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零八章 我要休长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八点多,王文祥来到主任办公室门口。敲门得到允许后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王文祥进门一抱拳:“主任,过年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右手抓着话筒,左手指着沙发,向王文祥示意了一下。然后继续对着话筒,低声说道:“是,是……一定配合,一定……不,不会的……好的……好,何局再见。”说完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主任,挺忙的呀。”王文祥笑着道,“这刚一上班,就忙成这样,是省领导,还是市领导?”

    “省领导?哈哈……你有省领导来电话吗?”楚天齐也笑着道,“我同学……雷鹏。”他的笑容略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神情变化,自然没有逃过王文祥眼睛,同时两个词也在王文祥脑海回响:“何局”、“雷鹏”。这哪跟哪呀?看他变毛变色的样,分明是在撒谎。他为什么要撒谎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个人急火火走了进来,径直奔老板台而去:“主任,我可不想管了,审计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,咳,郝副股长,着急忙慌的干什么?”楚天齐重重咳了两声,“我先看过再说。”说着,看似无意的向王文祥那里一瞟。

    郝玉芳可没管楚天齐向她挤咕眼,继续说起来:“还是那些票,审计局何局非要从头查,我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重重咳了两声,皱着眉头,伸出右手:“咳,咳,先把东西给我,我看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何……”说到这里,郝玉芳戛然而止。眼睛看着沙发上的王文祥,结结巴巴的说,“王……您,您也在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啦?”王文祥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没,没怎么。”郝玉芳说着,把头转向了楚天齐,“主任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把东西给我。”楚天齐眉头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郝玉芳低头快步走到老板台前,把手里两张纸放到桌上,手里还留着一张折叠纸,向门口走去,临到门口时看了王文祥一眼,才迅速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指着门口,冲王文祥笑了笑:“这,这女孩,毛燥。对了,咱们说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让她这么一打扰,我也忘了。”王文祥看似无意的站了起来,向老板台走去,“主任,看看哪天有时间,我请你,咱们好好喝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说完,楚天齐摇了摇头,“哎呀,不过好像近几天都没时间,我看看啊。”说着,楚天齐顺手把两张纸放到了抽屉里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吗?”见对方这么谨慎,王文祥又问到了刚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像近五、六天都排满了,再说吧。”说着,楚天齐打开了电脑,“还有好多工作得做,实在是耽搁不起呀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王文祥听出对方有下“逐客令”的意思,再联想到刚才对方那不自然的表情,便说道:“主任,那你忙,我改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打扰。就是……就是烂事太多,我不送你了。”楚天齐说着欠了欠身。

    “主任,告辞了。”说着,王文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门口,王文祥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屋门,缓步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三楼台阶处,王文祥听到楼下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,接着又停了下来。他狐疑的向下面看去,正看到一个人的头顶,这个人在来回张望着,他赶忙收回了探出去的头。

    “咯噔咯噔”,皮鞋声再次响起,节奏比较缓慢。听得出,皮鞋的主人应该是在故意控制着皮鞋发出的响动。

    刚才王文祥看到对方的衣服,已经猜到是谁,又见对方鬼鬼祟祟的样子,他不禁更加狐疑,决心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皮鞋声又停止了,在过了大约十来秒后,才又响起“咯噔”、“咯噔”的声音。听得出,皮鞋声向二楼西边去了。

    王文祥蹑手蹑脚的重新下楼,来到二楼拐角处,小心的探头望去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刚刚到了最西边房间门口,在屋门上敲了两下,然后向身后看了看,快速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王文祥暗自庆幸自己躲的及时,要不就被对方发现了,等他再次看去的时候,人影已经不现了,只听到屋门关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嗯,什么情况?难道他们……不是,肯定不是。她的姿色没法跟省里下来的小娘们比,至于地位能力更差的远了,那小子不可能对她下手,最起码没这么快。那么,难道……不会吧。

    尽管王文祥进行了否定,但他猜测,那个小老太太二次进去,八成是说审计的事。而且刚才看那小子和小老太太变毛变色的样子,八成是要避开自己。莫非是涉及到自己了?还是,不会是那小娘们以前的手续出问题了吧?

