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司机到位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这样感叹,是有他的根据的。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抓*住了两个人的把柄,一个是庞大海,一个是姚志成。

    在那天,楚天齐离开徐县长办公室,回到自己办公室后,本来想通过点拨,让庞大海自己交待错误。可庞大海竟然一点没有自知之明,反而还在炫耀他自己的“徐县长亲外甥”身份。接着,楚天齐以“请徐县长赴宴”这事挤兑庞大海,庞大海就该悬崖勒马,老实承诺错误。可庞大海竟然一条道走到黑,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庞大海母亲坚决回绝了自己儿子,庞大海今天肯定不会来承认他自己在撒谎。就是这样,庞大海还把责任推到了王文祥身上。

    等到彻底揭穿了“徐县长外甥”这事后,庞大海又耍起了熊样,一会儿哭天抹泪,一会儿长跪不起,一会儿又为了保住职务而屡做保证。说心里话,楚天齐瞧不起庞大海这种人。庞大海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,为了自身利益又可以不要尊严的主,这种人受钻牛角尖,也爱一条道走到黑,但却又没有任何原则可言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的楚天齐,早就不再搭理庞大海,甚至揍对方一顿了。但现在他成熟了很多,尤其自己已经是开发区事实的一把手,必须要考虑大局。首先,做为一个单位领导,就要允许不同的人出现,这是一个气度的问题,也是一个现实的事情。其次,庞大海是个小人,小人不值得信任,但可以利用和安抚。最后,庞大海也是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对这种人不要得罪死,否则,以对方偏执的个性,不知道会捅出什么蒌子呢。

    虽然庞大海今天来了个痛哭流涕,表示要痛改前非,但有一件事,却还是没有承认,大概还以为楚天齐不知道吧。楚天齐也不着急,更不想刺激这个反复无常的人,他倒要看看,庞大海还能装多久。他明白,只有庞大海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时候,大概才会交待那件事情吧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在一开始的时候,姚志成也耍了小聪明,但从后来的情况看,他要比庞大海明智的多。

    一开始,姚志成以为楚天齐不知道那件丢丑的事,也在百般打马虎眼。但当楚天齐提到雁云市城乡结合部的枫林镇时,姚志成已经意识到,楚天齐肯定是知道那件事了。于是,姚志成主动承认了那件事,虽然肯定会非常痛苦,但姚志成也算是得到了解脱。姚志成的这一做法,就比庞大海明智的多。

    如果是庞大海的话,一定得等对方说出具体的事情,并指出证明人的时候,才会承认,可能还只会承认一部分,或者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。

    姚志成更为明智的是,意识到了这件事是把柄,马上做出了正确的决断。姚志成肯定清楚,虽然楚天齐嘴上说不会拿这事说事,但他明白对方不会平白无故告诉自己这事的。于是,果断的讲了自己受王文祥摆布的原因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姚志成说出被王文祥摆布的原因,是在向自己透露一个明确的信息:不是我要和你作对,而是受到了王文祥的威胁。但姚志成肯定不会想到,他自己怕的要命的事,却被自己的一个先知信息给破解了,可想而知姚志成当时内心的震撼和喜悦。

    但楚天齐没有乘势紧逼,而是说了句“等老梁出来以后,再说不迟”。楚天齐相信,等到那时候,姚志成肯定就会投靠到自己这边了。他不禁为自己的欲擒故纵之计,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正想着,“叮呤呤”手机响了,楚天齐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,接通了:“雷队长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什么事,就是随便打个电话。”雷鹏的嗓门还是那么大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你是想打听那事吧?已经坐实了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是吧,你还不信。”雷鹏嚷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信,而是要对同志负责。你可要给他保密呀,他都吓死了。”楚天齐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。”雷鹏话题一转“你就说怎么感谢我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回答,手机里忽然传来低低的声音:“好像局长过来了,先不聊了。”紧接着,通话就断了。

