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八十八章 互释*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王文祥送楚天齐到过一次政府后,楚天齐几乎每天都要用好几次车。于是王文祥就想着各种办法应付、推脱,想让楚天齐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楚天齐后来干脆不说具体时间,就问王文祥什么时候有时间,甚至提前一天预约。知道楚天齐在消遣自己,但王文祥却又没有更好办法,除非自己把车钥匙交出去。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上下班有车的生活,怎肯轻易交出?

    对方不提交出车钥匙的事,楚天齐也不提,就用这种死缠烂打的方式,没事就问对方什么时候有时间。

    这让王文祥不甚其烦,甚至一接到楚天齐电话就认为是用车的事。他有几次故意不接,可楚天齐却找到了门上,他只得以各种荒唐的理由应付,很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就这么几天的时间,全县公务人员都知道了王文祥给楚天齐当司机的事,有好多人还拿此事调笑王文祥,说他会和领导处关系。这让王文祥很是无语,却又只能暗气暗憋。

    这天,王文祥正想着对付楚天齐的方法,手机却响了。他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,犹豫了一下,没有去接,他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。王文祥不接,手机就一遍又一遍的响着。

    后来王文祥干脆关掉了手机,可固定电话又响了起来,而且还是那个号码。正想着要拔掉电话线,可手已伸出又撤了回来。他担心这么一弄的话,领导有事找不到自己,也容易让对方识破自己。他看了看还在兀自响个不停的固定电话,拿起话筒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筒里马上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王主任忙什么呢?怎么连老哥的电话也不接了?不会是正在开车吧?”

    废话,开车还能在办公室里?王文祥心里这么想,可嘴上不能这么说,只得强自笑着:“大书记真会说笑,刚才我上厕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哈哈……”话筒里的笑声很大,也很刺耳。

    王文祥想早点结束通话,就说道:“大书记,有事吗?我正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吗?我这不是关心关心你吗?你说你日常工作那么忙,还要兼着主任的高级司机,也就是你,要是我的话,身体早就吃不消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这样可以增进感情嘛!你……”话筒里的声音阴阳怪气的,还没完没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文祥心里暗骂“装死鬼”,干脆把电话听筒放到一边,任由对方唠叨个没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里,楚天齐说了声“再见”,放下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这电话是旅游局陈馨怡打的,专门是向他说八卦的,八卦的内容就是王文祥给他当司机的事。这已经是陈馨怡第三次就此事的传言,给他打电话了。在通话过程中,他故做深沉的让对方不要传谣信谣,不料陈馨怡却以“你偷拿我东西,我还没找你算帐呢”予以回击。

    对方又提到了那次“丢罩罩”的乌龙事情,可楚天齐却没办法向她解释清楚,只能任由她八卦个没完。所好的是,她那里有人找了,要不还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想故意以此事激怒王文祥,但没想到会衍生出这么多版本。他也担心夜长梦多,不由得盘算起来,盘算着尽快向王文祥出手的事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王文祥推开门走了进来,关上屋门后,径直奔向楚天齐而来。在几乎挨着老板台的边沿时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那些票批了吗?我得赶紧送到财务去。”王文祥直接说到。

    其实这几天王文祥已经催问了好几次,就是在和楚天齐一同出车的时候,也问起过。但楚天齐都以“正在看”为由,挡了回去。今天离王文祥留下票据那天已经有一周了,楚天齐没有再搪塞对方,而是说道:“签了。”说着,从抽屉里里拿出一沓记帐凭证,拿起最上面的两份,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王文祥疑惑的拿起两张凭证,看了看,说道:“就这两份?这只是我上个月的话费报销单,和元旦前加的一次油。剩下的那些都签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啊?”楚天齐拍了拍面前的一摞凭证,“这些有些疑问,暂时不能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疑问?”王文祥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按说你能看出来呀?”楚天齐边说边拿起了几份凭证,“你看啊,这是元旦前的一次修车费用,可上面并没有附费用清单,也没有办公室会签,不符合‘经办人、经办部门负责人会签’的要求,也不符合‘需附明细’的要求呀。再看这份,那是去年十月份的票据,我当时还没来,而且数据又那么大,我怎么能签呢?还有,这个,这个,你自己看看,我到底能不能签?”

