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三十九章 尽忠即是尽孝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母亲开始做饭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炕沿边上,看着还在睡觉的父亲。看着这个为了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疗伤采药,而摔下山涯的人。看着把止血药膏给了儿子,而自己因为失血过多,而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男人。看着这个头部藏着三十多年弹片、身上带着好多迷团的男人。看着和自己可能没有血缘关系,而又把自己抚养长大、教自己武功、甚至不惜以命换命的男人。

    躺在炕上的父亲,面色红*润,剑眉微扬,理过的短发根根直立,看上去和健康人无异。看着父亲,楚天齐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,想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记事起,父亲就教他武功。为了不让别人发现,爷俩总是在天不亮的时候就起床,到后山林中的一片开阔地去练功,无轮刮风下雨,也不管春夏秋冬,一直坚持到小学毕业。从楚天齐上初中开始,爷俩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天在一起了,但楚玉良仍然要求楚天齐在学校要坚持每日抽*出时间练功,到周末的时候,楚玉良还会进行检查。就是上高中、上大学、当教师期间,只要楚天齐一回家,父亲必定看自己功夫的进展情况。从一开始觉得艰苦、觉得父亲心恨,到慢慢喜欢上了武功,再到后来理解了父亲的一番苦心。功夫已经成为楚天齐生命当中,一个重要的部分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想起了好多,包括小时候因为淘气被父亲暴揍,包括自己被别人顶了指标后父亲的愤怒,包括父亲满身鲜血、头缠纱布,被推进重症监护室。还包括医院存血告急而父亲命悬一线,包括住院期间父亲多次出现危险,包括父亲出院后形同植物人。

    父亲肯定是一个命运多戕的人,但同时又是一个幸运的人,一个生命力顽强的人。尽管他一只脚残疾,但他生性乐观,不向命运低头,多年从事着救死扶伤的工作。尽管他头藏弹片,但他坚强的活到了现在,即使在他头部受伤时,弹片也没有要了他的命,而且还成功的把弹片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弹片已经取出,楚礼瑞的血也及时供上,而且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出了重症监护室,但他仍然没有醒过来。这还不算,非常罕见的‘输血相关性移植物抗宿主病’也找上了父亲。父亲确实命大,这时候偏偏赶上高副院长的恩师——医学权威华世安来了,华老的巡诊团把父亲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。之后,父亲一直昏迷着,直到去年的除夕夜,昏迷了一百多天的父亲醒了过来。算日子,到今天整整一年了,一年中尽管恢复缓慢,但父亲确实是一天比一天见好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。像父亲这样做了好多好事,又大难不死的人,肯定会有无尽后福的。楚天齐心中再一次下决心:一定要让父母以后的日子更加幸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父亲醒来了,发现楚天齐坐在炕沿边上,他用手轻轻碰了碰儿子,说道:“回来啦!”

    楚天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忙笑着说:“爸,我回来了。你要起来吗?”说着,就用手去搀扶父亲。

    楚玉良摆了摆手,说道:“天齐,我自己来。”说着,他右手猛的抓*住墙上钢管,接着,左手撑在炕上一用力,半坐了起来。他如法炮制,连续操作三次,人已经靠墙坐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已经能自己起来了?什么时候的事?这个钢管又是怎么来的?”楚天齐欣喜的抓*住爸爸的肩头,问道。

    楚玉良展颜一笑:“就上周的事。近一段时间,我在起来的时候,不是你*妈往起弄我,就是你姐或是你弟弟弄,他们要费很大的劲。再后来,就是我拽着他们胳膊或是扳着他们的肩膀头才能起来。前几天,我觉得胳膊有劲了好多,腰也能用上劲了,就试着自己起,可是总是功亏一篑,我感叹要是有个抓的就好了。这话被你弟弟听到了,这不,在上周他就买来钢管,找人给焊在了这里。当时,焊的时候还费了好多事、想办法才焊上,要不咱们的墙根本焊不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感觉有些愧疚,自己在家的时间太少了,平时都是母亲和弟弟照看着父亲,在刚出院那会姐姐直接在家陪护了好几个月。今年在自己每次回来的时候,都能看到爸爸在逐步康复,自己从内心非常高兴。殊不知在自己每次离家的这两、三周,甚至更长时间里,都是家里其他成员在陪着爸爸,爸爸也才一天天的见好。

    楚玉良从楚天齐的神情中,读懂了儿子的心思,他举起左手,轻抚着头发,说道:“天齐,自古道‘忠孝不能两全’,必须要有所取舍。现在是和平时期,普通人往往不需要做这种非彼既此的选择,但也需要有所侧重。你是政府工作人员,你的首要任务是国家公务,其次才是照顾家庭。