    笑着摇摇头,楚天齐把手机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刚才楚天齐和雷鹏说的“那事”,就是指的姚志成这次丢丑的事。那还是省里一个公安分局在办案的时候,需要玉赤县刑警队配合,便在昨天把一些录相资料拿来给了雷鹏。雷鹏在看录相的时候,发现了姚志成被抓的视频,然后就告诉了楚天齐。楚天齐去到雷鹏那里一看,已经断定是姚志成无疑,但还是说的含含糊糊,因为毕竟是开发区的人,毕竟事情还没有结论。便答复雷鹏“问过再说”。现在当事人已经承认,楚天齐不能再装糊涂了,就向雷鹏说了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: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,直接到了桌子近前。小伙子身穿一身无肩章军装,“啪”的一打立正,敬了个军礼,口中说道:“首长好,厉剑前来报到。”礼毕,从挎包里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遇到有人给自己行军礼,楚天齐一时很不适应,只得站起身,接过那张纸,微笑着说:“厉剑,不必客气,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首长坐。”厉剑身体站的笔直,说道

    “这里是地方,不是军队,无需那么拘束。”说着,楚天齐坐下来,用手一指桌上烟盒,“厉剑,抽支烟吧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首长,不会。”厉剑声音洪亮,还是刚才那个站姿。

    看来,人的有些习惯一时难以改变,尤其是从军营出来的人,更是如此。楚天齐看了一下手中这张纸,是组织部开具的分配通知书。他想了一下,问道:“厉剑,你参军几年?年龄多大?是什么兵种?都得过什么荣誉?”

    厉剑马上回答:“报告首长,我参军七年,在陆军侦察连,今年二十五岁。荣获集体二等功一次,个人三等功一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暗叫了声“厉害”。他知道,现在是和平年代,一般很难立功,尤其二等功就更难了。他又问道:“你是在部队学的驾照吗?驾龄几年?都能驾驶什么车型?”

    “报告首长,我是入伍第二年学的驾照,驾龄六年,大卡车、大巴、中巴、轿车都可以。现在已经换成地方驾照,是A本。”厉剑的回答嘎巴响脆。

    又问了几个问题,厉剑都一一做了回答。楚天齐很满意,拿起电话拨了出去,电话一通,便说道:“来办公室一趟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,放到桌上:“厉剑,这是汽车钥匙,给你。办公室还有一把,保险等各种手续都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厉剑跨前一步,拿起钥匙,再次恢复到原位站姿。

    很快,门口响起敲门声。得到允许后,一个人走了进来,正是办公室主任姚志成。

    姚志成刚从楚天齐屋子出去时间不长,正在办公室想事,同时心里也在打鼓,担心着很多事情。刚才一接到主任电话,自然就想到了那件丑事,他不知道主任又要讲说什么,是带着忐忑的心情来的。现在看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,一个穿着退伍军装的年青后生,顿时心中大定,知道肯定不是那件事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用手一指厉剑,说道:“姚主任,这是新分配来的司机,名叫厉剑,专门负责开那辆“现代”,他归办公室统一管理。一会你帮着把手续履行一下,把食宿事宜安排好。我手里的汽车钥匙已经给了他,你只需把汽车上的那些手续让他熟悉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点了点头:“好的,我马上去办,厉剑走吧。”

    厉剑再次冲楚天齐行了个军礼,说了声“首长再见”,和姚志成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今天是和厉剑是第一次见面,但楚天齐对这个小伙子的信息,早有了解。春节前快放假的时候,楚天齐专门向徐敏霞汇报了人员情况,特意提到急需司机一名。本来开发区编制上就有司机名额,只是长时间空缺,及时补充也合情合理。于是徐敏霞就给武进忠打电话,让对方替楚天齐考虑合适人选。

    徐敏霞电话打的真及时,正好武进忠那里有待分配人员,就让楚天齐过去了。从武进忠提供的名单和个人简历中,楚天齐进行了筛选,最终选择了这个叫厉剑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厉剑资料显示,他和县里各级领导没有任何关系。这样的人做司机有好处,领导便于管理,省得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别人的耳目。而且厉剑还是退伍兵,身体素质过硬,肯定吃若耐劳没问题。更难得的是,厉剑一直是侦察兵,各方面反应应该很迅速,就冲他在部队能荣获二、三等功,也肯定很优秀。

    看着屋门方向,楚天齐自言自语:“暂时又了却了一桩事情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