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一十八章 钱被财政局卡了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虽然被领导抢白,让自己“要淡定”,但郝玉芳心中却在想:早上刚上班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谁,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,还不是因为钱没到帐给急的。哼,现在倒谈所谓的淡定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知道对方在心里腹诽自己,见她一个劲儿的发楞,便笑着道:“怎么,高兴的昏头了?发放环节可要想仔细了,千万不能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郝玉芳“嘿嘿”一笑:“主任,肯定没问题。财务股已经利用这段时间,把每家每户的欠款金额计算准确,并已经和各欠款户进行核实,得到了他们的签字确认。根据确认后的数据,我们造出了表格,并把这次应支付金额计算出来,一同做在表格上。而且,把另一份同样内容的表格裁剪成小纸条,纸条上有姓名、本次支付金额等,这些纸条已提前分别放入空信封。

    在拨款到帐后,我们会和银行提前预约取现金额。取到现金后,财务股人员会在财务办公室里反锁屋门,按照表格上的数字,把相应金额放入插有纸条的信封内。放置完毕后,进行重新查验,并核对准确无误后,就可以发放。发放时,需要在大一点的房间进行,比如会议室。我们财务股人员会按照分工,提前在房间里等候。

    让领款人按我们安排好的秩序,在外面等候,依次按三人一组进入房间,领取补偿款。在支付时,让对方在表格上签字确认后,把对方信封袋里的钱款支付给对方。领款完毕人员,要立刻退出房间。只是这些工作需要主任帮着安排人手,做辅助工作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说的这些,楚天齐很满意,但还是矜持的表示:“嗯,还行吧。支付征地补偿款本身就是支付当日最重要的事,单位肯定会派人辅助你们。只是你还要把细节再好好想一想,尤其是对这些辅助人员的工作安排,包括衔接,你也要统筹考虑进去。”

    郝玉芳用手指着她自己鼻子:“我呀?我能指挥动他们吗?肯定得由主任您亲自坐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会到场,不过这些程序都要由你去做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半开玩笑道,“你就是发放钱款总指挥,当日大家都归你指挥,也包括我。”

    看主任心情不错,郝玉芳“咯咯”一笑:“好咧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主任,要没其它事,我就回财务股了,再把一些细节好好拢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去吧,记得随时关注到帐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完,郝玉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门关上了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长嘘了一口气,觉得心里有底了不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点多的时候,庞大海来了,进门就点头哈腰问好,并向楚天齐汇报一些“情报”。

    对于庞大海这个人,楚天齐从心里不喜欢。但现在心情不错,楚天齐也就没给他脸色,而是听他絮叨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有要求对方充当“密探”,就庞大海这种性格的人,他也信不过。只不过是在上周五的时候,楚天齐说过一句“关键是看你怎么做”。其实楚天齐在说这句话时,也就是一种警示,是为了给对方增加一些压力而已,并没指望对方能给自己干点什么。但从庞大海现在说的这些来看,这小子显然是以为主任让自己做“克格勃”呢。

    庞大海汇报的这些,都是某某人曾经说过主任什么坏话,某某人曾经是王文祥的人。也包括王文祥曾做过什么安排,如何针对主任出招等等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楚天齐对庞大海说的这些内容不感兴趣,也不是说楚天齐有多么高尚,也不是就不想了解这方面的事情。其实每个领导都需要一两个能向自己反馈信息的下属,只是必须是值得信任的人。对于庞大海这个人,楚天齐信不过,他知道庞大海说的这些内容肯定都是有选择的断章取义,是片面的。另外,他对于一些人的表现也能够理解,为了在单位混,为了自身发展,依附于一个相对强大的领导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自己不能苛求这些人以前做了什么,只能尽量争取让人们以后围绕着自己。而要让人们心甘情愿以自己为中心,除了必要的手段外,还是要靠实打实的做为、实打实的能力赢得大家的信任。要让大家在仕途上获得发展,看到美好前景,从而以此来征服大家。而要做到这些,前提是开发区必须要保留并升格,自己必须策划并导演好这部正剧。如果靠庞大海这样的人告密,靠整人来巩固地位和权威,那只能是一个庸官,只能是一个玩弄阴谋的滑吏。楚天齐瞧不起这种人,更不屑于做这样的官吏。

