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二十四章 看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坏了,误了开会了”,楚天齐这样想着,向政府办公楼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政府楼三楼,楚天齐急忙去敲旅游局办公室房门,他需要打听具体的开会地点。他只知道在旅游局会议室开会,但具体*位置并不清楚。本来,他有充足时间打听,结果临时被县委书记叫去,导致现在比要求开会时间晚了将近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敲了三遍门,也没人开门,推了推还没有推动。楚天齐又到旁边屋子敲门,也是这种情况。他只好挨门看着上面门牌,先是在旅游局区域看了一遍,又转到审计局、科技局区域挨门寻找。结果,在整个楼层转了一圈也没看到“会议室”三个字。最后,他只好向最东边那间没有门牌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楚天齐先是侧耳听了听,才敲响了屋门。敲了一遍没人答声,又敲了一遍还是照旧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走开,门从里面打开了。顿时,刺鼻的烟味冲了出来。屋子里烟雾腾腾,就是楚天齐视力好,一时也看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小陈,是谁呀?”一个女人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开门女孩回答:“夏局长,是青牛峪乡楚乡长。”

    威严的女人声音又传了出来:“哦,怪不得呢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楚乡长呀!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楚乡长,快进来。”开门女孩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注意到开门女孩,是旅游局办公室工作人员陈馨怡,自己认识,而且对方曾经给过自己一些旅游资料。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一楞,随着女孩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进来的时候,屋子里众人都抬起头,目光注视到他的身上。楚天齐低着头,尽量避开人们的目光,直接奔一个空位置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桌上摆着一份旅游局文件,楚天齐便拿在手上看了起来。他现在才明白,怪不得当时在门外的时候,没有听到屋子里的声音,原来是大家都在看文件。

    楚天齐随便扫了一下会场,他发现这个会议室不大,平时也就坐二十多人的样子,但今天足足坐有四十多人。坐在里圈的有县旅游局领导,还有一些乡镇领导。坐在外围的大多都是旅游局工作人员,当然也有一些乡镇干部,楚天齐自己就在这些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看完了吧?有什么感想?”还是刚才那个威严的女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,看向说话的人,原来正是县旅游局局长夏雪。夏雪是从市旅游局调任的,刚刚到任才两个来月。

    上个月,在政府办公楼,楚天齐和政府办邹副主任一起下楼时,曾经和夏雪擦肩而过,当时邹副主任还和夏雪打了招呼。下楼后,邹副主任说,刚才的女人是新任县政府党组成员兼旅游局局长夏雪,级别副处。

    现场没人答声,但都抬起头,看着夏雪。

    夏雪扫了一眼众人,说道:“既然大家还要思考,那我就把文件精神解读一下。同志们,今年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九个五年计划收尾之年,也是第十个五年计划编制成型之年。今年是公元纪年后的第二个千年,俗话说“千载难逢”,从中央到地方,都在抢抓机遇,紧锣密鼓的谋划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。从相关渠道得到的消息,在‘十五’计划中,‘可持续发展’被做为制定计划纲要的总原则。旅游产业做为第三产业的一部分,被做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写入计划纲要。国家更是计划在未来,把旅游产业打造成战略性支柱产业。

    沃原市做为首都风沙源最后一道屏障,做为首都饮用水主要供应地,更是把旅游这项环保产业做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沃原市“十五”规划中,已经把旅游列为新兴重点产业,届时会进行政策、资金等扶持。在这种大环境下,沃原市旅游产业的春天就要到来了。玉赤县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说的好听,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。”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夏雪的讲话。

    大家迅速把目光集中到了说话人身上,这个人就坐在夏雪旁边,现场众人都认识他,正是玉赤县旅游局常务副局长王文祥。楚天齐曾听别人说过,这个王文祥已经在旅游局当了五年常务副局长,和以前的三任局长都不合拍。每个局长待了不到两年就调离了,而这个王文祥却一直还在,只是他也没能成功上*位局长,依然做着他的“老二”。

