美好的前景就展现在前方,怎能不让庞大海热血沸腾?他甚至激动的,拿着报告的手都轻轻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咳”,就在庞大海沉静在美好憧憬中的时候,忽然响起一声沉闷的咳嗽,差点把他的魂吓丢。他太专注了,不由得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惊恐的看向四周,看向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屋里没人,门口也没人,庞大海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。他最怕被报告的主人发现,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自己又该如何解释?好不容易在主任面前树立的良好形象,恐怕就会轰然倒塌,甚至更糟糕。

    庞大海忽然响起,自己在主任办公室门口时,曾经也有人咳嗽了两声,莫非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,庞大海警惕的抬头向屋顶望了一下,接着收回目光,快速把报告放到桌上,向门口小跑而去。刚一脚跨出门外,庞大海又再次折返到老板台前,谨慎的把报告放正,摆到原来的位置上。甚至把第一页内容,按当时样子,和后面几页错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现场,大功告成。庞大海正要再次离去,忽然发现报告旁边的另一沓纸,正是自己写的《我的反思》。他暗叫一声“侥幸”,同时也有些后怕,快速拿到手上,跑出办公室,“咣”的一声带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正月十八开始,人们真正正式上班。大家再没有什么理由迟到、早退,甚至中途逃岗了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每年这时候,第一件事都是召开会议,会议主要内容就是“收心”,把过节、放假时的心情收回来,放到工作上。

    玉赤县开发区没有这样做,而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虽然没开“收心会”,但人们的心似乎早收了回来,没有一个迟到、早退的,更没有一个逃岗的。而且奇怪的是,从正月十八那天开始,有人开始加班,开始早来晚走。没过几天,加班的人越来越多,不知是工作就那么多,还是在没事找事,反正看起来人们都不闲着。

    开发区不只是上岗、在岗情况好了许多,就连仪容仪表和公共卫生也有了很大提高。每个人都穿的精精神神,利利整整的,脸上也收拾的溜光水滑。当然苟大军不在此列,还是络腮胡子满脸。办公室和楼道里,地面上见不到随意丢弃的废纸、杂物、碎屑,墙壁上的污点也似乎一夜之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下子,人们素质好似上升了好几个档次。经常会有人拿着扫帚、簸箕清扫本已很干净的地面,经常有人擦拭办公室、楼道里的门窗,就连厕所也一下子没有了那种臊气的味道。自动加班的人多了起来,好人好事多了起来,主动汇报思想的人多了起来,为开发区主动献言献策的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总之,开发区人们精神饱满、干劲十足,工作热情空前高涨,热情之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发区的变化,楚天齐自然感受到了,但他没时间陶醉于这种喜人的表象。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,其中催促县里下拨征地补偿款就是当务之急,而找城关镇核实帐目又是急中之急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进入二月中旬,楚天齐决定去城关镇,找温斌核实那些交叉帐目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多,楚天齐给郝玉芳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把车开到了院子里。现在没有司机,只能自己先对付了。

    很快,郝玉芳提着一个小包下楼,打开车门,坐到了汽车后排座椅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发动汽车,忽然看到,车外经过的人们表情怪异,在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,还不忘向后排座位张望。

    意识到了不妥,楚天齐马上拿出手机,拨了一串号码。电话很快接通,他对着手机道:“下楼,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姚志成快步走到车旁,拉开车门坐了上去。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郝玉芳,对着楚天齐道:“主任开车,这待遇够高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发动汽车,一边笑着道:“是啊,我才享受了几次副主任开车待遇,你俩可倒好,直接就是主任当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郝玉芳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姚志成也“呵呵”干笑起来,听的出有些勉强,甚至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到了城关镇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车停好,让姚志成和郝玉芳在车上等着,他自己下了车,向副书记办公室走去。他留了一个心眼,担心有他俩在场时,万一温斌不给面子,说上一些出格的话,那自己可就丢份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站在门口,楚天齐敲了敲门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是温斌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门走了进去,进门就说:“温书记,过年好!”

    温斌没有顺着楚天齐的话说,而是直奔主题:“是为了核对帐目的事吧?”

    被对方小小冷淡了一把,楚天齐略有尴尬,随即调整了情绪,说道:“是,不知道温书记能不能安排对接一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我年前说过,让你过了春节就来,你可是没按时。要是再晚来一天的话,我可就要出门了,恐怕得半个来月。”说到这里,温斌一笑:“到时你肯定要认为我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尴尬一笑:“哪能呢?我恨不得初七就来,考虑到镇里可能还没正常上班,所以我就推到了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楚主任,今天这姿态可有点……啊,成熟了,哈哈……”温斌的腔调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听的出对方有揶揄之意,但为了工作,为了获得对方的配合,楚天齐也只得跟着干笑了两声。再说了,虽说对方的腔调有点那个,但语句并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温斌身体往椅背上一靠,看似很享受对方今天的这种温顺。他收敛了略带讥笑的表情,换上了一副严肃神态:“楚主任,既然要对帐,怎么着也得来一、两个下属,总不能你自己亲自核对吧?”

    “哦,是。人就在车上,我让他们进来。”楚天齐说着,拨通了姚志成的电话:“你俩进来吧,副书记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挂断手机时,温斌也正好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不多时,姚志成和郝玉芳走了进来。紧跟着,城关镇也来了两名工作人员,一名财务股长,一名办公室副主任,正好双方基本对等。

    对两名工作人员安排了任务后,温斌强调:“开发区楚主任年前就亲自来过,今天更是把姚主任和郝股长带了过来。我们一定要大力配合,争取在最短时间内,把帐目弄清楚,该移交给开发区的就移交,该复印的就复印。总之,就像对待自己事情一样,尽心尽力对待这件事。当然了,该走的程序必须走,一点不能马虎。我出差这几天,有拿不准的事可以给我打电话,也可以直接向镇长请示。”

    城关镇两名工作人员,自然是连连点头称“是”,和姚志成、郝玉芳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温书记!”楚天齐真诚的说着,伸出了右手。他一是感谢温斌这种积极的表态,二也是感谢对方没有在众人面前给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温斌没有去响应对方这种表态,而是挥了挥手,淡淡的说:“工作就是工作。”说完,拿起一本资料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得出对方不喜欢自己,楚天齐讪讪的收回右手,说了句“我走了”,出了副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虽然温斌不待见自己,但他能说出“工作就是工作”这样的话,并且能向下属交待好好配合对帐,楚天齐已经很满足了。只是他心里多少还有些担心,不知道温斌说的和做的是否一致,对帐工作是否能顺利进行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