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大能人王文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上午八点五十分,玉赤县开发区员工大会即将开始,这是楚天齐到任后召开的第一次全体大会。今天所有员工都参加了会议,当然,请假员工没有到场。

    会议室位于办公楼四楼,是开发区管委会的第二会议室,正常情况下可以容纳五十多人。今天人数虽然没有这么多,但是主席台下面摆了一些绿植,占用不少空间,整个会议室倒也不显得太空旷。

    会议室呈长方形,东西长,南北短。会议室主席台正上方悬挂着长条LED显示屏,屏幕上显示出一行红色字体:玉赤县开发区全体员工大会。

    LED屏正下方稍微靠里的位置,是主席台会议桌。会议桌上共放着五个打印着名字的桌签,最中间桌签上的名字是“楚天齐”,左右两边分别是王文祥、冯志堂、方宇、姚志成的桌签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众人身后,靠墙位置五五对称,摆放着十面小一些的红旗。

    主席台下面,坐着全体员工,员工基本也是按职位大小排列的。股长级别的坐在前面,普通小兵们排在后面。

    方宇看了一下手表,马上就到九点,她把目光投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到了方宇的询问信息,冲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宇把蛇颈话筒压低了一些,习惯的轻咳了两声,顿时会议室内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玉赤县开发区全体员工大会暨年终总结会,现在开始。”方宇的声音挺标准,也挺清脆。

    掌声过后,方宇继续说道:“出席今天会议的有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、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楚天齐同志。”

    方宇话音刚落,会议室掌声响起,楚天齐起身,向大家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接着,方宇又介绍了其他的开发区领导,大家也报以掌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今天得到掌声最热烈的不是自己这个正主任,而是王文祥那个副主任。尤其有的人更是在给王文祥鼓掌时,把手臂举的老高,拍的山响,直到王文祥又连续两次站起,点头致谢后,掌声才告停歇。

    关于掌声的热烈程度对比,不只楚天齐发现了,其实会议室所有人都发现了。

    尽管鼓掌表现情况早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但当真正感受到这种差异的时候,他还是感到心里有些不舒服。他迅速调整自己这种心情,同时他相信,一定会很快扭转这种局面的。

    介绍完各位领导,接下来就是奏国歌。在方宇宣布后,全体起立,国歌响起。虽然人数不多,但也很有那种*的氛围。

    大家都坐下后,方宇宣布:“第一项议程,请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文祥同志,做开发区全年工作总结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待掌声停歇后,王文祥开始做起了总结。他一开口,倒是领导派头挺足:“同志们,紧张忙碌的一年即将过去,开发区建设也将步入新的发展年份。开发区从成立至今已经四个年头了。这四年中,在县委、县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关心下,在冯副主任等副职积极配合下,在社会各界朋友的关注下,经过全体同志努力奋斗、锐意进取,开发区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。首先……”王文祥滔滔不绝的讲述起取得的“辉煌”。

    听着王文祥的总结报告,楚天齐哭笑不得,不得不佩服王文祥的脸皮之厚。王文祥竟然能把一个投入巨大,几乎毫无建树的烂摊子,描绘成欣欣向荣、发展迅速的经济体。竟然能把他大吃二喝,恣意挥霍的行为,包装成用非常规手段结交社会各界有识之士,为开发区的发展注入了强劲的活力。竟然能把他自己这个庸官,打造成“可上天揽月,可下海捉鳖”的大能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,王文祥所做的东西,与其说是总结报告,不如说是他王文祥的“功绩薄”更为准确。而且还是无中生有、颠倒黑白、混淆事非的“功绩薄”。可见王文祥虽然官职不大,但却也深谙厚黑。

    本来按正常情况,副职做工作总结,怎么也得让正职审核,但王文祥根本就没走这个程序。当然,楚天齐也没有盯问对方报告的事。

    王文祥还在继续大言不渐的讲着,还在大书特书他自己包装出来的功绩,并暗示在他打下良好基础的前提下,开发区没有理由不发展的更好,潜台词就是“要是发展不好的话,那你楚天齐这个主任就将是历史的罪人”。

    王文祥除了主要说他自己的“贡献”外,也提到了冯志堂、姚志成的名字,还有个别股长、副股长的名字。他已经讲了半个多小时,没有一处提到“楚天齐”三个字。当然,在王文祥创造“辉煌”的时候,楚天齐还没有来。但最起码在报告开头的时候应该提一句“楚主任”,哪怕是提一句“各位领导”也好一些,但王文祥没有这么做。在他眼里他自己就是开发区事实上的最高领导,在他面前哪还有什么领导,全都是属下。

