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三十二章 传言毕竟是传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晓英回到乡里后,一连两周都没什么异常举动。要说异常的话,就是她说话办事和气了很多,日常着装也变得大方得体,更难得的是每天按时出勤。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处事低调,言行谨慎的王委员,而不是以前那个办事张扬、飞扬跋扈的书记姘头。背后好多人都在议论,议论环境改变人,市委组织部改变人。慢慢的,好多人对她的印象也在逐步改观。

    自从回到乡里,王晓英再也没有进过楚天齐的房间,也没有再发生半夜装病的事。在院内碰面时,楚天齐尽量采取低头避过,而王晓英却主动大方打招呼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出轨的举动或言行。

    王晓英越是表现低调,宁俊琦和楚天齐越是不敢掉以轻心,他们深深知道“咬人的狗不叫”这句话。楚天齐去宁俊琦办公室的次数和时间减少了很多,就是去的话,也是谈完工作就匆匆离去,他们担心王晓英趁他们不备,在乡长办公室安装窃听或是录音设备。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小心无大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自己的办公室看护也很紧,只要离开办公室,就把门上锁。这种方法实在麻烦,后来干脆换了一把暗锁,只要关门必锁住。如果自己在屋里的话,就把暗锁舌头锁住,以免来人时还得起身开门。晚上除了锁死门锁,门上的两把插销仍然插的紧紧当当。

    同楚天齐一样,宁俊琦也不敢掉以轻心,除对房间以及门锁非常上心外。她在和楚天齐接触时,尽量不说工作外的话,尽量把时间压缩的很短。就连谈工作时也让楚天齐坐到沙发上,而不是之前那样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宁俊琦对王晓英的防备,可以说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。和王晓英的落落大方相比,他们两人反而显得疑神疑鬼、紧张兮兮,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。乡里上班的好多人,发现楚天齐和宁俊琦没以前热乎了,纷纷猜测他们俩发生了“情变”。楚天齐是从杨大庆口中得知,人们对他“情变”议论的,他当时听了真是哭笑不得,暗叹人们的敏感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把这一传闻讲给宁俊琦时,宁俊琦沉默良久,才自嘲的说道:“名人没有隐私呀!”她在说这话时,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现,只有当事人能明白个中的苦辣酸甜。

    宁、楚二人并没有因为人们的议论,而放松近一段时间坚持的警惕,他们深深知道,对恶人心存侥幸就是对自己安全甚至生命的不负责任。虽然这个比喻可能有些偏颇,但道理却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宁、楚二人与黄、王二人的处境,其实也很好理解。因为宁、楚没有直接发动攻势,来对付王晓英,而是采取守势,这就非常被动。但从王晓英过往的种种看,她会随时主动出击,致楚天齐于死地。所以,在目前的这场较量中,黄敬祖和王晓英就好比两只苍鹰,随时关注着猎物。楚天齐和宁俊琦就好比两只受惊的兔子,只能尽量学着狐狸的警觉,防备苍鹰突然俯冲下来。在实在万不得以时,来个兔子三蹬鹰。只不过这两只温顺的兔子,一旦反击时,蕴藏在体内的巨大能量,便会瞬间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王晓英也不像表面那样轻松,她要随时注意言行,随时保持良好形象,不至于让自己开创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,以便实现自己近期的终极目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有不到十天的时间,就到春节了,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。工作忙的人要加班加点忙工作,工作不忙的人要想方设法偷跑出去干私活。

    要说春节前最忙的,就数领导们了。他们不但要开会,要应付各种年前检查,还要到县里或市里去沟通感情。虽说宁俊琦不屑于请客送礼这一套,但正常的人情世故也不能免俗,否则就会成为另类,就会把自己孤立于官场之外。于是,她不时带着一些土特产,去县里走动,到市里拜年。楚天齐就得应付乡政府这一摊子事情,不过这也比上门去送礼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今年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下象样的一场雪,只是零星的飘过两次雪花,而且还是落地就化的那种。对于好多人来说这是好事,起码出行要方便。但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,这就意味着墒情很差,可能会影响来年的耕种。

    现在,关于黄敬祖要当副县长的流言,是愈传愈烈。楚天齐已不是第一次听到,虽然并没有非常确切的消息,但他深信“无风不起浪”这句话。乡里好多人也是这么认为,更有编外组织部已经在替乡里配备领导班子了。

    做为传言当事人的黄敬祖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只是在岗时间,要多于往年同期好多。他的笑脸也多了起来,笑脸不是现在才有的,实际上在宣布王晓英去培训的那时候已经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正埋头看资料的宁俊琦,抬起头说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门一开,楚天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他,宁俊琦身子向后一仰,靠在椅背上,说道:“楚大乡长久不登门,今日何故到此?”

