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零三章 我就是这样的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坐在椅子上,楚天齐想着刚才到城关镇的事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楚天齐也没想到会遇见温斌。实际上在这两年里,他已很少想到这个人,尤其近期更是从没想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可以看的出,温斌脸上写满了沧桑。想是在那样的环境,再加上心情不畅,人肯定要老的快。从现在的面相看,温斌比两年前至少要老了五岁以上。

    在青牛峪时,虽然是温斌挑衅,但后来想起,楚天齐也觉得自己当初有些意气用事。温斌被发配边疆,并非拜自己所赐,但当看到对方那满脸的沧桑时,楚天齐顿觉多少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回头去看时,总会生出感慨:“何必呢”。但当再次面对时,依然会去较真,甚至斗个不可开交。这就是生活的无奈,也可能是人生的乐趣所在。

    正是有着一些感悟,因此在刚才对话时,即使听出温斌话中带有情绪,但楚天齐也没有接过话茬,而是选择了避开。

    温斌在回答“查阅档案”的问题时,把自己支到了年后,但对方给出的理由确实充分,自己没有不相信的道理。只是楚天齐有种预感,预感这事可能要有波折,同时联想到今后的合作也未必顺畅。

    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点上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门口,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“吱扭”一响,一个脑袋伸了进来,冲着楚天齐谄媚的笑了笑,整个身体才进了屋子,进来的人是庞大海。

    看到是庞大海,楚天齐收回目光,继续盯着桌上的资料。

    庞大海脚步很轻,慢慢走了过来,在离老板台还有一点儿距离的地方,收住了脚步。看到楚天齐没有抬头,庞大海也没有说话,就那样微哈着腰,垂首站立着。

    一分钟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庞大海就那样站着,始终面带微笑,似乎也没有着急和紧张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眼睛没离开纸面,但对方的神情,还是被楚天齐眼睛余光捕捉到了。见庞大海一副坦然自若的神情,楚天齐有些纳闷,纳闷此人的表现。楚天齐可是清楚记得,在会议室的时候,当自己质问对方时,对方当时连嘴唇都哆嗦的。虽然现在自己没有训斥对方,而只是晾了对方一会儿,但按照对方在会议室的表现,怎么也应该有些紧张才对呀。两次表现也太性格分裂了,到底哪次表现才是真实的,哪次才是装出来的?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,好像才发现对方似的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庞大海点头哈腰满脸笑容:“主任,我来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?”楚天齐说完这两个字,便不再答话,而是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说了两个字就戛然而止,庞大海又是谄媚一笑:“主任,在开发区刚一成立的时候,我就来了,到现在已经四年。期间我经历了好多领导,包括主任、副主任,但您是我见过的最有魄力也最有能力的领导。您刚到开发区一个月,就让大家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地,紧密的团结在您的周围,这都是由于你的人格魅力所致。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果然,楚天齐听到这些话后,脸上露出了笑容,只是这笑容里却是隐着冷笑。

    一看有了效果,庞大海继续说道:“以前没有接受过您的领导,但我对您的大名早有耳闻,对您的事迹也是如雷贯耳。您上班第一天就成功处理了上访,之后更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不用你说,我比你清楚。”楚天齐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你就直接说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主要是对您太崇拜了,才忍不住讲到您的事迹。”庞大海拍了一句马屁,才又说,“那天在会议室,我说话不当,希望主任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话不当?”楚天齐故意加重了那四个字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嗯,说话不当。不,不,是我说话太……太不得体,太过分。”庞大海急忙解释,“这主要是因为我少不更事,受了别人的蛊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面色一沉:“受蛊惑?你这是在推脱责任吧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就是受蛊惑、被蒙蔽了。主要是王主任,不,王文祥让我们这么做的。要不我怎么会做出那糊涂事呢?我对您可是……”庞大海说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冷笑:受蛊惑、被蒙蔽?他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有事说事,少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,这次蒙您不弃,我小庞感恩戴德,以后肯定唯您马首是瞻,您指到哪我就打到哪,绝无二心。”庞大海把手伸进衣服里,才拿出来时已多了一个信封,“主任,感谢您的关照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说着,他把信封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鼻子一“哼”,手一摆:“怎么,你想贿赂我?”

