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三十章 更可怕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晓英的发言持续了将近十分钟,已经接近了尾声:“七十八天的学习结束了,但我学习的路还在继续。恳请各位领导、各位同事不吝赐教和指导。以前我王晓英做的不到位,尤其是对好多人多有冒犯和得罪,也请大家多多海涵,并接受我真诚的道歉。再次感谢黄书记给了我发言的机会,感谢乡长和各位同事听我做的汇报,谢谢大家!”说完,王晓英分不同的方向,连鞠了三个躬。

    好多人的反应,和楚天齐差不多,都觉得王晓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看来培训真是锻炼人,甚至会让人脱胎换骨。当然也有人抱有怀疑的态度,怀疑王晓英在表演,虽然看不到她表演的痕迹,但心里终究不踏实。

    尽管人们心态各异,但都报以热烈的掌声。人家王晓英说的这么诚恳,还鞠躬超过九十度,无论从礼仪还是尊重角度看,都应该以热烈的掌声回报的。

    面对大家的热情响应,王晓英没有表现出一惯的沾沾自喜,而是微笑着向大家点头致意,慢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敬祖面带微笑,声音宏亮的说道:“刚才听了王委员讲的学习经历和感受,很有感悟。感悟组织培训的重要和对人综合素质的提高,同时也感慨王委员自身的进步,从她的发言风格就可以感受到她的巨大变化嘛!啊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黄敬祖略带风趣的评说,王晓英露出了羞赧的表情,脸上还红了红。

    看着王晓英的样子,楚天齐甚至产生了一丝恍惚:是以前对王晓英不够了解,还是这次回来的人不是王晓英?这完全就是两个人嘛!人的脸皮也可以一下子从特别厚变得非常薄吗?

    “大家有什么要讲的吗?”黄敬祖问道。说完,向在场的人看了看。

    其实黄敬祖这就是客气,大家都知道不应该有人会讲的,就连黄敬祖也这么认为。就在黄敬祖准备说下面的话时,他看到一个人举起了手,而且举的很高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蠢货蒋野。

    蒋野自从写了那个保证以后,很是患得患失了一阵。不时到黄敬祖面前寻求帮助,或是抱怨,甚至还在黄敬祖面前撒泼,影射黄敬祖是胡三的后台。在黄敬祖的一痛雷烟火炮轰击下,才算暂时消停。

    后来蒋野一下子蔫头耷脑、老实起来。一开始黄敬祖还以为他想通了,后来在胡三来的一次电话中,才知道蒋野是被胡三威胁电话给吓住了。于是,黄敬祖痛恨、讨厌这个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的家伙。只是因为外界都认为蒋野是他黄敬祖的人,黄敬祖才没有把他彻底踢开,否则,会让别人误会,也会让自己的人内心不安。当然,黄敬祖也担心:一旦蒋野看不到希望,肯定会自暴自弃,甚至不惜破罐子破摔,爆一些料。不管蒋野捅出的内容是真是假,但产生的恶劣影响肯定会不小的。

    见黄敬祖一直不说话,眯着眼睛的样子,显然在走神。蒋野的脸一下子红了,他觉得黄敬祖就是故意在慢待自己,让自己难堪。他把举着的手臂使劲摇了摇,正准备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黄敬祖说话了:“哦,蒋副乡长,你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蒋野回答,说着他已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黄敬祖一万个不愿意,但还是不得不说:“好的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蒋野咳嗽了两声,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黄书记、宁乡长、各位同事,刚才听了王委员讲的培训经历和学习收获,对我触动很大。首先,让我对组织部的培训有了一定的了解,希望以后能更多的了解。其次,对组织培训的作用有了很深的认识,充满对组织培训的渴望。再次,看到王委员的巨大变化,我感觉她现在的水平更高了,我要向她学习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停了下来,哼哧了好几声,就没了动静,但他没有坐下来,显然还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黄敬祖和众人都感觉有意思,今天王晓英一反常态,低调内敛,说话中规中矩,表现出的素质很高。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楞头楞脑的蒋副乡长,也来个首先其次再次,也似一下子进步了不少。但是蒋野的话里透出浓浓的拍马屁意味,拍王晓英的马屁,让大家感觉好笑。

    终于,蒋野在哼哧了半天后,支吾道:“黄,黄书记,组织上是不是也可以考虑给大家一些这样的机会,尤其是给在乡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中层干部一些培训的机会?”