    王文祥一把抢过这些凭证,胡乱翻看了几下,一边翻看一边在酝酿着要怎么办。他拿过的这些凭证有十多份,票据有八十多张,金额可在两万元以上。而楚天齐只给他签了两份凭证,这两份凭证只是两张票据,金额也只有五百多元。他脑中电光火闪,迅速盘算着主意。

    忽然,王文祥瞪着楚天齐道:“楚主任,就只有这两张票符合要求吗?其它票是不是都不能签了?”

    “目前只有这两份符合要求,其它的我还在看,或者你可以提供进一步符合要求的附件。”楚天齐语气很平淡。

    王文祥一字一顿的说:“那就是说,如果我不能进一步提供附件的话,这些钱就报不了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王文祥忽然语气一缓:“楚主任,你就通融一下,这些钱可是我在财务支的款,如果报不了,我也就还不了财务的钱。反正我自己是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只要这次通融了,我下不为例。再说了,您只要把这件事给我办了,我没有后顾之忧,也才有精力配合辅助你的工作。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?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软中带硬,有一种耍无赖的味道,但楚天齐并没计较,而是吧咂着嘴,啄起了牙花:“这,哎呀,关键你这太不符合要求了,难呀,我想想啊……这……不好办,不好办……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吞吞吐吐的德性,王文祥知道对方在拿捏自己,看来自己也得做出点姿态了。于是“嘿嘿”一笑:“楚主任,你看,自从你来了以后呢,我也没好好到你这里汇报工作,这是我的疏忽。以后我要改正这些不足,并且把精力多用到主要工作上。”说着,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串钥匙,递了过来,“楚主任,这是那辆‘现代’车的钥匙,先放你这。本来我想给单位省点钱,看来是我欠考虑了,我根本忙不过来,还是尽快配备上专职司机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钥匙,而是遗憾的说:“老王,哎呀,本来还考虑给你加点开车补助呢,你怎么就……说实话,有副主任当司机,我觉得面子老大了。你就能者多劳嘛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得了便宜卖乖,可王文祥为了达到报票的目的,只得压着火气,耐着性子说:“楚主任,不是我不愿给主任服务,只是实在是忙不过来,你就多体谅吧。”说着,王文祥把钥匙放到了老板台上,“我这里就一把钥匙,还有一把钥匙在办公室,车的所有手续也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诶,单位好像还有两辆小皮卡工具车吧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王文祥点点头:“是,是,那两辆车的钥匙在工程股和招商股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,你先回去,我再看看这些票,怎么样?”楚天齐和颜悦色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王文祥说着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的一刹那,王文祥扭回头,看着门上的主任室三个字,咬着牙心中暗道:“孙子,你等着,咱俩没完。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了,楚天齐“哧”的一笑,拿过车钥匙端详了一下,放进了抽屉。又把桌上的那些记帐凭证收起来,放到了柜子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身体靠在椅背上,开始想着王文祥今天的做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王文祥的做法,多少有些反常,但仔细一想,也在情理之中。王文祥拿过的那些票,一共有两万多元。如果不能报销的话,那这两万块钱可就得他自己贴了,即使在财务支的款,那也是他王文祥的欠帐,欠帐总要还的。就王文祥一个月六、七百块的工资,要想攒这些钱,至少也得五年吧。所以,报票是王文祥当前很重要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为了报票,王文祥把把持两年的车钥匙交出来,也就好理解了。当然,这些天关于他给自己当司机造成的社会影响,也是促使他交出钥匙的一个因素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知道,王文祥看似做出了让步,但他只是要达成报票的目的,并不是真的向自己低头。一旦对方目的达到,他王文祥马上就会疵出獠牙,狠狠咬上自己一口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暗暗告诫自己,一定要保持清醒头脑,不能被对方*迷惑了。

    想到“*”三个字,楚天齐笑了,自己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目光所及,日历上的日期显示,自己已经到任三周多了。可好多事情还在焦灼着,楚天齐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