    楚天齐学着宁俊琦的口气说道:“年关将近,特来献礼,望乡长大人笑纳。”说着,已经坐到了宁俊琦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。”宁俊琦一指沙发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沙发离此太远,看不清尊容,又焉能奉上礼物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看了一眼窗户,上面厚重的窗帘已经严严实实拉上了,就没有坚持让他去沙发上坐。

    “提前就拉上了窗帘,是不是知道我要夜里来访呀?”楚天齐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自做多情了,风沙太大,拉上窗帘挡土的。”宁俊琦嗔道,然后看了看他的双手,说道,“对了,你说来送礼物,看你两手空空,不会只是带来两袖清风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惊一乍的道:“哎呀,乡长大人也知道属下清廉,只有两袖清风,知我者俊琦也!今日我是带着传家*宝来的,这传家*宝份量可不轻,至少有一百多斤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看着他嘻皮笑脸的样子,调笑道:“你说的传家*宝不会是你吧?我可是只看到一具臭皮囊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真是英明,我说的传家*宝就是我自己,是父亲传给我的。怎么样?一百五十多斤,这宝贝够份量吧?今日宝贝主动上门,任你随意处置。”楚天齐拍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“骗人。”宁俊娇娇嗔道,“虽然说不上宝贝,不过按七块钱一斤的话,也顶上两个月工资了,嘻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把宝贝卖了个猪肉价?”楚天齐乍乍乎乎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正色道:“行了,说正经的吧,你到这儿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乡长,这外面都传遍了,你难道就一点儿没听说?否则,怎么也不见你行动呀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?你就明说吧。”宁俊琦笑着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道,“近一段都传那位要荣升副县,你就没听说?你就没有什么感悟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这事呀?听说了,怎么,你想争取上*位?”宁俊琦调笑道,“你好像刚升官不久吧?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别装糊涂了。”楚天齐忙道,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那个空下的位置你就没想过?”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的话,宁俊琦没有马上答话,过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等了半天,就听到了三个字,而且还把皮球踢给了自己。楚天齐忍不住道:“我觉得你应该顺势上*位,而且很有希望上*位。如果那位走了,你肯定会被留在乡里,这也是一般惯例。尤其是我们乡,这两年的发展相对较快,必须有领导能够整合新旧班子。你具体这个条件,也有这个能力,虽然你来的时间不算太长,但对乡里大局的掌控绝对没问题。所以,让你上*位一把手,对全乡的工作也是非常有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组织部长,更不是县委书记,你想让谁当谁就能当啊?”宁俊琦不以为然的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有不满的说道:“跟我还打什么官腔?你可以活动呀。我并不是说让你送礼跑官,但适当的向领导展示自己,甚至毛遂自荐也不是不可以吧?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受他情绪的影响,按着自己的思路,说道:“小同志,现在那位还稳稳在台上坐着。假如我冒冒失失的去推荐自己,不成了篡权了吗?再说了,我也拉不下面子去活动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那如果他真走了,你也不想进一步?”楚天齐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事了,传言毕竟是传言,做好本职工作才是根本。”宁俊琦显然不愿意再谈这件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觉有些无趣,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高兴啦?”宁俊琦逗弄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高兴的?又不是我想当官。”楚天齐嘟囔着,然后说道,“对了,如果他走了,那个女人是不是该消停了?”

    宁俊琦笑着道:“那也未必,你能想到的,人家难道想不到吗?要淡定,不要被传言搅乱心智。”

    自己急成这样,看她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楚天齐有些不快,甩下一句“没劲”,走出了乡长办公室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