    一开始听着蒋野的话,黄敬祖觉得虽然有谄媚的味道,但毕竟没有走板。没想到,现在他来了这么一出,公然在大厅广众之下要培训机会。说的好听,还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中层干部,你直接说蒋野不就得了?黄敬祖尽量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蒋野同志,还有什么想法或建议,一起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蒋野楞了一下,挠挠头,说道:“没了,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那就请坐下吧。”黄敬祖说着,把手向下压了压,示意蒋野坐下。看似黄敬祖在与蒋野对话,其实他在想着如何回答蒋野的问题。

    蒋野坐下了,静等着黄敬祖的答复。

    黄敬祖哈哈一笑:“蒋野同志这个问题提的好啊。能够参加上级组织培训,既是一种荣誉,更是锻炼、提升自己的机会。组织培训一般采取推荐、发现、特批几种方式遴选,但都必须经过组织核实、发掘的步骤,只有符合条件的同志,才能获得这样的机会。归根结底,要想得到培训机会,推荐固然重要,但还需要自己思想端正、对党忠诚,并具备过硬的素质和突出的业绩。所以,要想获得这样的机会,就必须要有真本事。蒋野同志,你是在乡里工作二十多年的老同志,又是中层干部。只要你做出突出成绩,或者发表了很有影响的文章,也或者是有其它什么优异表现,我都负责推荐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黄敬祖的话,可以说是滴水不漏,既回答了蒋野的问题。也向大家阐明了获得培训机会,应具备的素质或素养。同时,也点了蒋野,想要培训机会,拿出点真东西来呀。

    蒋野还能怎么样,只能闭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还有什么要讲吗?欢迎大家踊跃发言。”黄敬祖再次询问。他的话纯属客气,尤其他提了“其他人”三个字,就是表明不包括蒋野。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再发言,于是,在黄敬祖的一声“散会”中,会议结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楚天齐正在加班,接到了宁俊琦的电话,让他过去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手中的活,带上房门,去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到乡长办公室,直接被请进了里屋套间。宁俊琦坐在了床边,让楚天齐坐到梳妆台旁的小方凳上。

    一坐下,楚天齐就问道:“乡长,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宁俊琦看着对面坐着的楚天齐,说道:“你现在沉住气了?是不是受某些人的影响,素质提高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事,他笑着道:“这不是考虑到总往乡长办公室跑,对你影响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别挑那好听的说了,还不是你在加班?你现在忙的脚打后脑勺,当然没有时间来汇报了,也不排除你要到邻居那里学习学习。”宁俊琦调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学习,你放心啊?”楚天齐反问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回敬道:“想去就去,谁爱管你?一个人要想堕落,上帝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吃醋了。”楚天齐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自做多情了。”宁俊琦娇嗔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今天的会上,你就没发现点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面色一整:“怎么能没发现?太不正常了,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培训的结果呀,你没听人家说吗?在党组织的大熔炉里,又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淬炼,自己的思想、甚至灵魂都得到了一次升华。”宁俊琦学着王晓英的样子,拿腔拿调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知道宁俊琦在调笑,就调侃回敬道:“鬼话你也信?你要知道‘狼行千里吃肉,狗行千里吃*屎’,江山易改、秉性难移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?笑话。我是担心某些人经不住诱*惑,半夜又去敲门,还美其名曰向人家学习。”宁俊琦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吧。她这次是变化很大,今天在会上的表现虽然可疑,但却看不到很明显的表演痕迹,但我是坚决不相信她的鬼话的。狗还能改了吃*屎?”楚天齐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她得到了高人的指点,学会了内敛。不管她是真的收敛了,还是在做作,最起码表明她认可自己现在这种做法。就冲她的性格,能这么做,说明给她支招的人,无论职位还是能量都让她信服。”宁俊琦点头道,“她现在采取这样的方式,本身就是一种进步,说明她比原来变得更可怕了。你没见吗?今天她在发言时,现场好多人都在点头,这就是她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问道:“对了,你说那个东西是不是她派人拿的?会不会对我们发动攻击?”

    “那个东西丢失,她有重大嫌疑,但也不能完全确定。不过,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给你来一下子,而且可能更猛烈。”宁俊琦的声音透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是啊!咬人的狗不露齿呀。”楚天齐深有同感,“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十天,又要不太平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