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要带头抵制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来开发区上班不满两周,就到了元旦,办公室安排人员值班,其余人都放假回家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元旦当天回的家。

    宁俊琦已经于昨晚坐火车回了省城,在县城两人见了一面,一起吃的晚饭。所以楚天齐没有在清牛峪停留,直接回了柳林堡村。

    大儿子回家,父母自是高兴万分,而且小儿子、大女儿也都在,一家人其乐融融,尽享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和谐的气氛往往最容易被破坏,知道楚天齐回到家里,好几个村干部带着一些礼品纷纷来道贺。难得的团聚时间被占用,楚天齐心中很遗憾,但不能扫了大家的兴,就摆酒与大家畅饮。

    不只如此,村里人也纷纷前来道贺,说上几句祝福的话。尤其村里老人柳三爷更是对楚天齐评价极高,预测其必成大器。

    这种喧嚣,一直持续到二号下午,家里才难得清静下来。这两天虽然闹腾,但却让楚天齐忘却了好多烦恼。

    晚上,楚天齐躺到炕上,忽然感到有些孤单,也很不踏实。他知道自己是惦记着开发区的事,是对那里不放心,同时也因为没有靠的住的人,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,想着种种工作的不如意,想着时时处处的被动。再对比在乡里工作时的情形,两者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在乡里工作时,上面有县委书记赵中直支持,乡里有宁俊琦、刘文韬的指点、提携,有要文武、杨大庆、郝晓燕的帮衬,有村领导们的配合,自己工作起来可以说是如鱼得水,成绩也是斐然。

    而现在,县委书记柯兴旺对自己极不待见,郑县长和徐副县长虽对自己不错,但已不可与赵中直时期同日而语。在开发区,不只是没有团队成员支持,就是连一个递话的人都没有。自己就像瞎子、聋子,又焉能出成绩?

    楚天齐深刻意识到,没有自己的人,没有自己的团队,什么事情也干不成。自己必须要改变现在这种被动局面,必须要建立自己的团队,最起码也得有能够递话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心中不踏实,三号的时候,楚天齐就回到了开发区。假期还没有结束,开发区里更是冷清,楚天齐就利用这份清静,把自己这些天想好的对策又好好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月四日,休假结束了,人们纷纷回到单位上班。

    姚志成刚进入办公室,桌上电话响了。他拿起一听,是楚天齐的声音:“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姚志成拿起笔记本和本,走出了屋子。他办公的屋子,和楚天齐的在一个楼层,只不过他在楼梯东侧,而楚天齐在西侧,两间屋子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五十米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短的距离,他今天走的很不轻松。实际上自从楚天齐到任的那一天,他心里的不轻松就开始了,只不过现在更加沉重。他明白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职责是什么,但他却又不得不偏离甚至违背这种职责,因此他很痛苦,也很害怕。

    元旦前,在王文祥办公室发生的那一幕,让姚志成记忆犹新。他更加深刻的意识到,自己现在已经是风箱里的耗子,两头受气,但自己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尽管走的很慢,但几十米的距离,还是很快到了。姚志成稳了稳心神,轻轻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两声响动过后,屋子里传出楚天齐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轻轻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,在回身关门的时候,他偷偷瞄了一眼办公桌后的楚主任。对方根本没有抬头,就那样在面前的纸张上写着划着。

    走到离桌子还有一步距离,姚志成停了下来,就那样躬身、低头看着写写划划的楚主任。

    一分钟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,楚天齐还是没有抬头,还在那里写划着。

    虽然屋子里温度并不高,虽然姚志成穿的并不厚,但他手心已经是汗涔涔的,就连额头上也沁出了汗珠。他明白对方根本不是真的忙不过来,而是就要这么抻着自己,他意识到这个蛰伏了半个月的牛人要出手,要拿自己开刀了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的一些传言,姚志成听说了好多,知道有这么一个能力出众、手腕颇多的牛人。特别是近几个月,更是有人把楚天齐的消息与自己分享,他知道了连孔方那样阴冷的人,都对楚天齐敬若上宾。尤其在三周前,更是有人向他活灵活现描述了大鸭梨在楚天齐面前的反常。