    说到尽忠,就要为党、为国、为百姓踏踏实实做事。你做为公务人员,只要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为老百姓做事,其实也就是在为党分忧、为国做事。从你到乡里这两年,为老百姓找到了致富路,解决了百姓的切身困难,从而为乡里解决了实际问题,也为县里分了忧,这就是在很好的尽忠。包括你勇斗毒犯,协助抓获贩毒成员,也是为国尽忠的一种形式。

    在尽孝方面,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在上大学期间你就开始勤工俭学,尽量减轻家里的负担。在市里当教师,你把一多半的钱贴补了家里,自己却省吃俭用。自从到乡里工作后,你除了留下一些烟钱以外,零花钱更是少的可怜,其余的全部用在了家里。为了我和你*妈的病,你到处找医生,想着法的淘换药,就是为你姐姐、弟弟的事,你也没少操心。

    可以说,你既尽了忠,又尽了孝,应该感到坦然才对,而不应该是忐忑。你现在只是一名乡干部,以后肯定会到县里工作,也可能要走的更远。那时,因为工作地点较远,工作时间紧凑,你更不可能经常回到这里了。好多人都是这样的,你也不必耿耿于怀了。只要你为老百姓办实事、办好事,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尽孝。

    你知道吗?现在在柳林堡村,在青牛峪乡,谁见到我都说我养了个好儿子。说我儿子是一个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好官,是一名优秀的公仆。我和你*妈每当听到这些的时候,心里那是无比的自豪,无比的幸福,心情也舒畅无比。尽孝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心情舒畅吗?所以说,你只要为老百姓做实事了,就尽了忠,我和你*妈因此得到了精神的满足,你也就尽了孝。这不就是最好的忠孝两全吗?尽忠即是尽孝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边说边用左手轻抚着儿子的头发,这让楚天齐找到了儿时的感觉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。被人当面夸赞,而且还是自己的父亲,这让楚天齐很不好意思,总感觉有些老王卖瓜——自卖自夸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大舅。”随着轻脆的童声,外甥女妞妞跑了进来,一下了来到炕沿边,抓着楚天齐的胳膊摇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妞妞都长这么高了,快让大舅看看。”说着,楚天齐下地,把妞妞抱在怀里,举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妞妞“咯咯”笑着,嘴里喊着:“高点,再高点。”

    门帘一挑,姐姐楚礼娟走了进来,说道:“妞妞,快下来,大舅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,不嘛!我就要。”妞妞说着,紧紧抓着楚天齐的胳膊,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“姐,没事。你这是刚回来吗?”楚天齐一边继续举着妞妞,一边说着。

    “礼瑞刚去接的,爸爸惦记我们娘俩,让我们一起来过年。”楚礼娟说着,眼中泪花闪现。已经快步走到炕沿,坐到父亲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你们娘俩前边走了,我却得大包小包拿着。”楚礼瑞边说边进了屋子,两只手提满了大大小小的提包和袋子。他把手中东西放到炕上,不停的甩着手臂,看起来勒的够戗。

    “礼瑞,你怎么去接的大姐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柱子开三轮车去的。”楚礼瑞答道。

    “大舅,别说话,快举我,快举我。”妞妞又在催促楚天齐把她高高举起了。

    “好咧!”楚天齐答着,把妞妞再次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妞妞又“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饭吃的很热闹,人多就有人气,尤其还有楚玉良、妞妞一老一少的“表演”,整顿饭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结束了。

    晚上,楚玉良、楚天齐、楚礼瑞父子三人睡在西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楚礼瑞谈了很多家里的琐事。

    楚玉良不说话,只是躺在那里静静的听着,很快就发出了鼾声。

    通过楚礼瑞的讲述,楚天齐知道为什么今天才把姐姐接回来。原来,前几天,姐姐楚礼娟的丈夫,让同村的人给楚礼娟捎回了三千块钱,这可是太难得了。姐姐嫁的那个“二狗油”出去野逛好几年了,平时别说往回拿钱,就是连封信都没有,这次捎回了钱,真是太阳出西边出来了。这让楚礼娟激动了好几天,也哭了好几次,她坚信那个负心的人记着她们娘俩,今年会回来过年的。于是,她就一直等着,只到今天也没有等到,才不得不回到娘家来过年。

    弟弟很快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想到了父亲说的那句话:尽忠即是尽孝。不禁浮想联翩,颇多感慨,久久不能入睡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