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九十五章 和尚头上虱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些人到来,自然影响了楚天齐讲话。一是会议室内众人的目光都被这些人成功吸引了过去,二是这些人已经开始吵闹上了,而且吵闹对象就是针对楚天齐。

    看到外面这些人,楚天齐觉得大部分人都面熟,因为他们刚在两天前来过,当先领头之人就是那个饭店老板周云强。

    此时,周云强推开屋门,冲着楚天齐一疵牙:“主任,正开会呢,没打扰你们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周云强“嘿嘿”一笑:“主任,我们也不想这时候来,可不来又不行,这马上就要过年了,我们的钱到底什么时候给呀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让你们找财务尽快核实帐目吗?”楚天齐沉声道,“你们核实了吗?”

    “骗谁呢?财务股长都休假了,一休就休到过年,我们找谁对帐?找你呀?”周云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,“今天要不是我们来的及时,你们这个会一开完,恐怕就等着放假了吧?我们还找谁去?”

    “谁说要放假了?是我告诉你了?还是有别人跟你说了?”楚天齐说话的时候,瞟了一眼王文祥。

    王文祥注意到了楚天齐的目光,但他就像没事人似的,装作没看见,照样笑咪*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们从哪听的?我们可知道,好多单位都是这样,提前几天就开会。接下来的几天说是上班,其实早就把放假的事安排好了,当官的每天往上面跑,无非就是请客送礼,顺便还躲帐,当兵的也是到单位点一卯就走。等我们要帐的时候,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当兵的,当兵的又推说得领导回来。结果这么一踢皮球,来回得折腾好几天,到头来一分钱没要到,可已经该过年了。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基本对,好多单位确实有这种现象。但他却不能那么说,而是对着周云强道:“周老板,就事论事,不要扯得太远。想要帐可以,必须先把帐对清楚,必须审核无误才能付款。”

    “又打官话,跟谁对呀?跟你对吗?”周云强嚷嚷道。

    他身后两个壮汉跟着起哄:“跟你对呀?少费话,赶紧给钱,不给钱我们不走了。”说着,还当真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后面众人也齐整整的坐了下来。瞬时,在小会议室,形成了一个上访静坐的现场。

    “周老板,你这是什么意思?要影响开发区正常办公吗?”楚天齐说话时语气低沉。

    周云强一笑:“不敢。我们就是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,想要钱,得先对帐。”楚天齐再次强调。

    周云强不屑道:“好啊,对帐可以。谁对?股长在吗?你们就是不想给,帐上早没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帐上没钱?谁说没人和你们对帐?”忽然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周云强马上向发声处看去,其他众人也向说话之人投去了目光,大家看到说话的人是财务股副股长郝玉芳,不禁都面露惊讶,只有一人不惊讶,因为他预感到郝玉芳会出面。此时,郝玉芳也已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?你是谁?”周云强站起来,手指郝玉芳。

    “请拿开你的手。”郝玉芳杏眼一瞪。

    真别说,周云强还真听话,放下了自己右手,嘴里嘟囔着“好男不跟女斗”。然后,他轻蔑的一笑:“小丫头,你还没说你是谁,我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告诉你,我是玉赤县开发区财务股副股长郝玉芳,临时主持财务股工作。股长已经把所有东西交到我手上,还给我出具了委托书,委托书上有主任签字。你说,我能和你对帐吗?”问完此话,郝玉芳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,是吗?”周云强满脸疑惑,看着对方,还在地上踱着步,“你是郝玉芳?郝玉芳不是长得像小老太太吗?”

    “周云强,请你对女孩子放尊重点。”楚天齐说话了,“你要是对帐的话,马上就和郝股长走,要是其它事的话……不妨说出来,别拿要帐说事。”

    周云强眼珠一转:“当然是要帐了,可是……可是,她级别太低,万一把我们支开,你们当官的都走了,我们上哪找你们?怎么也得有个主任、副主任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能挑理。好吧,那王副主任跟着去吧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加了一句,“正好,你的那些白条里,王副主任签字最多,也方便核实。”

    王文祥确实想推辞,但听楚天齐一说后面的话,马上又改了话头:“主任,咱们还要继续开会,我一会儿再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文祥又看向周云强,“周老板,郝副股长确实临时主持部门工作,她就能和你们对帐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好吧,反正你们当官的不能跑,一会儿我还来。”说完,一挥手,带着众人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郝副股长,你去和他们对帐,我一会儿就到。”楚天齐郑重的说。

