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八十二章 门可罗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出任开发区主任的事,传的很快。
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刚开始办公,好多人就打来电话,表示祝贺。有的人是已经提前知道,比如夏雪、邹英涛、组织部综合干部科李姐等。有的昨天才听说,或是刚刚知道,比如雷鹏的姨夫——县发展计划委的龚科长,比如陈馨怡、郝晓燕、刘文韬、苟富生等。一上午就在接电话中度过了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刚回到卧室,手机又响了,楚天齐一看来电显示,笑了笑,按下了接听键:“要大主任,有什么指示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夸张的声音传来:“楚主任,可不能乱叫,我只是一个办公室主任,你才是真正的大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要主任,你怎么也拿我开涮,咱们谁跟谁呀?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老哥。”楚天齐语气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哎呀,楚主任,有你这句话,老哥就放心了。”要文武的声音还是很夸张,“老哥算是看出来了,你指定会飞黄腾达,希望你别忘了老哥,也拉老哥一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我怎么听你的话里,像在诉苦呢,你就不怕我告你的状呀?”

    “怕,当然怕,怕你吹枕边风。”要文武调侃着,然后又委屈道,“不过,你误会了。宁书记对我老要那么好,我怎么会生二心呢?只是,话又说回来了,像宁书记那样的人才,不可能老待在青牛峪乡,也不可能老留在玉赤县,肯定是要回到省里的。到那时,我是没法跟上宁书记的步伐,只有求你收留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这说的怪可怜的,你放心,只要老弟能帮上忙的,一定会尽力。”楚天齐大度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要文武的话中透着喜悦,“对了,还没恭喜你呢,我在这里恭喜楚老弟荣升开发区主任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话音刚落,又一个声音传来:“楚主任,别忘了我。我祝主任官运亨通,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庆,你也在呀?你们放心,我楚天齐的为人你们是知道的。”楚天齐洒脱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打扰你了,改天我们去看你。”要文武话音刚落,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电话放到一边,心道:消息传的够快的。

    从今天早上开始,已经接了二十来个电话了,全是祝贺自己出任开发区主任的。也有少数人在祝贺的同时,顺便提到希望照顾的意思,但楚天齐都打了马虎眼。因为自己还没那么大的能力,更重要的是并没有什么深交,岂能随便答应。

    要文武、杨大庆两人,和其他那些提出“照顾”要求的人不同。楚天齐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很长,彼此了解,是可以交心的朋友,他们如果辅助自己,可以帮上大帮。但如果是那样的话,宁俊琦那里就会少了可用的人手。当然了,两人也许并不真的就想现在调出来,可能只是表明一种态度吧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,对自己出任主任一职表示祝贺,堪称热线火爆。但办公室却是鲜有人踏入。

    刚开始楚天齐还没觉得,反正每天都有那些资料来看,没人打扰更好,更能看的清静。后来,他干脆又让姚志成送来了一些其它资料。可这些资料都已经看过了,再没有什么新发现,再看也就没有意思了。他此时意识到,要是照这么下去可不行。

    又翻看了一会手头上的资料,楚天齐穿好外面的厚衣服,步出办公室,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楼梯口,一个身影从楼上走了下来,正是刚刚去过自己屋子的姚志成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,姚志成脸上略有尴尬,问了一声:“楚主任,出去?”

    “随便转转。”楚天齐没有停留,继续向楼下走去,走出一步,又问道,“办公室在楼上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在,办公室也在二楼。”姚志成回答的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看姚志成脸上一片尴尬神色,楚天齐明白了,对方应该是刚从王文祥办公室出来。他没有再理对方,而是径直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院里,楚天齐向办公楼后边走去。一个人迎面走来,楚天齐一看,认识。来人身披黄大衣,脸上皱纹纵横,还长着络腮胡子,正是那天微服私访时遇到的看门老头。看到此人,楚天齐面带微笑,迎着对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人也看到了楚天齐,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继续向楚天齐走来。

    在离对方还有好几步的时候,楚天齐伸出了右手:“苟大军同志,你好!”