    本想要到门口去偷听,马上又打消了念头。如果屋里低声说的话,外面肯定听不到,也容易被单位同事看到。万一要是屋里出来人,自己又躲不开的话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王文祥还是回到了自己办公室。越想越不踏实,他拿出手机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传出一个很低的声音:“王主任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王文祥声音很急。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支支吾吾:“我,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现在在哪,十五分钟内必须回到办公室,给我监视那个小老太太,我怀疑……”王文祥后面的声音足够低,只有他和手机对方的人才能够听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王文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,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声音:“老王,我们单位老何上班了,往年怎么也得过了十五才来,反常啊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刚要接茬,手机里已传来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他*妈的,难道……越想越烦乱,王文祥再次拨出了一个号码:“我问你个事,雷鹏上了吗?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挺大:“上了。你找他?现在肯定不行。又发生案子了,他们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会,手机都关机。局长也在,我可不敢叫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找他。”王文祥急忙否定,就在准备挂断前,又说道,“对了,你千万别跟他说,我找过他,千万别说。”不容对方答话,王文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几个电话打出去,王文祥意识到,刚才楚天齐在撒谎,他心中更加烦乱,低声骂道:“小兔崽子,难道你非要盯住老子不放?别把老子惹急了。”骂到这里,他语气一软,“哎,谁叫咱有把柄呢?”

    坐着烦乱,就站起来走,还不时看着时间。

    五分钟,十分钟,三十分钟,五十分钟。

    终于,在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,手机又响了。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王文祥迅速按下了接听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很低:“王主任,她刚回来,回来就哭,还把一个纸团扔进了纸篓。我趁她趴在桌上的工夫,把纸团捡起来,偷偷看了。那是一张辞职报告,她要辞去副股长,没有主任的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辞职?写原因了吗?”王文祥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似如蚊蝇:“就写着‘压力大,要辞职,或是调部门’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王文祥边说边点头,接着又追问,“你不会是刚回去,才看到她的吧?”

    对方急忙辩解:“不是,不是,我早就回去了,当时还锁着门,是我开的锁,她就是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不耐烦的说了声“好了”,挂断了手机。他靠在椅背上很久,然后轻轻吐出了几个字:“三十六计走为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稍微休息了一下,楚天齐就起床坐到了椅子上,想着一些事情。他一会“嘿嘿”直乐,一会又摇头叹息,不知犯了什么神经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眼睛盯着屏幕,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“咯噔咯噔”的皮鞋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来了,上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”楚天齐头也不抬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一个怯怯的女声响起:“主任,是我,我是小任。”

    “小……任股长呀,快,快坐。”楚天齐猛的抬起头,热情的说,“怎么,没什么事吧?哎呀,你回来太好了,回来的正及时,要不我是两头受气,不,三头受气。”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这么热情,任芳芳有些受宠若惊:“主任,怎么了?说的那么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我这刚上班,就有人添乱……不过你回来就好了。”楚天齐讲到这里,恨恨的说,“什么也指不上,烂泥扶不上墙。”接着马上补充道,“任股长,我不是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又起,还没等楚天齐说话,一个人已经推门闯了进来,是郝玉芳。郝玉芳揉着眼睛哭诉道:“主任,你就得给我批。”说着,把一张纸扔到楚天齐面前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又来了,上午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?”楚天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郝玉芳继续哭天抹泪:“凭什么呀,人家能休病假,我就不能?”

    “放肆,有没有纪律性,想休就休?反了天了。”楚天齐怒斥。

    屋门再次被推开,王文祥快步走了进来:“主任,别生气,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别生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主任,我在楼道里就听到你声音了,怕把你气着。”说着,王文祥把头转向任芳芳,“小任,好啦?你不是需要上*市复查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主任,我要休长假。”说着,任芳芳从包中拿出几张纸放到桌上,“这是我的请假报告,还有医院诊断证明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