    “您说远了,就是让您买包烟。”庞大海不死心,又抛出了一句话,“徐县长经常和我妈提起您,我妈是徐县长的表姐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楚天齐显得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远房表姐。”庞大海又补充了一句,再次把信封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色一寒:“你要再这样的话,就别干副股长了,做个一般工作人员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,别这样。”庞大海依然不肯收回信封,“徐县长不知道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样?我告诉你,我就是这样的人?”楚天齐翻了脸,“收起来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主任太……太见外了。”庞大海红着脸,把信封重新揣回衣服口袋。不情愿的向门口走去,还边走边回头谄媚笑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语气一缓:“小庞,你刚才在这儿站着,一点都不紧张,心理素质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庞大海先是一楞,接着满脸笑模样的说:“多谢您的夸奖,我妈说您肯定会看表姨面子的,我不紧张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楚天齐懒的再说话,不烦恼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庞大海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方向,楚天齐轻声道:“小聪明,不可大用。”然后又补充道,“不过可以利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春节越来越近了,楚天齐异常忙碌。不但要接听各种祝贺、拜年电话,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。以前做副职时,好多事都不需要自己考虑,现在却不得不操心。

    当然楚天齐十分清楚,自己需要的是掌控大局,所以,对一些具体的事,他在给出指导意见后,就让这些副职们去办。比如,感谢合作单位的事,楚天齐在和班子成员商定后,继续参照去年的标准,让王文祥和姚志成操办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去送一、二百元面额的超市购物卡,但王文祥和姚志成都很高兴,都觉得这是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的机会。当然,有个别关系单位,因为工作对口的原因,是由冯志堂或方宇去送。

    大多数国人很重视这种“礼尚往来”的规矩,并不见得就是稀罕那点东西,更享受的是那种被尊重的感觉。如果该给对方尊重,而没有去做的话,那以后就别怪对方不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人那里,必须楚天齐自己去表示的“尊重”,比如郑义平、徐敏霞、刘院长、欧阳主任、俞海洋等等。给这些人当然就不能送小购物卡了,但也不能太俗,于是楚天齐就每人给带了一份老家山上产的口蘑。

    既然要表示尊重,冯副书记那里自然也不能少,但楚天齐没有自己去,而是让冯志堂去的。冯志堂还带回了冯副书记的话——“感谢楚主任,感谢同志们”。对于最应该上门去表示尊重的人——县委书记柯兴旺,楚天齐却没有去,他担心柯兴旺会以这个小事“翻脸”,会让自己下不来台。当然几位副职也不适合去,他们当中没有类似于冯志堂和冯志国的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和外单位有“礼尚往来”的情况,本单位也涉及这种事情。由于楚天齐忽然权利扩大、威信激增,又恰逢过节,好多本单位人员就以拜年为名上门送礼。常常刚起床打开办公室屋门,就马上有人冒出来,有时都准备休息了,又会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来人往往会用黑色塑料袋装上两条烟,或是递上一张购物卡,当然也有要奉上小信封的。楚天齐明白大家的心思,但自己坚决不能收,那怕只是一、两条香烟,那怕只是一点“小意思”。

    面对主任的拒绝,有人误解了意思,想要表示更大的敬意。有人以为主任是在谦让,就继续想说服对方。还有人表示“我就是一个人来的”,潜台词就是“你放心,不会被人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时场面略有尴尬,但楚天齐又不能拿出一副“圣人”嘴脸,对人家进行一顿“三观”教育,更不能上纲上线,只能耐心的解释“你的心意我领了”。有的人不死心,总在说着各种理由,楚天齐只得假装生气,甩出一句“把东西拿回去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所有来表示“尊重”的人,都没能让楚天齐收下“小意思”,但绝大多数人心里都踏实下来,知道主任把自己心意领了,知道主任就是“这样的人”。当然,也有人不以为然,猜测姓楚的是“假正经”或是“胃口更大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