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零七章 未雨绸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舒心的日子往往过的更快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正月初六,明天就该上班了。

    姐姐一家在初四那天就回自己家去了。

    弟弟今天说是有急事,也出了门。楚天齐看的出,八成弟弟是去找那个临县的女技术员了。

    晚饭是在柳大年家吃的,吃完回来后,和父母闲聊了一会儿,楚天齐就和父亲去西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平时话不太多的父亲,这些天能说了好多。不知是心情大好,还是想说的太多,总是在躺下以后,还要说上好些话,叮嘱一些事情。今天也不例外,爷俩一躺下,刚关掉电灯,父亲就开始嘱咐起来。

    楚玉良告诫儿子,要听党的话,多为人民做好事,做有益于党和国家的事。千万不能贪赃枉法,就是连单位的一点小便宜也不能占,还引用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”,告诫儿子要防微杜渐。

    这几天,这类话父亲说过好多,只不过平时说的比较含蓄。今天只剩爷俩了,楚玉良说的更直接,楚天齐答复的也很很肯定,爷俩又进行了一期系统的“反贪腐”交流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不早,但父亲谈兴很浓,而楚天齐却有些迷糊了。这几日每天两顿大酒,整天都是晕晕乎乎的,楚天齐严重缺觉。今晚是喝的最少的一次,当然不是柳大年要照顾楚主任,而是柳大年也是天天喝酒,战斗力也大大减弱了。

    忽然,父亲的声音传来:“天齐,那条长命锁怎么不见了?是丢了,还是谁拿去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此时正迷迷糊糊,听到父亲的问话,才答道:“没丢,在办公室柜子里,没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千万别丢了,实在不行就戴在身上。”楚玉良叮嘱着。

    “哦,戴上?哪有这么大人还戴个长命锁的?”楚天齐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随便说说,没丢就好。”楚玉良说完,把头扭过去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虽然父亲说是“随便说说”,楚天齐却强烈预感到,恐怕不是“随便”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,早早起床,吃过一点热的旧饭菜,在父母殷殷叮嘱下,楚天齐踏上了开往县城的班车。刚刚过完春节,车上的人不多,但十里八村的,大家基本都认识,见面也都会说上一句“过年好”什么的。有的人不知道楚天齐新职务,所以人们打招呼时,也是“楚乡长”、“楚科长”、“楚主任”什么称呼都有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后,到了县城车站,楚天齐直接打车到了开发区。他发现,开发区上班人不多,但也就睁一眼闭一眼,装作没看见,进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虽说要求是正月初七正式上班,但往往人们要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进入工作状态。从初七开始的这一周,一般是白天在单位聊天、神侃,中午和晚上都是互相请客吃喝。尤其好多人更是趁着领导不在单位,白天也是点一卯就走,这还是指的县城里的单位。要是在乡镇的话,从初七到十七直接就不上班,只不过值班的要多上两三个人,正好可以凑足一桌打麻将。

    一进到办公室,楚天齐就发现窗明几净,暖壶里的水也挺烫,看来有人今天专门来过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刚在椅子上坐定,响起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楚天齐说完,抬头看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姚志成走了进来。几天不见,姚志成显得年轻了一些,可能是放假休息,心情放松的原因。

    姚志成边走边说:“主任,过年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姚,过年好。”楚天齐挥挥手,并把一支烟扔了过去,“来,抽支好烟,这还是年前在领导那打的秋风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接住香烟,拿在手中看了看:“哎呀,这是县领导的招待烟,可得尝尝。”说着,打着打火机,先给楚天齐点上,又给自己也点着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那里,聊了几句闲话,都是家长里短的事。通过聊天,楚天齐也知道了,今天屋子卫生和热水都是姚志成做的。

    姚志成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支香烟点上,吸了一口说道:“主任,今天有时间吗?我安排一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今天?还真不巧,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已经提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改天,看你时间。”姚志成再次邀请。

