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三十三章 得意不要忘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玉赤县城,县委常委三号别墅楼。

    冯志国起身,同面前的一男一女分别握着手,男的是黄敬祖,女的是王晓英。

    冯志国松开王晓英的手,对着二人说道:“小黄、小王,以后常来啊!”

    “谢谢冯书记,您多保重!”黄敬祖弯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经常向您汇报工作!”王晓英微笑着说道,“还请冯书记不要烦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还是小王会说,年轻人就是脑子转的快。”冯志国笑着道,然后对着楼上说,“老伴,小黄、小王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冯志国老伴应声下了楼,拉着王晓英的手,说道:“来就来吧,还拿了那么多东西,快拿回去点儿,象征性留一点,有个意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婶子,这您就见外了。那就是一些土特产,也不金贵。只是知道您和冯书记都比较惦念这种东西,才特意淘换的。再说了,我们是看婶子的,又不是给领导的。冯书记,你说是不是?”王晓英握着对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冯志国点着头:“哈哈,是,是,留下吧,这是他们的一片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说的真好,婶子喜欢,婶子喜欢!”冯志国老伴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俊飞,你去送送。”冯志国冲着身旁的侄子说。

    冯俊飞“嗯”了一声,走到了黄敬祖和王晓英的身旁。

    黄、王二人再次和冯志国老两口辞行后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冯俊飞一直把黄敬祖和王晓英送到了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“冯科长,请留步。”黄敬祖握着冯俊飞的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远送了。”冯俊琦松开黄敬祖的手,冲着二人挥了挥手,“路上慢点!”

    “您请回吧。”王晓英说着,和黄敬祖一起走出了县委常委别墅区。

    在走出别墅区的时候,黄敬祖和王晓英一直溜墙根走,生怕遇到熟人。万幸的是,除了两辆汽车从身边开过,没有遇到一个步行的人。而且黄敬祖已经把羽绒服帽子戴在头上,王晓英也用毛线帽和围巾遮住头脸,相信车上的人即使看到两人,也根本认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到领导家拜访有很多讲究,为了避免在领导家遇到熟人,就要提前预约,由领导规划接待来访者的时间。好多人担心出现特殊情况,为了避免和另外的到访者碰面,就提前在领导住所附近采取盯梢的办法。一旦发现前一拨人出来、离去,又马上要到自己上门的时间,才会去按领导家的门铃。这种情况下,前一拨人很容易被盯梢的人发现。所以,黄敬祖和王晓英一出三号别墅的大门,就赶紧“武装”起来,生怕被盯梢人看到。

    黄敬祖和王晓英此次上门冯家,既担心碰到“同行”,也担心被别墅区其他领导发现,多有不便。干脆把汽车也停在离别墅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,不可谓不谨慎。

    头上遮的严严实实,溜着墙根走,还不时警惕的四下张望,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干什么好事。但黄、王二人现在顾不得这些,不被别人看到,才是终极目标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安全走到了汽车旁边。两人四外看了一下,迅速钻进了“现代”车,黄敬祖坐到驾驶位,王晓英坐到了后排座位上。汽车慢慢启动了,二人把头脸上的“武装”解除下来,都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王晓英说道:“老黄,这偷偷摸*摸的,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做贼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这头上都捂出白毛汗了。”黄敬祖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连脖子上都是,汗津津的。”王晓英边说,边用纸巾轻轻擦拭着脸和脖子。

    黄敬祖打趣道:“真别说,连身上的香味也出来了,一会儿我可得好好闻闻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,你怎么说的这么流氓,这不是在故意引诱良家妇女吗?”王晓英娇嗔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反问道:“良家妇女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有疑问?你想说什么?”王晓英气哼哼的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“嘿嘿”一笑:“对,良家妇女,良家妇女,你刚跟我那会还是黄花闺女呢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王晓英娇*声道,“老黄,看你现在的状态,今天心情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那是,谁遇到这事能不高兴?”黄敬祖笑呵呵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有把握?我怎么觉得冯书记的话模棱两可呢。”王晓英不无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同志,做为老大哥,我这就要指点你一二了。这是当官人惯用的伎俩,这么说呢,一是给自己留有余地,防止出现万里有一的情况。二是让有事相求的人时刻感到不踏实,对领导多有依赖。三是如果最后办成了,也表明成功来之不易,让有事相求者对领导感恩戴德。同时也显得领导能力不一般和对此事的重视。”黄敬祖不无炫耀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晓英还是觉得不踏实,追问道:“话是这么说,那你就能保证冯书记有能力,同时也愿意办成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我敢保证,他肯定愿意办,因为我们求他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还有人在后面追着他。如果给我们办成了,这事就是多赢,如果我们的事黄了,那么大家就都是一无所获。其中的利害关系,冯书记要比我们看的透、看的深。”黄敬祖自信的说道,“当然了,这事如果成功的话,立首功的还是我最亲爱的人,可爱的英妹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,你好久没这么酸了,我都快被你酸倒了,身上麻麻的。”王晓英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英妹,这叫浪漫。黄哥身上也是痒痒的,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办了。”黄敬祖扭过头*笑道。

