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等的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常务副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徐敏霞坐在自己“宝座”上,楚天齐在沙发就座。

    今天,楚天齐是专门来找徐副县长的,他已经来了半个多小时,该汇报的工作都已汇报完毕。徐敏霞也对一些汇报、请示给出指示,两人还就有些问题交换看法,进行了交流。

    楚天齐抱拳拱手:“徐县长,征地补偿款的事,就拜托您老了,请您一定要帮着提前把钱拨下去。”

    徐敏霞“咯咯”一笑:“小楚,我有那么老吗?”

    “徐县长,我可不敢说您老了,这是对您的尊称,您在我心中那是德高望重。”楚天齐可怜巴巴的说,“现在就这补偿款的事,把我愁坏了,连睡梦里都是这件事,您看我这脸色多憔悴,都是被这事闹的。就请您大发慈悲,救救我这小民吧。”说着,他还煞有介事的站起身,又是作揖,又是鞠躬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别耍活宝,我可受不起。”徐县长连连摆手,“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,尽全力去争取。这笔款项是历史欠帐,又是欠被征地农民的,县里理应解决。我自信这个常务副县长名头,应该还是有点面子的,只不过任何事情都可能有特殊情况。所以,你要对这件事充满信心,但也要做好最坏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县长大人,你这么一说,我这心里更是没底了。”楚天齐故意疲软的坐在沙发上,“要真是那样的话,可上那弄钱去,老百姓还不得把我吃了?关键是吃了我也不解决问题呀。”

    “越说还越来劲了,你鬼点子那么多,能没办法?”徐敏霞语含调侃之意,然后话题一转,“别贫了,我还有事。拨款的事呢,我会做为头等大事去抓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对方已经说到这份上,够意思了,楚天齐便说了句“好吧”,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等等。”徐敏霞忽然想起一件事,便叫住了楚天齐,“我和你说一件事,是关于你们单位那个庞大海的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告别常务副县长后,回到自己办公室。刚坐到椅子上,就响起了敲门声。楚天齐答了一声“进来”,一个人推门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是庞大海,楚天齐眉头皱了一下,随即又舒展了,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从踏进主任办公室开始,庞大海就一直偷眼观察着主任的表情。见对方一皱眉,他的心头就为之一沉,后见对方带着笑模样,他的心里就轻松了一些,但仍然还不踏实。

    庞大海略微弓着身体,不时的点头哈腰,向楚天齐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一直满面含笑,看着这个走向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见主任总是面带笑容盯着自己,庞大海刚刚轻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,不禁心里有些发毛。他知道,主任可从来没有这么看着自己,只要不给脸色看就烧高香了,今天主任到底是怎么了,还是我怎么啦?

    难道是那事露了?还是另外那件事呢?心里一紧张,庞大海根本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,头都大了。他慌乱中说道:“主任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楚天齐楞了。我找他?什么时候找的?我怎么记不得。不禁疑惑的问:“我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”庞大海支支吾吾,脸色通红,“对,你没找我,是我找你。找你什么事呢?”他自言自语起来,就像魔怔了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狼狈样,楚天齐顿觉忍俊不禁,笑着道:“小庞,你可有时间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有时间了。”庞大海结结巴巴,“我主要是……对了,我主要是集中精力修改了《我的反思》,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,所以我这次修改的时间就长一些。”说着,他把手中几张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,而是对着庞大海点点头:“小庞,坐那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主任会示意自己坐到对面椅子上,庞大海既受宠若惊,又忐忑不已。在楚天齐的注视下,笨拙的坐上了椅子一角。

    “小庞,这次修改的满意啦?”楚天齐和颜悦色的说,“有什么亮点吗?”

