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七十二章 杀马过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听到楚天齐和壮汉的话,双方众人都疑惑不已,疑惑这两人怎么会认识。

    骆长财看到壮汉,马上趋步向前,哈着腰,叫了一声:“于哥。”

    壮汉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,他没有理会骆长财,而是径直向楚天齐那方走去。在离楚天齐还有两步距离的地方,站了下来,指着楚天齐道:“你是开发区的主任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楚天齐侧身看着壮汉。

    壮汉左脸肌肉动了动,狂傲的说:“人们都叫我大鸭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拉着长音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才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大鸭梨听对方拉着长音“哦”了半天,以为听说过自己,没想到竟然给出了三个字——不认识,这不是在蔑视自己吗?他竖起中指勾了勾:“小子,不认识是吧,那我就让你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一看对方的德性,楚天齐暗暗把气运到右掌,但仍淡淡的说:“怎么认识?还像上次那样?”

    听着刚才两人的对话,好多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听起来两人好像认识,但似乎并不友好。只有两个当事人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这个壮汉上次见面,是在老幺峰抗战旧址。当时楚天齐被孔方二哥刁难,与对方发生了争执,正赶上壮汉带着四个随从赶到。壮汉在经过楚天齐身边时,故意撞了楚天齐的肩膀,但却没有占到便宜。所以壮汉还特意回头,记住了楚天齐的样子。楚天齐之所以见大鸭梨那两个跟班面熟,也是基于上次的一面之缘。可能谁都没有想到,会在这个场合再次遇到对方。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提到“上次”,大鸭梨已经抬起的手,又慢慢放了下去。他脸上肌肉抖动了几下,好似还挤出了一丝笑容,语气平缓的说:“你到底是不是开发区主任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屑道:“是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了。”大鸭梨说着,返身走回到刚才骆长财让开的位置,坐了下来。又说道,“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和你谈不着吧?”楚天齐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谈不着?怎么谈不着,政府欠我的钱,我当然有权利谈。”大鸭梨说着,看向骆二成,“二叔,你给证明一下呗!”

    听到大鸭梨的话,楚天齐把目光投向骆二成。

    骆二成此时也抬起了头,正看到楚天齐投来的目光,他向楚天齐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吧?二叔给我证明了。”大鸭梨接着又说,“你要不相信的话,可以问你们的人。”说着,他向王文祥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目光过来,王文祥已经抢先道:“小楚主任,对,他就是开发区的人,他家的菜地和房子都被征用了,他叫于……”

    大鸭梨不客气的打断了王文祥的话:“老王,行了,证明我的身份就行了,又不是警察查户口,说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被对方打断说话,王文祥没有一丝不快,只是冲着大鸭梨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主任,我俩谈吧,我们的条件我早已经知道,你就说说政府开出的条件吧。”大鸭梨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会大鸭梨,而是看向那八位代表:“他能代表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能”,几乎是异口同声,只有骆二成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看着刚才大鸭梨的做派,再看着那几人的表现,楚天齐恍然大悟:哦,怪不得看那几个人一直是那种表现呢,原来他们穿一条裤子,裤子的主人就是这个大鸭梨。看来他就是今天的正主了。自己正愁找他不到,他自己倒送上门来了。楚天齐心中暗道:希望你不要挑衅,否则,哼哼……

    “主任,没有什么疑问了吧,你就说说你们开出的条件吧?”大鸭梨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同意,但对方以村民总代表的身份询问,自己又不能不说,于是楚天齐又把刚才说的分三步,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没有想象中的大声吵嚷,大鸭梨听完稍微楞了一下,然后才说:“我想,就你这条件,刚才我们的人肯定不会同意。现在既然我来了,那我就拿出一点诚意,可以答应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屋里好多人都楞了,有的人甚至以为听错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的清清楚楚,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说错,但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果然,大鸭梨在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以后,又接着说:“但是,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,希望主任能够考虑。”说到这里,他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对方的话说的很平静,但楚天齐绝不相信“小小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我的条件很简单,就是请县里支付我们欠款利息,利率就按银行利息,怎么样?”大鸭梨说完,目光扫视着屋里众人。

