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零九章 重大发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看都没看,往椅背上一靠,双手抱于胸前,冷声道:“怎么?你也是大病,也需要到大医院复查,也需要手术、化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主任,你怎么知道?”任芳芳说着,看了看王文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你们财务股都开始批发这东西了,我能不知道?说,你俩谁抄谁的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巴掌拍到了桌上,“轮到干活了,都推三阻四的,我就奇了怪了,要得病都得病,还都是大病,有那么巧吗?还是财务股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王文祥走到桌前,拿起任芳芳和郝玉芳的假条看了起来,看完后,说道:“小郝,干工作怎么能这样呢?即使工作有困难,也不能装病呀,这可不好。快回去吧,好好工作,不要使性子,怎么还到主任办公室闹腾了,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副主任,你偏心,凭什么就说我是装的,你怎么不说任股长呢?”郝玉芳又冲王文祥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文祥气的真想给这个小老太太一巴掌,但还是忍气吞声的说,“小郝,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任芳芳也在旁边嚷了起来:“郝玉芳,你请你的假,牵扯我*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领导就是偏心,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人。”郝玉芳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任芳芳竟然也见样学样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要哭去别处哭去,就冲你们这个样,谁都别想请假。”楚天齐一瞪眼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来了个“二重哭”。

    “主任,要不这样,我来做做他们的工作。”王文祥当起了老好人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行吗?”楚天齐一翻眼皮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,我试试。”说着,王文祥一手推着一个女人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三人走了出去,楚天齐点着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王文祥带着任芳芳和郝玉芳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文祥陪着笑脸,走上前来:“主任,说通了”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椅子上,气鼓鼓的一言不发,就那样看着王文祥。

    “真说通了,小郝不再请假。”王文祥赶忙又说。

    “哦,不请假了?那是说没病了?”楚天齐语气满是讥诮。

    郝玉芳把脸扭到一边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是小郝同意坚持工作,坚持。”王文祥忙做着说明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哎,不是我不让你们看病,如果真有病的话,我肯定不能阻拦,可你们这病也来的太巧了。”他的话里话外还是透着不相信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楚天齐的话太伤人,郝玉芳拿起自己的请假条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下子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主任,您别生气,小孩子不懂事。”王文祥说着,把另一张假条推到楚天齐近前,“主任,给小任签了吧,让她早点去复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王文祥:“王副主任,这一年也太长了吧,要不先请个二、三十天的?”

    “主任,一个月以上假期就需要到组织部备案,不如就按这个长的日期签了,也省得总去备案。我已经签字了,组织部备案的事我尽快去办。”王文祥满脸含笑,“如果小任没什么问题的话,她也可以提前归队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,拿过签字笔,在请假条上写了“同意”二字,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年月日。

    任芳芳拿过假条,看了看,立刻笑颜如花:“谢谢主任!”说完,踩着小皮鞋出去了,好像还故意扭动了几下腰肢。

    王文祥又上前一步:“主任,你看小郝马上就要主抓相当长时间财务工作,是不是可以让她暂代股长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一皱:“王副主任,什么意思,这难道是你答应她的条件?你可是老同志,老党员了?应该知道什么事都得讲程序、讲规矩吧?乱弹琴。”说完,眼睛盯在电脑屏幕上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被晾在一边,王文祥尴尬的说了句“主任,我知道了。”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办公室里一下子消停下来,楚天齐抬起头,靠在椅背上,伸了一个大懒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部分单位都没有正式上班,不用出去办事,而且还拒绝了下属请客,楚天齐这几天倒是相对清静。他利用难得的清闲,仔细梳理了自己的一些想法,也做了不少文案工作。

    要说这几天对他有些干扰的还真有一个人,就是庞大海。庞大海总以被“主任给了机会”为借口,找楚天齐套近乎,几乎每天都要来一回。有的时候是没话找话,向楚天齐炫耀自己母亲和徐敏霞的关系,有时是过来给楚天齐打扫卫生。这两天又变了花样,弄了一个《学习主任讲话精神心得》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对方就是为了套近乎,以期获得既得利益,但碍于徐敏霞面子,并没有让其下不来台。而且对方做的这些事,也不适合批评,只能是提醒,有些事情还得适当表扬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打发走庞大海,楚天齐让对方回去,对所谓的《心得》进行修改,尤其“学习主任讲话精神”几个字太乍眼,不适合。