    “主任,没什么,对帐本来就是财务股的事,我们责无旁贷。”郝玉芳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姚主任,你跟着去一下。”楚天齐对着姚志成说,“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姚志成答应一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喧闹的会议室,静了下来,但那种开会的气氛也几乎没了。方宇正要咨询楚天齐“会议是否继续”,下面却有人说话了,说话的人是建设股股长韩文。

    韩文此时已经站在那里,直接说道:“主任,我想问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平静的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韩文大声道:“往年在年底的时候,都要评出单位先进,还要给一些精神和物质鼓励,今年怎么就没有了?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法,还是说买奖品的钱……花到别的什么事上了?”

    众人“刷”的一下,把目光都投到了楚天齐身上,因为韩文问的问题也是好多人关心的,尤其是那些已经被王文祥内部告之的“先进”。还有些人是觉得,韩文的话挑衅意味深厚,甚至在质疑此项钱款的去处,矛头直指主任,他们想看看主任如何反击。
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中,楚天齐没有声色俱厉,而是面事微笑的说:“这好像不需要向你汇报吧?”

    众人以为,主任应该会给出冠冕堂皇、义正词严的理由,并怒斥对方的行为。但这回答超出了大家的预期,这明显就是在搪塞人,在以权压人、耍无赖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方面,岂能让韩文信服?

    果然,韩文马上表达了对此回答的不满:“楚主任,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以权压人吗?本来我问的问题,和我关系不大,我只是替大家问出心里话而已。去年包括前三年,大家付出了无尽的辛劳,做了好多工作,到年底评个先进什么的,既是对获奖者本人的肯定,也是对其他人的激励。你刚来开发区,不知道以前的事情,这也正常。可你现在竟然这么搪塞我,不尊重这个问题,也就是不尊重大家的心声,不尊重大家的劳动,在否定大家的付出。大家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让韩文这么一鼓捣,好多人确实觉得是那么回事,就是楚天齐在否定众人的付出。但大部分人并没有说话,大家都明白这事不能接茬,而有一个人却站了出来,这个人是招商股副股长庞大海。

    庞大海站在那里,满脸愤恨,说出的话也是义愤填膺:“众位同事,众位兄弟姐妹,韩股长说的对呀。我们在座的人,大部分都是在开发区刚一成立时就来的,好多人都参与了从筹建到现在的所有过程,都亲眼见证了在王主任等领导下,开发区从无到有的巨大变化。当初,老百姓不理解,我们就挨家挨户做工作,不分白天晚上,不分周末还是工作日。工夫不负有心人,真情感化老百姓,终于土地和房屋的主人签字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韩文接了茬:“是呀,土地是征来了,马上面临的就是搞基础设施建设,搞管网预埋。可钱在哪?王主任、冯主任带领大家,好不容易从上面申请来了资金,好不容易基础建设工作启动。”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:“哎,可是好景不长,王主任、冯主任好不容易开创的大好局面,就被那个败家的主任给破坏了。那个主任贪污受贿进了大牢,那是罪有应得,可开发区的钱却被他挥霍殆尽,让开发区元气大伤。我一说起贪官就忍不住骂娘,我恨他们,我不怕得罪当官的,包括当时那个县长也是这样的东西。”说到这里,他气的呼呼带喘,还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庞大海接着说:“没钱了,建设工作是搞不下去了,可好几十号人要吃要喝要生活呀。还是王主任不辞辛劳,千辛万苦从上面申请来一些资金,给大家发工资,维持开发区运转。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这些呀,由于贪官污吏的挥霍,欠了好多外债。没办法,王主任就和冯主任又是求爷爷告奶奶的去化缘,这才一边还债,一边艰难度日。”韩文说的更有感情,似乎眼中还有泪花。

    韩文和庞大海的深情“表演”,令楚天齐心中感叹不已:什么师傅带什么徒弟呀!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谁导演的,这也太直接了,答案就好比“和尚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”,想必大家也心知肚明。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看向身旁的王文祥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文祥也是满脸正义之色,仿佛他已进入了情境似的。他自然看到了楚天齐目光,似乎不经意的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捕捉到了王文祥的得意,也回了一个笑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