    夏雪眉头微皱了一下,没有理会王文祥,而是继续说道:“我们玉赤县距离首都只有一百多公里,环保任务更重,发展旅游业是形势所需。玉赤县文化历史遗迹颇多,只是因为各种原因,一直没有很好的挖掘、利用起来。所以,我们才适时做了这份旅游发展规划,在做规划时也充分考虑了可持续发展需要,但这还需要大家共同献计献策,我们……”夏雪向参会人员详细解读着,她的讲解紧扣发展规划,但却采用了口述用语,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楚天齐感觉,夏雪的讲述形象生动,语气也少了许多严厉,多了不少温和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听,虚情假意。”王文祥再次嘟囔道。

    王文祥的话,把大家的目光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夏雪没有听之任之,而是转向王文祥道:“王副局长,你有什么高见吗?不妨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没有退却,而是大大咧咧的道:“既然小夏局长请我讲话,那我就随便说两句。这个旅游吧,说的邪乎点是环保产业。其实就是走走看看,再吃点喝点,这就是旅游。至于什么可持续发展,就更是炒作概念了,现在好多人还没有脱离贫困,什么时候吃饱穿暖有闲钱了,再提也不迟。我这人说话直,只懂的干实事,不会文邹邹的务虚。我就先说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听出味儿来了,王文祥这就是要拆夏雪的台。她称呼夏雪为“小夏局长”,是对局长明显的不尊重,而且在局长讲话过程中,两次插话,还大言不惭的说局长请他讲,足见他狂傲至极。

    不知道年轻的女局长会如何应对,又会被气成什么样子?这是现场所有人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有像好多人期待的那样愤怒不已,也没有恶语相向,夏雪依旧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哦,听王副局长的口气,是不认同这份旅游发展规划了,这可是经过局党委班子通过的。你难道要否定大家的共识?难道要出尔反尔吗?”

    “小夏局长,我可没这么说,我只是认为饭要一口一口的吃,不要好高骛远。”王文祥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对可持续发展也颇有微词,这可是从中央到地方都大力提倡的,难道你要另来一套?”夏雪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王文祥马上接住了话头:“可别给我扣大帽子,我是说你讲的云山雾罩、不切实际,我并没有怀疑国家政策的正确性。我当常务副局长五、六年了,要讲究背政策我不比别人差,而且也在积极践行着。”说着,他还真的背了起来,“可持续发展指既满足当代人需求,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发展,提出可持续发展的四大支柱是经济、社会、环境和文化,只有四个方面协调发展,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。可……”

    夏雪打断了王文祥的话,说道:“我听你说的才是天花乱坠,怎么就没有一点实际行动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普通干部,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本职工作,你还让我*干什么?”王文祥的话依然很冲。

    夏雪轻蔑的一笑:“王副局长,说的轻巧,你连一个基本的日常礼仪都做不好,还谈什么做好本职工作?”

    王文祥怒声道:“你不要血口喷人,我倒要听听你拿什么污蔑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我血口喷人?那我就把这件事摆在桌面上,让大家给评评理。”夏雪说着,一指王文祥面前的烟灰缸,说道,“大家看到没有,这里面已经有九个烟头了,这些烟头的制造者就是王副局长。而今天在现场吸第一支烟的也是王副局长,是口口声声说自己践行国家政策的旅游局常务副局长。

    敬茶上烟本是国人待客之道,虽然说吸烟于自己于他人没有好处,但要想彻底杜绝也不是朝夕之事。正是因为这个情况,中央及相关部门才没有立即采取强制措施,而是采用渐进方式去引导,让人们逐步远离烟草。

    你做为旅游局常务副局长,不但不带好头,反而在旅游业可持续发展会议上公然带头吸烟,这不是对抗国家政策又是什么?正是在你的带动下,本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吸烟的同志也吸了烟,没有吸烟的同志更是被动吸了过量二手烟,这是应有的日常礼仪吗?

    本来,我以为你这也是在尽待客之道,虽然方式不可取,但也稍微情有可原。我原计划在会后提醒你注意这个事情,但从你的发言中我发现了问题的严重,你这根本就不是小节问题,而是思想问题。为了维护国家政策的严肃性,为了替这些受你引导而吸烟的人的健康,为了被动吸二手烟的人的健康,我必须站出来,对你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。”

    在夏雪批评时,王文祥几次想插话,都没成功,只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全部屏气凝神,静静的“看戏”,楚天齐也是一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