    刚由于小聪明被揭穿、被自己批评,但庞大海仍自以为是,还是想以这样的做法换取自己的信任和好感。说明对方爱耍小聪明的性格,已经根深蒂固,是不会在短期内有改变了。楚天齐不禁对这个人,也包括对这个人的做法都嗤之以鼻。只不过做为单位行政一把手,不便于表现的过于感性而已,否则,他早就把这小子轰出去了。

    听庞大海说个没完,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回去以后,要多学习,努力提高你自己各方面素质,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潜台词很明白:做好本职工作,别一天总是告密,总是汇报别人的不是。

    不知是没听明白主任的话,还是故意要装傻充愣,庞大海讪讪的点头道:“是,是,我一定谨记教诲,单位有什么风吹草动,我都第一时间汇报给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实在懒的跟这小子废话,直接挥了挥手,低头看起了桌子上的文件。

    庞大海点头哈腰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上午楚天齐问了好几次,郝玉芳的答复都是“没有钱到帐”。直到下午四点了,依然还是这样的回答。而且,郝玉芳来到主任办公室,提出了自己的担忧:“会不会钱没有拨下来,还是卡在哪个环节了?”

    多半天过去了,楚天齐其实也有这个担忧,心中很是焦急,只是在下属面前还要尽量装的坦然罢了。听了郝玉芳的话,他首先想到了给郑县长或是徐副县长打电话,询问此事。但似乎又不妥,很可能让领导误会,引起领导的反感。那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想来想去,楚天齐决定给皱英涛打手机,核实一下资金拨付与否。可是打了两遍,都没人接听,楚天齐只得挂掉了。

    “主任,怎么办?”郝玉芳再次催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,而是问:“一般情况下,资金拨付到位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郝玉芳想了一下,说:“这可不一定,有可能两、三天,有可能一周,还有可能时间更长,当然也有可能一、两个小时就行。这主要是看程序走的顺不顺,如果不顺的话,一处签字可能就要卡上好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给咱们所拨付的这笔资金,如果是县长都亲自签字了,还需要那么多签字程序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郝玉芳回答:“当然,即使县长签字,只代表同意拨付,并不能省略拨款程序。一般情况下,光是财政局内部就会有好几步签字手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再问话,他略有一些不好意思,为自己对这些程序的无知不好意思。这主要是自己没有一把手的经历,没有掌过单位财政大权的缘故。转而一想又释然了,不清楚流程也没什么,自己做为一把手,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,只要能要来钱就行。可现在这答应好的钱还没到位,就是需要自己考虑和处理的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急忙接通了电话:“皱主任,我有事要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,皱英涛打断了楚天齐:“长话短说,我在开会,这是利用中场休息给你回电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就想问一下,这次的征地补偿款拨付,县长签字了吗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皱英涛有些惊讶:“签了呀,县长签批的时候,徐副县长在县长办公室,我也在旁边,还是我让秘书科的人把签批件送出去的。我当时想打电话告诉你,可马上就和县长出来了,也就没打。另外,徐副县长说会通知你,我想你们很快就会收到钱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又问道,“钱没到帐?那赶快问问卡在哪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了一声“好”,又问:“该到哪查呢?”

    “到……行了,这样吧。我马上还要开会,就让秘书科人帮你查一下,一会有人会给你打电话。就这样,我先挂了。”皱英涛说到这里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坐到座位上。他心里踏实了一些,但仍然很是焦急,这时间可不等人呀。

    郝玉芳默默的坐到沙发上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楚天齐两眼盯着桌上的手机和固定电话,等着铃声响起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很静,静的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一分钟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终于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辨认了一下,是手机在响。他抓起手机,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,是一个固定电话号码。他赶忙按下接听键,说了声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:“请问,你是开发区楚主任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是,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女声再次传来:“我是政府办小杨,邹主任让我核实拨款的事,现在已经核实清楚。今天上午九点多,县长的签批件已经到了财政局。只是到现在,财政局那里的内部手续好像还没开始走。”

    “财政局?钱被财政局卡了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清楚。再见。”女声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此时,手机里传来“咔嗒”一声响动,显然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楚天齐只好收起了手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