    对方可能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,脸上满是惊讶之色,只到楚天齐走到近前,才伸出右手握住了楚天齐右手:“你是新来的主任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呀。对了,那天在会议室怎么没见到你?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让我参加过那样的场合,我就是一个开门的。”苟大军淡然一笑,“那天,我还是正好从远处经过,看到你和小武从轿车上下来,后来听人说,是新主任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小武”两字,楚天齐先是一楞,继而又看了对方两眼,他想到了对方简历上的一段话。他没有就这个问题深究,而是笑着道:“苟大军同志,你再仔细看看,咱们前几天还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苟大军点点头:“主任,我知道。虽然你这两次和第一次穿的衣服不同,第一次还戴着帽子,不过你的个头、轮廓,尤其是看到你走路的姿势,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,我走路的姿势有什么特别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一般人我见到第二次的时候,都能从走路上看的出来。”苟大军回答的很自然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赞叹道:“真了不起,不愧是反击战时的侦察排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苟大军话到半截变了语气,“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我都几乎忘了。”

    忘了?绝不可能。只不过对方可能不愿多谈这件事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楞神的时候,苟大军又说:“主任,我先到工程股了,那里有人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楚天齐点点头。

    苟大军从楚天齐身边走去,向办公楼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扭回头,看着苟大军远去的身影,楚天齐感觉似乎有些熟悉。仔细一看,才发现,对方走路一跛一跛的,只是没有父亲那么明显。楚天齐估计,可能苟大军的腿脚也受过伤吧。

    转回身,楚天齐向那些建筑走去,不多时到了近前,仔细看了起来。今天要比那天看的仔细,一是因为那天是偷看,而且中途又被苟大军当成了“三只手”,只好草草收场。二是今天再看的时候,已经提前熟悉过相关资料,是带着问题在看,平时不经意的东西,也能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,前前后后,见到建筑物就进。带着问题再看,楚天齐有很多收获,也有了一些想法。只到该吃饭的时候,他才离开这里,向食堂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续一周多,祝贺的人挺多,不光是县里和青牛峪乡的人打来电话祝贺。就连常海、柳大年等村干部也纷纷电话祝贺,尤其是柳大年还说要和乡亲们来看自己。

    一听柳大年要胡闹,楚天齐赶忙制止,但柳大年热情极高,好像不来一次就不能表达祝贺之意似的。后来,楚天齐实在没招,才谎称“临近两节,县、市正在严查以祝贺为名的各种走访。”柳大年这才做罢,并一再表示“回来再补”。

    柳大年上午刚通的话,下午母亲就打来电话。对自己的宝贝儿子一通夸奖,说儿子有出息,给楚家人争了光。听着母亲的一套说辞,楚天齐断定是柳大年到家中报喜所说,被母亲学来又说给了儿子。父亲没有像母亲那样沾沾自喜,而是嘱咐楚天齐要兢兢业业工作,多为百姓做事情。楚天齐表示谨记在心。

    和电话热络相比,这门庭就太冷落了,除了姚志成偶尔来一次以外,再没有任何一个开发区的工作人员踏入楚天齐办公室。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是再恰当不过了,这个词就是门可罗雀。

    已经一周多了,没人来访也没人汇报工作,这倒罢了,竟然连个签字的人都没有,这也太不正常了。楚天齐不禁纳闷:难道人们就不报销票据,连请假的也没有吗?他在吃饭的时候可是刻意数过,每餐吃饭的时候,人也不过二十人。这些人没来吃饭,应该就是没有上班,否则这个便宜人们是不会放过的。在县委食堂的时候,他亲眼看到,好多人是在食堂吃过午饭后,才回家休息的。

    心中满是疑问,楚天齐决定楼上楼下转转,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在上班。他关好屋门,向楼上走去,直接上了四楼。好多屋门都关着,楚天齐推开几个屋门进去,里面也有人在,看样子有的在做手头工作,大部分都在没事聊天。大家看到主任到来,都停止了说笑,有的回到原座位,有的喊上一声“主任”。

    从四楼下到三楼,楚天齐先到东边转了一圈,然后向楼梯西边走去。在走的过程中,迎面遇到了好几个人,这些人都是从最西边那个屋门出来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