    “改天?这几天在家里就喝残了。到时候看情况吧。”楚天齐再次婉拒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那就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说。”姚志成看上去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春节刚过,又是刚见面,也不适合谈工作,两人谈了几句,便没有更多可聊的,一时有些冷场。姚志成适时提出告辞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叫住了姚志成:“老姚,这一个来月做了好多工作,辛苦了。来,把这盒烟拿上,享受一下处级待遇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紧绷的脸上,马上出现了笑容:“嘿嘿,好,好,刚才我就想拿,只是没好意思。”说着,快步走回去,从桌上拿起了那盒未拆封的香烟。

    “老姚,吃饭喝酒暂时就不用惦记我了。我刚上任时间不长,还是尽量不参加宴请为好。你说呢?”楚天齐笑容满面,“要是别人问起的话,你就说我这一段应酬满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说的很明白,就是明确拒绝了邀请,但同时又对自己说了实话,是对自己高看了一眼。姚志成自然明白,忙不迭的说:“主任,我明白。”说完,向外走走,刚到门口,他又扭回头说道,“主任,好像任股长病假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点点头:“谢谢老姚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放假期间,姚志成每天都给楚天齐打一个电话,汇报单位情况。其实也没什么具体内容,就是告诉主任单位一切正常,让主任安心休假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这是对方在表明一种态度,同时也是变相告诉自己,我姚志成每天都去单位。

    今天姚志成能给自己提前打扫卫生,烧开热水,和自己上任当天的情形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自己上任那天,姚志成也来露了面,但连床*上用品都是旧的,都没有换。虽然有王文祥在上面压着他,但也说明他对自己没有应有的尊敬,否则怎么也不应该连表面文章都不做。

    今天,楚天齐还发现了姚志成一个明显变化,直呼自己“主任”,虽然仅仅没有带上姓氏,但玄机却很大。从自己来的那天开始,姚志成一直就称呼自己“楚主任”,和“王主任”、“高主任”等称呼没有任何区别。今天称呼的变化,说明对方已经认可自己这个一把手,最起码是承认了自己“正主任”的身份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明白,姚志成这么称呼自己,可能是准备摆正和自己的关系,也可能是迫于形势的权宜之策。但不管怎么说,最起码对方应该是意识到了称呼自己“楚主任”的不妥。

    看来姚志成这人也确实聪明,自己对他释放善意,他就能马上提醒自己“任股长病假”的事。当然,也说明对方在随时和自己做着交易,不甘心一下子彻底“投诚”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来,姚志成的提醒也很及时。春节前,任芳芳提出休病假,想要撂挑子,以退为进拿自己一把,同时躲避审计。自己正好将计就计,顺势安排上徐副县长的人,也相当于暂时把财务权从王文祥一方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,楚天齐也只想了那样可以便于审计,便于以此让王文祥暂时低头,从而同意自己做分工调整,并对韩文、庞大海进行处理,倒没有想更长远的。当然,他在同意任芳芳休假时,也没想到郝玉芳能拿下活来。

    可转眼已经休假结束,任芳芳也有了正常上岗理由。但现在无论如何,不能让任芳芳再当财务股长,不能再让王文祥实际控制财务大权。在放假期间,楚天齐也想过这个问题,但当时也没有细想,总觉的上班以后再想不迟,但现在看来已经迫在眉睫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自己想过的几个办法,在脑子里细细过了起来。这次可要想完善,不能再有大的纰漏了。

    放假这几天,楚天齐也想了一些开发区的事,尤其回顾了那次员工大会反击战。年前那次反击战是自己一手策划的,最终也取得了胜利,胜利成果还不小。但细细想起来,漏洞很大,甚至还很致命,在想到那些致命漏洞时,楚天齐还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那次反击战计划中,最致命的就是对徐敏霞的依赖。如果当时徐敏霞再晚来一会儿,如果徐敏霞临时变卦,那自己想“借东风”就落空了,辛辛苦苦策划的方案就要流*产,自己的反击也就失败了。如果真那样的话,要想再找到机会就更难了,尤其时间更是好端端被浪费了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虽然徐敏霞在审计局耽搁了一些时间,不过终究还是来的不晚,自己成了幸运一方。但自己不可能总是这么幸运,以后必须要计划周全,必须要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在纸上写了写、划了划,经过反复推演,经过多次论证,楚天齐笑了,拿起固定电话,拨了出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