    主任可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问话,以前从来都是直接就挑毛病,或是干脆就说“不行”,让自己回去修改。今天到底是怎么啦?太阳从西边出来啦?尽管狐疑,庞大海还是有些兴奋,毕竟这是主任首次关注自己写的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庞大海清了清嗓子,以一种自认为很酷的声音说道:“这些天,我对《我的反思》进行了深刻剖析。这才发现,前几稿之所以显得苍白无力、不够深刻,主要还是对主任讲话精神理解不够。经过多日百遍研读主任讲话,才似乎找到了主任讲话的一点精髓。关键是主任讲话精神太的博大精深,太的底蕴深厚,太的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说内容、讲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庞大海连连点头,然后想了一下,便慷慨激昂陈述起来,“通读主任讲话,我对主任讲话精髓进行了一下概括。一、主任讲话通篇体现了一个最重要的中心思想,即开发区建设始终要紧紧围绕党在新时期的任务去开展。二、主任整个讲话体现了主任一贯的为官原则,即百姓事无小事,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三、主任讲话立意高远,堪称全国干部讲话范本,既有深度又有广度,既关注庙堂之事,又虑黎民之优……”讲着讲着,庞大海的紧张感逐渐消失,慢慢进入了一种忘我状态。

    太没法听了,这还是在说一个小科级干部的内部讲话吗?简直就是在形容一名优秀封疆大吏的述职报告。更不可理解的是,竟然能把讲话中的几句所谓“经典语句”,上升到对党无限忠诚,对党的事业无限热爱的高度。楚天齐只觉得肉麻的起鸡皮疙瘩,只觉得面皮发烫,甚至无地自容。他强忍着笑,打断了对方:“好,真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这哥们根本就没听出讥讽之意,还是就这么天真的可爱,庞大海竟然自谦的说:“一般,一般,我这只领会到了主任讲话精髓的百之一、二而已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真是无语了,拍马屁楞是拍的当事人都肉麻的没法听,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听到的马屁少,还是庞大海这马屁拍的实在恶心。他没有由着对方继续说这个话题,而是微微一笑:“小庞啊,我听说有的领导对你不错,有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主任,我只忠于你,决无二心。”庞大海马上表态,并坚决否认和其他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小庞,你理会错了,我说的领导是指上面。”说着,楚天齐用手指了指顶棚。

    庞大海直接站了起来,脸色赤红,支吾着:“主任,再次向您诚挚道歉。那天的事,我完全是被蒙蔽、被蛊惑,都是王文祥教唆我那么做的。当然,归根结底,还是我意志不够坚定,辨别是非的能力欠缺,识人不明、认人不清所至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忍俊不禁,哈哈大笑起来,他觉得这小子真是好玩至极,竟然理解成了那件事。

    见主任竟然冷笑不止,庞大海更加慌乱,一边擦拭着头上的汗珠,一边表着态:“主任,我刚才说的确实是事实,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我保证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打断对方:“小庞,这件事呢,先暂时不说。”其实他刚才本来就说的不是这件事。然后和风细雨的说,“我听说,你和上面比我职位高的领导关系不错,好像还是亲戚,有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庞大海先是一楞,乃至见到主任笑模笑样的,他才恍然大悟,脸上表情随即恢复正常。他再次坐到椅子上,语气也从容的多:“主任,您是说我和徐县长的关系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置可否,再次对庞大海一笑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是理解对了,庞大海脸上顿时满是自豪之色:“其实我和徐县长的关系真不一般,单位好多人还以为我无依无靠似的。我母亲是徐县长的表姐,亲表姐,只不过平时我不爱炫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是说,她是你姨妈了?你们平时走动多吗,关系亲吗?”楚天齐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庞大海肯定的说:“关系当然亲了,她现在经常去我们家吃饭,也不时请我们全家去聚。她刚来县里的时候,就表示要帮我运作仕途,只是我想靠自己的拼搏、靠成绩进步,就婉拒了她的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一副恍然大悟状,“那就是说你说话一定好使了,他一定会帮你的忙了。”

    庞大海拍着胸脯道:“那是,只要我一句话,她指定得帮忙,而且还得帮我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太好了。”楚天齐高兴的说着,然后又是一笑,“小庞,既然你们关系那么近,又那么亲,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当然可以。”庞大海回答的有些迟疑。他此时似乎明白了,怪不得主任今天态度这么好,原来是有求于自己呀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小庞,你看我来开发区将近两个月了,也没和领导单独吃过一顿饭。能不能请你帮忙联系一下,让我有一次近距离接触领导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庞大海一下子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说:“你要是有难处就算了。”说着,脸上又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主任,您理解错了。只是她近段工作比较忙,也许这事得稍微往后排几天,我怕您等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等的起,就请你联系吧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就行。”庞大海说完,站起了身,“主任,要是没其它事的话,我先走了,先去联系一下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