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三十六章 塞翁失马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啪”,又一个果盘被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,反正地上到处都是烟灰缸和盘子碎片,还有随处可见的烟头和碎屑。黄敬祖仍不解恨,再次到茶几上去找能摔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梆梆梆”敲门声响起,紧接着传来男人咒骂的声音:“妈*的,想死啊,你不睡觉也不让老子休息,信不信老子做了你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一怔,已经举起的手臂缓缓放下,手中的水果盘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静了几秒,紧接着响起脚步声,门外的人一边骂着“妈*的”,一边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,女人的哭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邻居这么一骂,黄敬祖冷静下来,也想起了卧室里的女人。他手扶沙发,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站了起来,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卧室门,黄敬祖看到了床*上的女人。此时,王晓英蜷缩着双*腿,被子搭在腿上,她靠着床头,头脸埋在膝盖上,双肩不停抖动着,发出“呜呜”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黄敬祖轻轻走过去,坐到床边,双手扶在她的肩头上,轻声细语道:“别哭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哭声一顿,王晓英抬起梨花带雨的脸颊,望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不要怕。”黄敬祖轻轻点着头,拍着她的双肩道。

    “老黄,你受苦了,呜呜……”王晓英哭着,扎到黄敬祖的怀里。

    黄敬祖心中一动,急忙来到床*上,钻进了被窝中。他怜爱的抚摸着她的脸颊,贪婪的用嘴巴侵略着她的领土。感受到了他的激情,她热烈的回应着,两人滚做一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酣畅淋漓的一场大战结束了,战争中的主角纷纷败下阵来,躺在那里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唉,老黄,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?我在想,我是不是一个不祥的女人?”王晓英幽怨的说道,“第一次到这里,就让你遭受到了那样的……屈辱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在她的身上轻拍了一下,轻松的道:“我说过,都过去了,这怎么能怨你呢?要怨也得怨她,她要不给胡三钥匙,能出这样的事吗?”

    王晓英知道他说的是谁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人家是姐弟嘛!给把钥匙很正常的,谁让你背着人家偷情呢?偷情还偷到了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这么多年了,我也没和你在这张床*上干那事,因为我总觉得别扭,也多少觉得对她不公。”黄敬祖倒很想的开,“哎,也是该着。这不一高兴嘛,我就想回来庆祝一下,结果碰到了那个瘟神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,晓力不懂事,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,别跟他一般见识了。”王晓英用手轻抚着黄敬祖的胸口,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再说了,没有家贼引不来外客,王晓力也是胡三那个家伙招来的。”黄敬祖说到这里,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晓英不解的道:“你还笑的出来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“我忽然想起来,刚才那句‘没有家贼引不来外客’,是两个小时前王晓力跟胡三说过的。”黄敬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,老黄你真有意思,是不是气消了?”王晓英问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自嘲道:“不消能怎的?被人收拾了,也被人讹了钱,想找补回来是不可能了,还能气死呀。东西摔了,还被邻居骂了,这也算扯平了。尤其是仅存的一点火气也被你刚才给消了,哪里还有火气?”

    王晓英“扑哧”一乐:“老黄,你倒想的开。你刚才真是粗暴,我都快承受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温柔点儿。”黄敬祖体贴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,就要你那样,我喜欢,喜欢被你那样摧残。”王晓英羞赧的说着,还用手撩*拨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就偿偿。”黄敬祖说着,又做出了开战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也就是嘴上说说,你以为自己是二十岁呀。”王晓英推开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哎哟”,黄敬祖吸着冷气道,“真他*妈奇怪,刚才什么都忘了,现在倒疼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老黄,刚才只顾给你疗心伤,把外面的伤倒忘了,我快看看,要不要紧。”王晓英说着,翻身坐了起来,用手在黄敬祖的脸上轻轻摸着:“疼不疼?要不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碰,别碰,也没外伤,就是肿了点。还去什么医院?怕别人不知道呀?”黄敬祖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真够恨的。就这么白白的被打了吗?”王晓英说着,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白打还能怎么的?他这么一打一讹呀,我心里对他姐的愧疚反而没有了。就当是一点惩罚和补偿吧。”黄敬祖爽快的道,“用王晓力的话说,就算精神补偿吧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忽然说道:“对了,晓力跟我说的话,你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黄敬祖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提醒我们别惹姓楚的,你怎么想?”王晓英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,但我觉得我们的方式要变,前几天我和你说过,你再好好想想。”黄敬祖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晓英想了一下,温顺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也不见得是坏事,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个了醒。”黄敬祖若有所思的道,“你记得胡三两次说到的话吧?得意不要忘形,这话很及时啊。否则,一招不慎,就可能满盘皆输啊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那你对今天的事彻底看开了?”