    虽然大鸭梨提出了附加条件,但听在大家耳朵里,都觉得那么合乎规矩,债权人适当要点利息很正常,何况还是按银行利息计算。

    连楚天齐也觉得不可思异,忍不住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大鸭梨“嘿嘿”一笑:“当然是真的,不过我再说的详细一点,计算时间是从三年前应付款之日计算。而且按照月结的方式,把未付的利息加入本金,再次计算,以此类推。当然,按银行的做法,还要收取罚息。”

    啊?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:什么按银行利息?这不过是偷换概念,其实这是利滚利。更让大家无语的是,大鸭梨竟然还套用了所谓的“银行罚息”。

    听到此处,楚天齐明白了,刚才大鸭梨说了这么一堆废话,哪是谈判,分明是在戏弄自己。而且还戏弄的这么有水平,真应了那句话:不怕流氓耍流氓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原来这流氓要是耍起流氓文化来,更可怕。

    楚天齐强压怒火:“你不觉得自己的提法太过分吗?”

    “过分?”大鸭梨再次站了起来,手指着对方众人,“过分的不是我们这些小民吧,而应该是你们堂堂的人民政府。你们口口声声承诺按时付款,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年了,光是县长就换了三个,就连开发区都要散伙了,可你们却没有再支付一分钱。你们大家评评理,是我们过分,还是你们这些官僚过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一套套的说辞,楚天齐明白,对方是有备而来,恐怕要讲理的话,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。也不排除这家伙知道领导给自己的时限,就是在故意拖延。于是,他站起身,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大鸭梨,有理讲理,有事说事,你在县政府大吵大闹,到底要干什么?难道你要冲击政府,还是要妨碍社会治安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怪不得说官字两张口呢?政府赖帐不给,现在倒反咬一口。我现在终于明白,国家的好多好政策,就是被像你这样的歪嘴和尚给念歪的。今天我就要替党、替国家、替人民,教训教训你这个赃官。”说着,大鸭梨的拳头已经举了起来,随时准备砸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这个架势,现场众人都站了起来,楚天齐也站了起来。站和站可不一样,那些人是在躲避,避免溅身上一身血,而楚天齐站起来是为了迎战。

    躲避的人中,也有人是为了更好的看热闹,王文祥就是其中之一。王文祥仿佛已经看到大鸭梨的拳头印到了楚天齐鼻子上,而楚天齐的鼻子已经是血糊糊一片了,他甚至都激动的想叫出声来,但他尽量忍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真佩服对方的心机和口才,竟然把他自己说的那样大义凛然,那样正直无私。他眼看着众人退到了相对安全的地带,才不紧不慢的脱掉外套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把外套扔在桌子上的时候,肖银花嚷道:“记者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都把头看向门里门外,试图找到所谓的“记者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肖银花一笑,然后看着大鸭梨道:“大鸭梨,你不用把自己包装的光溜水滑,也不用打着替上访人出头的旗号,你无非就是找事来了。但是,我告诉你,我楚天齐不怕你,有本事就杀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鸭梨忽然惊异道:“你说什么,你叫楚天齐?”

    楚天齐认为对方在故意装傻充楞,目的就是扰乱自己的注意力,于是轻蔑一笑:“哪个楚天齐?还有几个楚天齐?”

    大鸭梨又问:“你就是以前青牛峪乡的那个副乡长楚天齐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道:他们怎么都是一个套数?虽然他心里想着事,但却一点没有放松对对方的警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赤县委副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冯志国又在接着电话:“你是说大鸭梨进去了?多长时间了?……快半个小时了?……诶,他是怎么上去的?按说前后门都有警察,不会是谁放进去的吧?……不是你就好,否则要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……你说什么?用绳索从厕所后窗爬进去的?……行了,别说了,没掺和就好。”说完,“啪”的一声,放下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“大鸭梨,楚天齐,还挺押韵。”冯志国坐在椅子上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冯志国有一种预感,预感可能要出事,急忙站起身,向门口走去。手都已经抓到门把手,他又缓缓的松开了,停了一下,返回到椅子旁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道:不能去向柯书记汇报,否则对方问起自己消息来源,自己又该如何说呢?

    已经决定不向书记汇报,但他的内心却不安起来,为自己这种因私废公的作法而不安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