    在王文祥做报告的时候,楚天齐也在观察其他人的反应。他发现好多人都是一副虔诚的表情,就跟王文祥说的是真的似的。当然也有人面色如常,看不出喜好,也看不出是不是在听。

    只有个别极少数人表情凝重,显然不认可王文祥的说法,主席台上的方宇就是其中一位。台下第二排也有一个人和方宇表情一样,看到这个人楚天齐就是一楞,觉得这个人现在和昨天的形象对比,变化太大了,这个人就是郝玉芳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去看门,先走了。”一个声音打断了王文祥的讲话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楚天齐认识,正是那个看门老头——“安全员”苟大军。

    被打断讲话,王文祥很不高兴,正要发话,却有人替他出了头,这个人就是建设股股长韩文。

    韩文看到王文祥面露不满神色,马上站起来说道:“老苟,有什么当紧事?王主任正在讲话呢,听完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苟大军几步从后面走过来,手指着韩文,目露精光:“小兔嵬子,你叫我什么?别说是你了,就是你爹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姓苟吗?能赖我?”韩文嘟囔着。

    苟大军手指离韩文脑门只剩不足一厘米了,他一字一顿着道:“你再说一遍,信不信我大耳刮子抽你。”

    “苟大军同志,不要那么大火气嘛!有事就说事,何必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呢?再说了,听王主任讲话,这也是个学习的机会嘛!”冯志堂打起了圆场。

    苟大军一转身,向门外走去,边走边说:“我那忙着呢,没功夫听扯淡,光在这听扯淡我已经听四年了。”说完,身形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刚才发生的一切,楚天齐都看在眼里,但他并没有言声。他只觉得苟大军这个人有意思,同时也大概明白苟大军为什么现在只是一个“安全员”了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没有和苟大军直接对话,但苟大军的行为,就是在打自己的脸,这让王文祥气愤不已,一时连思路都找不着了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出现了冷场。

    方宇看着王文祥轻声问:“王副主任,你还讲吗?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王文祥咬着牙吐出了一个字,喝了两口水,又开始讲了进来:“开发区建设成果来之不易,我们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王文祥也真算一号,中途被人搅了局,第二次再讲的时候,没几句就进入了状态。就像没有发生刚才的事似的,就像他口中讲的假政绩真正有过似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王文祥把他自己吹的“文可安邦、武可定国”的时候,有一个人却因为找他不到而着急。打电话的这个男人,窄脑门,梳大背头,一身藏青色西装,白衬衣。

    在地上转了两圈,男人再次拨打了王文祥的手机,手机里依然还是那句标准女声: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男人摁断电话,又拨打起了王文祥办公室的电话,这一次一直打了有四、五遍,可电话里除了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的声响以外,还是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男人重重的挂掉了电话,嘴里骂着:“没用的东西,正找他,他把电话关了。都什么时候了,还他*妈的不知道深浅,一天胡吃海混的。”

    骂归骂,可该找还得找。男人抿着嘴唇想了想,再次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电话里里面传出一个女声:“领导您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打断女人的话:“我找王文祥,他和你在不在一起?”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一下,然后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:“领导,您真会说笑,我怎么会和王主任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男人语气不善:“少扯没用的,我找他有急事。今天一早打电话就不通,现在还是打不通,他到底去哪了?马上让他给我回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次女人的声音正经起来:“领导,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和他说,没听明白吗?”男人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女人声音很着急:“哦,领导,他现在肯定在开会。我有事休假了,要不我马上去找他?”

    “开会?什么会?”男人反问,不等对方回答,他已经想到了是什么会,便说道,“行了,你别管了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男人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,说了句“出去一趟”,就挂断了电话。然后站起身,走到衣架前,一边穿外套,一边随意向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院里停着一辆崭新的“桑塔纳”轿车,一个女人向后面一人挥挥手,钻进了轿车。接着,轿车缓缓启动了。

    看到刚才的一幕,男人把外套又放到衣架上,自言自语道:“王文祥,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坐到座位上,先按下了固定电话上的免提键,又按了重播键。电话一通,他说了句“不出去了。”说完,关掉了电话上的免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