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既来之则安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由宋玉香带着,楚天齐宿舍很快得到了落实,是最后一排房最西边的那间。不知是专门给他的待遇,还是没人和他一个屋,反正屋子挺大,就他一个人。屋子里,床、被褥、衣柜和其它日常用品一应俱全,被罩、床单看上去也是新换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干脆和宋玉香商量,把办公室也放在这间屋子,宋玉香经过和孔方电话请示,同意了他的这个要求,并让人把办公桌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餐的事更简单了,宋玉香让梁主任把食堂管理员叫了过来,告诉对方,这位是楚主任。管理员记住了名字和楚天齐的模样,就走了。

    在整个过程中,党政办梁主任都跟着,但几乎没有和楚天齐说一句话。即使有话要说,也是直接说给宋玉香,生怕沾上楚天齐的晦气似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梁主任可笑,十足一个乡书记的跟屁虫,但他也理解对方。以前要文武在黄敬祖面前,何尝不是这样呢?都是为了在官场生存嘛!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在食堂吃午饭和晚饭的时候,楚天齐的到来,还是引来了大家关注的目光。人们之所以注意他,一是因为他刚来,人们自然就要关注。二是他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,拄着一支单拐更加显眼,想不引起关注都不可能。当然更重要的是,众人都知道了他是谁,都听说了他的处境,尤其是听说了他和书记之间的过节。

    被人这么看着,楚天齐一开始觉得很不习惯,因为大家的眼神中不光是单纯的看,而是有着更多的含意。甚至有的人,还在一边窃窃私语,一边不时的看他,显然议论的话题是他,这让他很不舒服。但他强迫自己适应,他知道可能很长一段时间,自己都得在这儿,都得忍受人们的这些目光了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的时候,楚天齐给宁俊琦打去了电话。直接告诉宁俊琦,自己借调到老幺峰乡。

    手机里先是静了一会儿,紧接着就传来宁俊琦“咯咯”的笑声:“开什么国际玩笑,难道你从医院偷跑出来了?不会是拄拐步行到老幺峰乡吧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楚天齐无奈的一笑,向宁俊琦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这次,手机里静了好大一会儿,然后忽然传出宁俊琦暴怒的声音:“欺人太甚,有这么欺负人的吗?你还在医院养伤,而且还是因公受伤,竟然有他*妈的王八蛋,用这种卑鄙手段算计你。谁干的?我去找他。我就不信了,还能没个说理的地方。天齐,你放心,我一定给你要个说法,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有挂掉电话的意思,楚天齐急忙说道:“慢慢慢,冷静,冷静。既然县里这么定了,肯定就有定的理由,人家可是说让我去调养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我就讨厌这样的人,又要当……那什么,还要立牌坊,表面上道貌岸然,其实一肚子坏水。现在算计了你,还说成是为你好,什么东西?”宁俊琦骂道。

    “宁书记,今天怎么出口成脏啊?”楚天齐调侃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长嘘了一口气:“我都是被他们气的,干的这叫什么事?我这两天只顾下乡了,一点也没听到这个消息,更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干。”说到这里,她话题一转,“对了,孔方今天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不热情,但也不冷淡,也没说什么出格话,最后还客套了几句。他让宋乡长给安排的宿舍、办公室还不错,好多用品也是新的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千万不能大意,一定要防着他点儿。现在他不动声色,说不准在酝酿着什么大招呢?对了,晚上把门插的紧紧的,防备他以下作手段害你。”宁俊琦叮嘱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不至于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至于?这都有前车之鉴,你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吧?”宁俊琦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一定把门插插的紧紧的,连一只母蚊子也不让它飞进来。”楚天齐调笑着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轻叹一声:“哎,天齐,我就不放心你的伤。你一定要严格按照医生的要求去做,要按时吃药,也绝不能让右脚负重。否则,一个不注意,就会留下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我还怕以后走路一瘸一拐呢,那不是给宁书记丢人吗?”楚天齐又开了一句玩笑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幽幽的,很低:“天齐,你就是成了什么样,我都不会嫌弃的,但你自己会难受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天齐严肃的回答。

