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二十八章 侥幸心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一下子楞在当场,宁俊琦就那样一直看着她,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,我不会答应对方条件的。”楚天齐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脸上表情变了几变,既像是欣慰,又像是忧伤,更多的是苦痛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宁俊琦,坚定的说道:“但我会用我自己去替换你,替你承受所有的苦痛和磨难,就是付出生命代价也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眼中一下子涌满泪花,她扫了一眼玻璃窗上拉着的厚重窗帘,站起身,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,钻进了楚天齐怀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想到,自己的意中人竟然投怀送抱了,这可是意外的收获,自从和宁俊琦认识到现在,这是第一次。不觉双臂轻轻用力,把美丽佳人紧紧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更加惊喜的是,怀中美人竟然扬起俏*脸,轻掂脚尖,闭上了眼睛。这就是明显的信号,楚天齐岂肯错过,于是,俯下*身,去找对方的嘴唇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正闭着眼睛的宁俊琦,迅速睁开眼睛,挣脱楚天齐的怀抱,快步奔向了自己的办公桌。她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,说道:“喂,您好……你打错了。”说完,挂断手机,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等着与宁俊琦来个小规模接触,没想到来了一个破电话,听口气还是打错的。等看到她坐回了椅子上,他知道今天的这个好机会错过了,没戏。他略有些尴尬,没话找话的道:“打错的?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幽幽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非要把我俩都置于危险境地呢?就不能提前采取措施,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下子清醒过来,知道宁俊琦又说到刚才谈的那个话题了。他轻轻挠挠头,“嘿嘿”一笑,说道:“你如果处在险境,我肯定会奋不顾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宁俊琦点点头,说道,“可今天的事,我并没有危险呀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她会瞎说吗?瞎说我欺负女人,说不定还会给我扣上一个作风问题的帽子,那样你岂不是伤心透了吗?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宁俊琦轻叹道:“唉,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?她堂堂一个副处级旅游局长,会给我打电话瞎说一通吗?你要知道她是副处,我们只是科级,她的名声比我们更重要,她不会做这种蠢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这是为什么?就为了让我答应那个不切实际的指标吗?那她也太无赖了。”楚天齐有些无奈的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她能用这么下作的手段,到时也别赖我不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随口说道:“你是说耍赖吗?她早已想到你这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知道她会采取什么办法?”楚天齐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会知道?只不过是猜的罢了。”宁俊琦说道,然后转移了话题,“反正指标是你答应的,别到时又让我给你擦……自己捅的篓子自己去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给我擦屁*股,我尽量去完成,实在完不成的话,我也不怕她向你告状。反正她说什么,你都不会相信的。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。”楚天齐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摇头道:“就怕没那么简单吧,你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接茬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,他忙向宁俊琦看去,见她正向自己使眼色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她眼神的意思,快步走到窗前,一边拉开窗帘,一边说道:“乡长,您再好好看一看报告,到时我等你的通知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向他竖了一下大拇指,并示意他去开门,楚天齐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这份报告好多地方都进行了改进,不过还有一些不足,我看过后再说。”宁俊琦拿过一份资料,用红笔在上面装模作样的划着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打开了屋门,高远正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高远自然听到了二人的对话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楚乡长,你在啊。那你们先说,我一会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已经汇报过了。你进去吧。”楚天齐说着,回头又对宁俊琦道,“乡长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记住啊,本周内必须把修改后的报告交上来。”宁俊琦抬起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记住了。”楚天齐装模作样的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宁俊琦的声音:“高乡长,请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楚天齐又想了一会儿夏雪的事,他还是不明白,难道夏雪就为了一个指标的事给自己下套?有事可以商量嘛!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正常跟自己商量的话,自己肯定不会接她的招的。

    夏雪也对别人用这招了吗?我看未必。每个人不可能都有“软肋”能被她抓*住。那她就针对自己这么做,是真的有仇,还是对自己有别的想法?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?这个想法一出来,楚天齐吓了一跳,赶忙就此打住:可不能瞎想,自己本来就怕宁俊琦多心,如果再这么想的话,那就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楚天齐说了一声“请进”,他的话音刚落,杨大庆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庆,有事吗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杨大庆直接坐到了楚天齐对面的椅子上,说道:“楚乡长,刚才小营村冯强来电话,他说村民今年偿到了甜头,都在询问明年是否还种药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口问道:“村民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愿意种了。种药材不到三年时间,就收入了相当于平时种庄稼八、九年的利润,这可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尤其,在种药材的过程中,他们一直在担惊受怕着,生怕赔的血本无归,现在有这么好的结果,肯定是想着再大捞一把了。”杨大庆兴奋的说道,“好多村民都表示,不光要种,还要多种。甚至以前没种药材的村,也在打听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道:“这在我的预料之中,但我们不能盲目。药材种植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效果,有好多客观因素在里面的,好多事情并不是我们自己能左右的。当归种植,需要三年的种植周期,在这期间会发生什么,我们自己心里没底。所以,我们的当务之急,是要找到买家,没有买家的话,一切都是空谈,都是在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买家不是现成的吗?何氏药业呀,你的师妹不是何氏药业的少当家的吗?”杨大庆说话的时候,脸上满是八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大庆,你以为开公司是过家家呢?一拍脑门就决定了。”楚天齐笑着道,“我刚才说了,今年的成功,有好多客观因素在里面。这其中,何佼佼肯定是起了一定作用的。但正像何老爷子说的那样,一切按规矩办。所以,何老爷子虽然同意了孙女的建议,但只是让下面人悄悄做了解,并且严令她不得提前向我们泄露只言片语。后来,在对药材生长情况有了充分且客观了解后,何佼佼也才出现。如果我们的产品达不到对方要求的话,何氏药业肯定不会收购的,即使有何佼佼也不行。当然,我们也不能因此否定何氏药业对我们的照顾。不过,在商言商是他们处世的中心原则。”

    杨大庆点了点头,说道:“理是这么个理,可我们也得争取一下呀,毕竟何氏药业和我们互相有了了解,况且不是还有一个何佼佼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你说。”楚天齐点指着杨大庆道,“我已经和何佼佼通过两次电话,希望何氏药业把青牛峪乡做为他们的原料基地,何佼佼也答应能帮忙的话尽量帮忙。但她同时也表示,这么大的事需要董事会集体做决定,不是一两个人能决定的,而且何氏药业还要考虑集团的整个战略布局,而不只是单纯的运作某一个点。据她说这次收购我们的药材,可以说是近几年生意中,何氏药业获得利润最少的一次,为此还引起了好多董事的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那就是没戏了吧?我该怎么答复冯主任和其他村干部呢?”杨大庆有些泄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说乡里正在与对方沟通,让他们再等一等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杨大庆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着杨大庆走远了,楚天齐打开抽屉,拿出一个笔记本看了起来。这是前几天与何佼佼通话时做的一个记录。

    其实,楚天齐一直在与何佼佼联系着。从最近反馈过来的信息看,对方对于把青牛峪做为基地的事,他们内部还存在着很大分歧,估计在近期不会有什么进展。至于收购药材的事,倒很有希望。只是在价格上,何氏药业不会给青牛峪过大的利润空间。因为这次的价格,是何老爷子看在楚天齐的面上,给了一部分友情价。这种友情价不能总是给下去,因为何氏药业是以赢利为目的公司,而不是慈善机构。

    刚才,之所以和杨大庆说的有所保留,其实就是楚天齐想通过杨大庆,给村民传递个信号:种药材也不是暴利行业,要对利润空间有合理预期。否则,村民总抱着一个侥幸心理的话,对于下一步的合作是没有好处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