    “黄哥,我也是,要不,现在就在这儿……”王晓英在说话时,已经是娇*喘连连了。

    黄敬祖打断王晓英的话:“不行,这里太不安全,玉赤县城太小了。英妹,再坚持一会儿,马上就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黄哥,快点快点,我都等不及了。”王晓英呻*吟着。

    “好咧,坐稳了,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黄敬祖亢奋的说着,脚下紧踩油门,向自己家所在小区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声、雷声、雨声过后,一切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王晓英躺在黄敬祖臂弯里,嘴巴紧紧贴着黄敬祖的胸口,还在回味着风雨中的美丽。黄敬祖揽住怀中的王晓英,嘴角挂着胜利者的笑容,粗*壮的右手在她脊背上轻轻抚动着。

    王晓英抬起头,脸上兀自挂着雨后的红晕。她媚眼如丝的看着这个跟了十年的男人,动情的说:“老黄,你真棒,我好喜欢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的右手没有停下抚摸,大咧咧的道:“那是,老虎不发威,还把我当病猫了。黄哥是白当的吗?我得名副其实呀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用右手食指在黄敬祖的额头点了一下,嗔道:“说你胖你还喘了,刚厉害了这么两回,就自以为是,了不得啦?你现在比你十年前可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没有说话,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尴尬,王晓英有点后悔刚才的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脸色迅速恢复正常,黄敬祖咧嘴一笑:“人不服老是不行,现在当然不能跟以前比了。不过嘛,各有各的味,年轻时雷烟火炮,勇猛果敢,只要想拿下阵地,眨眼间就能让对手举手投降。上年纪后,虽然少了些刚猛,但是慢工出细活,往往把地犁的更肥沃。”说到这里,黄敬祖在王晓英额头亲了一下,说道,“虽然经过了十年时间,但你依然还是那么风情万种,而且味道更醇厚、更香甜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笑着道:“咯咯咯,老黄,你现在是越来越讨女人欢心了。”忽然,她看到了墙上黄敬祖和他老婆的合影,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唉,女人呀就是可怜,你远在国外,却不知道你男人正和别的女人在你床*上鬼混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显然不爱听这些,语气很是不悦:“说这干什么?多破坏情调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黄生气啦?”王晓英在她脸上轻吹了口气,说道,“唉,说真格的,她不会突然出现在家里,来个捉奸在床吧?她……”

    黄敬祖打断她的话:“越说越不着边,不说她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咔嚓”、“哗啦”,细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黄,你听什么声音?”王晓英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声音?疑神疑鬼的。”黄敬祖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王晓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轻声道:“你听,好像开锁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侧耳一听,确实有动静,像是开锁的声音,紧接着传来“咣当”一声响动,显然是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王晓英的第一反应,是正房太太回来了,马上可能就将上演捉奸大戏。

    黄敬祖的第一反应,是进贼了,自己的那个黄脸婆才不舍得花机票钱回来呢。何况,上次回来后,才走了几个月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惊恐对望的时候,外面再次响起“咣当”的声音,肯定是门被关上了。接着,传来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可把我饿坏了,有什么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个屁。我姐常年不在家,那个花花书记也好常时间才回来一次,家里能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找,看看有方便面什么的没?”

    “好,找找……操,你快看,是不是进贼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贼?呀,是啊,沙发上怎么堆了那么多衣服?还有乳罩、内*裤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操,不是贼,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对话和说话声音,黄敬祖脸都绿了,王晓英也是花容失色。就在二人根本还没时间想怎么办的时候,卧室门被粗暴推开。

    一个人吼叫着,扑向床*上:“黄敬祖,得意不要忘形,打死你这个王八蛋、狗男女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