    宁俊琦开始嘱咐起来:“后半夜凉了,记得别受风。晚上去厕所要注意,对了,干脆往屋里放个小桶。还有,下地的时候,一定要扶稳。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都快赶上我妈了,连吃喝接撒都要说上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狗儿。”宁俊琦“咯咯”的笑声传来,然后声音一顿,又说道,“固定电话响了,是夏雪的号码,我一定要问问她,为什么不及时告诉我今天的事。好了,我先挂断了。你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挂断声音,楚天齐把手机放到桌上,望着屋子里陌生的一切,不住的发呆,想着这一天当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被借调到这里的事,楚天齐提前完全没有想到。他已经看出来了,现在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副主任职务,完全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挂起来,要比在县委办做调研还彻底。现在的抗战旧址有什么?管委会不过是个形式,更别说自己这个所谓的专职副主任了。

    但是,当楚天齐听完这个借调的消息后,他马上就明白了。明白这是有人要收拾自己,不但把自己发配了,还发配到了孔方的手里。这用意也太明显了,就是要借孔方之手,给自己好看。

    以孔方的性格,他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?绝对不会的。说不准他早就盼着这样的机会了,也说不准自己能到他的一亩地,都有他在里面努力的结果呢。但是,孔方今天的作派,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他认为,孔方一定会以比上次更激烈的方法,给自己下马威的。他甚至已经想了上、中、下三套方案,来应对孔方今天的“一百杀威棒”。

    当时想到“杀威棒”三个字的时候,楚天齐不由得笑了,只是笑的很苦涩,他觉得自己现在和古代小说中的配军非常相似。都有被奸人陷害的影子,只是他们脸上要刺字,而自己没有,但却用伤脚配合了这个情境。

    只是,现实与想象总会有一些偏差,或多或少,或好或坏。今天在孔方办公室初见的时候,楚天齐明显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敌意,看到了仇恨,其实他自己也是眼中满含怒火的。接下来的情形和前面的场景,出现了大幅度的转换,没有意料中的恶语相加,也没有冷眼相对,反而孔方对自己还有一些热情在里面。

    孔方的态度让楚天齐很是不解,楚天齐绝不相信对方会放过自己,会与自己一笑抿恩仇。那么孔方到底是为什么呢?应该是他要等待时机,等待最佳的出手机会吧。

    反正自从听到要来老幺峰的消息后,楚天齐就做好了预防对方报复的准备,他暗暗告诫自己,能忍尽量要忍,因为现在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妙。但如果对方实在欺人太甚的话,他就要强力反击,一定要打到对方痛处,让对方对自己有所顾忌,也震慑一下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做好斗争准备外,楚天齐接下来要面临的就是如何开展工作,如何应对枯燥的生活,如何养好自己的伤脚。现在除了养伤有医生的嘱咐外,对于工作和接下来的生活,楚天齐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计划,但既已来到这里,那就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于楚天齐“发配”老幺峰一节,引起了好多人的关注。有同情的,有拍手称快的。这不,又有人在电话中谈论他了。

    “冯乡长,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,他这也是罪有应得,俗话说‘天理昭昭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是说他这是得到报应了?那你什么时候得报应啊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冯乡长真会开玩笑,咱们都是正派人、高尚的人,怎么会得报应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你,我是我,别咱们咱们的。不过,那小子能混到这样的下场,的确也是活该,谁让他成天那么猖狂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咱们以后一定要齐心协力,再在他身上踏上一只脚,最好是让他永世不得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你可真够狠的,我记得以前你们关系挺好的,恨不得穿一条裤子,怎么现在变成这么的势同水火了?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以前,主要是他不仁,也就休怪我不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,那你就继续对付他,有什么情况及时通报一下。不过,你不要把我暴露在前面,我和他的关系比较敏感,还是低调一些好。就这样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冯俊飞挂掉了电话,鼻子“哼”了两声,骂道:“他*妈的,想让老子参与,门都没有。你个反复无常、两面三刀的小人,根本不配和老子合作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牢牢记着伯父的话,知道宁俊琦不是自己能招惹的。所以,现在就连楚天齐他也不招惹,那可是宁俊琦的小情人,如果招惹了她的小情人,她能不急眼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