    “我用两句话来回答你。第一句,人被狗咬了,还能去咬狗吗?第二句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这警钟敲的及时啊!”黄敬祖感慨着。

    王晓英轻叹道:“哎,说你什么好呢?不说了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黄敬祖说着,关掉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早上醒来的时候,已经八点多了,他赶忙起床洗漱,穿好衣服。然后,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冲向会议室。当他进去的时候,差两分钟八点半。他前脚刚进来,宁俊琦后脚也到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扫视了一下全场,看着要文武道:“要主任,还缺谁?”

    “乡长,就缺黄书记了。另外,王委员今天到县委组织部开会。”要主任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宁俊琦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有乡长在座,大家没有聊天。大家不是盯着桌上的本子发呆,就是瞎翻着手中的资料,也有人在闭目养神,楚天齐就是养神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宁俊琦边起身,边接通了电话:“您好!……哦,是……什么?……等等,我听不清。”她说着,已经快步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很快,宁俊琦返回会议室。她脸色严竣,没有坐到座位上,进门就说:“会议临时取消,什么时候开会再通知。”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又说,“要主任来我办公室,楚副乡长你也过来。”说完,当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要文武对望了一眼,拿起自己的东西,跟着乡长走了出去。其他人带着疑惑,也陆续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一进乡长办公室,宁俊琦就说:“把门关上。你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把门关好,紧随着楚天齐到了乡长办公桌旁。

    “刚刚接到交警队电话,乡里那辆现代车出交通事故了?”宁俊琦压低声音,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要文武俱是一惊。要文武急忙问道:“现代车?那车不是黄书记昨天开走了吗?没有弄错吧?车上都有什么人”

    “交警队说的车牌号,就是乡里那辆现代的,而且从数据库中查到的信息,车主就是青牛峪乡政府。”宁俊琦解释道,“车上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受了伤,已经送往医院。”

    三人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神里,看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要主任,你马上去财务室支取一万元现金,一会儿和楚副乡长去现场处理事故。楚副乡长,给黄书记打电话,问一下情况。对了,交警队说伤者身份还不确定,要问的巧妙一点。”宁俊琦安排道。

    要文武已打好了借条,宁俊琦在上面签了字,他拿着借条去财务室支钱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拨打着黄敬祖的号码,一共打了五遍,得到的答复都是标准的普通话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。

    “打不通。”楚天齐双手一摊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不通,打不通。”宁俊琦来回踱着步,喃喃着。

    要文武敲门进来了,他已经支取到了现金。

    宁俊琦干脆道:“再打一遍,实在打不通的话,你们先走。我再打,等打通了再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打不通,楚天齐还是按乡长吩咐,再次拨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”手机里传来回铃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一楞,按下了免提键。

    “喂,楚副乡长吗?”手机里传出黄敬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黄……书记,你现在在哪呀?”楚天齐看了一眼宁俊琦,对着手机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的声音很平静:“我……在县里?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在医……”楚天齐组织着用词。

    宁俊琦一把抢过手机,说道:“黄书记,那辆现代车是你开着吗?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就在我家小区呢?怎么啦?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黄敬祖的声音透着不悦。

    宁俊琦急忙说道:“书记,是这么回事?我刚刚接到县交警队电话,是……”她讲述了交警队来电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不会吧?”黄敬祖的声音满是惊讶,“我去看看,一会儿给你回电话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宁俊琦望向同样疑惑的要、楚二人,三人都是一脸不解神色。在宁俊琦示意下,三人坐了下来,没有任何言语,静等着回话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宁俊琦的手机响了,她在按下接听键后,马上又按了免提键。

    “宁乡长,现代车丢了……”黄敬祖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敬祖收起电话,对着身边的王晓英,感叹道:“我说什么来着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呀。”然后,话题一转,“你马上走,一会警察肯定要来现场取证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