    庞大海倒是挺会融汇贯通,又把《学习主任讲话精神心得》,改成了《我的反思》,还让主任对其进行指导。

    也不能太泼凉水,楚天齐也象征性的提了几条建议,让庞大海回去修改了。他不禁感叹:要是把这种劲头用到工作中,何愁出不了成绩呢?楚天齐也善意的对庞大海进行过提醒,不知道对方是真不懂,还是故意装傻,反正连着好几天每天都来一到两次,而且时间还基本固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已经是正月十五,再有两天,就是真正意义的正式上班了。庞大海把第三稿《我的反思》又仔细检查了一遍,尤其是对重点中的重点更是看的仔细,这个重中之重就是学习主任讲话后的思想转变。第三稿突出部分,就是他在这段话中,特别甄选了一些词汇和语句,用以突出主任站位高瞻远瞩、思想高屋建瓴、水平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庞大海非常清楚,有些事情经不起推敲,在没有完全*露底之前,让主任接纳自己,视自己为他的人就显得尤为关键。所以,从过年一上班开始,庞大海就基本每天去一次主任办公室。他自认为是按“帮忙不添乱”的原则做的,去给主任搞办公室卫生,去向主任汇报思想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这一周,庞大海也看出来了,主任有搪塞自己的意思,但每次对自己倒还是没有冷淡。他认为,主任既是看徐副县长面子,也是对自己不怎么反感了。自己一开始跟着王文祥跑,甚至跳出来攻击主任,主任肯定看自己不上眼。现在能对自己不反感,这就是好苗头、好现象,自己的目的就算初步达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让主任进一步接纳自己,目前较好的办法就是歌颂主任的丰功伟绩。所以,庞大海特意润色了那段重要的话。对于里边的一些用词,连庞大海都觉得有些肉麻,有些过了。但他更相信“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”,所以他对自己的做法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庞大海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,看了看时间,拿起《我的反思》,向主任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主任办公室门口,庞大海停住脚步,稳了稳心神,抬手敲响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“笃笃”,两遍敲过之后,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回音。庞大海耳朵贴到木门上听了听,里面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咳,咳……”,两声咳嗽传来。

    庞大海急忙回头看去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这个身影他曾经追随了很长时间,可此时他却不愿意面对对方,更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在主任门口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庞大海收腹提臀,背脊紧紧贴靠在房门上。就在他探出头,准备再看一看那个人走没走的时候,“咯吱”一声在身后响起。他急忙回头去看,却发现办公室门开了,肯定是自己刚才探头看那人时,身子向后撅着的时候碰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此时,庞大海已经没心思去看那人在不在了。他要想一想,一会儿主任责怪自己不礼貌时,自己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抬头向屋里看去,哪有主任?但办公室门已开,庞大海只得走了进去,一边走一边轻声喊着:“主任,您在吗?我是小庞。主任,在吗?”

    停下脚步听了听,还是没人应声。庞大海不禁纳闷:主任去哪了?也没见他下楼,往天的这个时候,他可是在办公室呀。

    一边猜疑,庞大海却又一边继续向前走去,没几步,人已经到了老板台旁。

    看来,只能把《我的反思》先放桌上,等主任回来再看了。刚要放下,他转念一想,又停下了手中动作。他心想:那么多精彩的词句,不能当着主任面亲自去说,不能让主任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崇拜,那样也太遗憾了。

    可又一想:万一主任这两天很忙,或是一直出去,那岂不是不能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的心得了,等到一正式上班的话,自己恐怕就更没机会了。这样想着,他把《我的反思》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忽然,庞大海看到,在《我的反思》旁边放着几张打印纸。等他看清楚上面的标题时,不楚楞住了,继而大喜:重大发现呀!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