    姚志成已经深深相信,这个楚天齐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。而就是这么一个人,自从到开发区后,却表现的绵*软无比,甚至连大权旁落也置若罔闻,他知道这不正常。事出反常必为妖,所以楚天齐肯定在找一个爆发点,在等一个爆发的时机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爆发点就是自己了。想到这里,姚志成联想到了温斌被发配边疆的事,想到了孔方被侮辱,却还要对楚天齐敬若上宾。也想到了魏龙遭整治,魏龙儿子被关大牢,而魏龙却不敢与楚天齐做对。关于对方的传说,比这更恐怖的事,姚志成听过的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他会怎么对付自己呢?无论哪种方式,都不是自己能承受的呀。越想越心惊,越想越慌乱,姚志成感觉到右眼一阵酸涩,是汗水流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姚主任,你早就到啦?”好像才发现对方的样子,抻了足有十分钟,楚天齐才抬头说道,“屋里热吗?”

    “啊,热,哦,不热。”姚志成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楚天齐平淡的说:“我想也是,这屋里又没有电暖风,我连外罩都不敢脱。”

    看看,对方开始找自己麻烦了。也不怪,副主任屋里两个电暖风,而主任室却一个也没有,确实说不过去。但他不能有所表示,只能皮笑肉不笑的点头“嗯、啊”的应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身子靠在椅背上,问道:“单位的规章制度,都是你起草的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,好多是相关部门提供的素材,办公室进行了整理。”姚志成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提供的这些规章制度是不是最新的?你不会是拿旧的糊弄我吧?”楚天齐眼睛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姚志成急忙肯定的说:“是,肯定是新的。我哪敢糊弄您呢?这些都是正在实施的制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“哧笑”道: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实际执行的,和这些差的很远呢?”

    姚志成眼珠快速转了转,装着糊涂:“没,没差多少吧?可能,可能个别地方有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有偏差?偏差多少?好,那你给我说说《日常费用报销、付款操作流程》” 楚天齐脸上笑咪*咪的。

    来了,终于来了,笑里藏刀啊。这样想着,姚志成硬着头皮背诵起来:“一、部门填写《费用报销单》,由经办人在《费用报销单》上填写“日期”、“费用名称”、“单据张数”、“合计金额”等事项,并签名,要求填写工整。二、部门负责人在报销单上相应位置签名。三、财务股长复核后在报销单上相应位置签名。四、主管副主任签字。五、主任审批签字。六、审批程序结束后,出纳方可办理付款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就那样听着,直到姚志成全部背诵完毕,楚天齐也没有说一句话,而且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从对方笑容里,姚志成看出了森冷,再看对方的样子,他知道自己不说点什么是不行了。猛的咽了一口唾沫,喉结动了几动,姚志成说话了:“楚主任,那天是我做的不对,我以后一定按程序做,请您最终签字后再报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还是没说话,而是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样子,姚志成脱口而出:“楚主任,这样做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楚天齐又摇了摇头,“不是说你这样做不行,而是只有你这样做还不行。你想啊,规章制度是针对所有人的,不光你要执行,我们大家都来共同执行,才能称之为制度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我明白,可……可我只能要求自己,我也管不了别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让你去管,但你有传达主任指示的义务和职责,这没错吧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是,但是空口无凭,别人还以为我是假传圣旨呢,除非……除非有你亲笔签字的条。”姚志成试探着说。

    “空口无凭确实不好执行,那样不是让你为难吗?”说着,楚天刘拉开抽屉,拿出几张纸,递了过去,“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迟疑着接到手上,翻看了一下。这是开发区的三份制度文件,分别是《日常费用报销、付款操作流程》、《调离、辞职、请假规定》、《工作人员签到、签退规定》。

    姚志成发现这些文件都是自己提供的,只不过上面多了一些手写文字,每份上面的内容都一样:此文件自重新审定以后,至今已实施两年有余,暂不做修订。请办公室监督各部门严格执行。楚天齐。

    姚志成还发现,楚天齐签字日期正是写的到任的日子:十二月十八日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这……这不需要开会研究吗?”姚志成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姚志成,刚才你说不能空口无凭,现在又说什么需要开会研究,你什么意思?再说了,这些都已经实行了两年多,我连一个文字都没有删减,只不过是贴出去用以提醒而已。难道你要带头抵制不成?”说着,楚天齐把一沓资料摔到了桌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