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五十七章 国庆回家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坐在班车上,不时向外面张望,他盼着班车快点到站,快点到青牛峪乡。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坐的是经过青牛峪最早的班车,他的心情特好。昨天上午受到市委书记表扬,下午复查脚伤恢复良好,扔掉了拐杖,一会儿又马上可以见到俊琦,他怎能不高兴?

    班车终于到了青牛峪,其实今天的车走的并不慢,只是楚天齐心里着急而已。他一下车,就向乡里飞奔而去。所好今天乡里人员都休国庆假了,要不看到他的样子,不知又该做何感想和议论了。就是这样,也引起了看门老头注意,从门卫房迅速走出来,当看清是楚天齐的样子时,才笑咪*咪、慢悠悠的返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到了书记办公室外面,楚天齐也没敲门,就推门走了进去。办公室没人,里屋却传来宁俊琦疑惑的声音:“谁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没有言声,而是轻手轻脚的向里屋套间走去。刚到套间门口,门忽然开了,楚天齐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站在门里的宁俊琦更是吓的不轻,身上一抖,“啊”了一声。待看清是楚天齐时,脸色绯红,小拳头直接招呼到了他身上,娇嗔道:“讨厌,你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笑着,抓*住她的拳头,打在自己身上,嘴里说着:“用劲,使劲打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样说,宁俊琦反而把拳头往回撤着,说道:“就不,就不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由不得你了。”楚天齐边说边迈进门去,一把把她拥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宁俊琦挣扎着,眼睛盯着他,喊道。

    面对对方的挣扎,楚天齐根本就没有在意,反而低头去寻找她的嘴唇。嘴里说着:“你明白我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。”她的身体扭动着,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,因为她的樱桃小口已经被他的嘴唇盖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“反抗”不但没有让他偃旗息鼓的意思,他反而变本加厉,直接用“舌头将军”去攻取对方口中的白色长城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对方攻势太猛,还是只是象征性抵抗,很快长城被攻破,她就改由自己的“舌头小妞”来和对方纠缠了。并且她终于取得了阶段性胜利,让对方和自己一起倒在了床*上,继续手脚并用的和对方“打斗”着。不多时,她已经是香汗淋淋,脸色绯红,双眼迷离,香*肩也露出了多半。他也是气喘吁吁,盔甲上两粒钮扣不知何时已解开,双手像铁箍一样箍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急促的铃声响起,一声,两声,三声。终于,纠缠中的男女分开了。看到他前胸敞开,她急忙低头去看自己,才发现雪白的肩头已经即将跳出衣服的束缚,她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伸手把衣服领子向上拉去。

    铃声还在顽强的响着,她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电话,便懒洋洋的伸出手,从床头拿过手机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俊琦,怎么才接电话?”手机里传出一个慈祥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俊琦喊了一声“爸”,急忙从床*上一骨碌爬起来,拿着手机冲进了卫生间,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懒懒的赖在床*上,脸上满是意犹未尽的表情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卫生间传了出来,虽然听不清她说什么,更听不到对方的声音,但楚天齐已经判断出两人通话的主要内容。对方是宁俊琦的爸爸,他问她“为什么不回去”,她回答说是“在加班”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宁俊琦才从卫生间走出来,看的出,她用清水擦拭过脸颊,但上面的红晕还是没有消退,反而显得更加粉*嫩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从床*上坐起来,又伸出了双臂。她对此早有准备,急忙向后一撤,用手指着他道:“不许胡来,都怪你。我爸听到我的语气不对,以为我出什么事了,我好一顿自圆其说,才算蒙混过去。”说到这里,她严肃的说,“你先出去,我换一下衣服,咱俩一会儿去你家,国庆就在你家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我家?真的吗?”楚天齐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:“少废话,赶快出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极不情愿的坐起来,看了一眼躲的老远的宁俊琦,笑嘻嘻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银色“现代”车缓缓驶出乡政府大院,奔柳林堡方向而去。身着一身灰色运动服装的宁俊琦驾驶着汽车,楚天齐坐在副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宁俊琦边开车边问:“昨天的检查怎么样?看样子情况不错,连拐杖都扔了嘛!”

    “恢复非常良好,只是高院长说在近一个月内还不要让伤脚太负重,不过正常行走没问题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道:“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没给我来电话,是不是又喝多了?”

    “喝是喝了,没喝多,昨天主要是高兴,就和雷鹏几个人一块喝了点儿,高院长也去了。”楚天齐有保留的说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听,你肯定又喝多了,要不怎么连我打的电话也没接。”宁俊琦“哼”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转移了话题:“你昨天不是问我见李书记的过程吗?那我就给你讲一讲。昨天我一回来,就见宿舍门口围了好多人,等我正向宿舍走的时候,又有一拨人从食堂出来向这边走。其中就有新任市委书记李卫民,他也看到了我,并和我打了招呼。他问我‘去哪’,我说‘回宿舍’,结果他却说‘我正要到宿舍看看’。经他这么一说,我想起了宿舍墙上的明星画,心中暗道‘要坏’,可也只得硬着头皮去开门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讲了和李卫民接触的整个过程,对自己临场发挥的优异表现进行了大肆渲染,最后自豪的说:“李书记说我‘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’,还专门鼓励我‘好好干’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高兴劲儿,就跟得到黄马褂似的。小同志,我可提醒你,做为党员干部,要时刻保持谦虚谨慎、戒骄戒躁的作风,不要沾沾自喜,更不要忘乎所以。”宁俊琦歪头说道,“也许李书记就是有感而发,你也不要太当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旋即“嘻嘻”道:“宁俊琦同志,我也要提醒你,不要随便打消一名基层党员的积极性,更不要对优秀基层干部的热情进行随意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胖你还喘了。”宁俊琦“嘁”了一声,“我怎么听说,有一个人在见到市委书记时,连话都不会说了,脸红脖子粗就跟鸡下蛋似的,而且还下的很不痛快,吞吞吐吐的。不就是一个市委书记吗,还至于把你吓成那样,要是让你见中央首长的话,还不得把你吓瘫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不是没见过大官吗。对了,你是听谁说的?你的口气倒很大,好像市委书记在你眼里也不算什么,你不会把你自己当成首相、以为自己是铁娘子吧?”楚天齐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听谁说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怎么做,你也不要拿话挤兑我,谁能说的准以后自己会干什么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的语气严肃了好多,“天齐,我看好你,说不准你以后就是市委书记,也许比市委书记的官还大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刚还说我让我要谦虚谨慎呢,你这口气可是比我大多了。我可没敢瞎想,别说是市里一把手,就是县里一把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的到呢。”楚天齐如实说着。

    “刚才还亢奋成那样,怎么现在反而没信心了?虽然饭要一口一口吃,但有些事情还是提前要去想,要做为一个奋斗目标。”说着,宁俊琦语气一转,“当然了,要想达到目标,首先心理就要逐步强大,像昨天一开始那样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嘻笑道:“嗯,知道了,以后尽量不下蛋,最起码要少出现鸡下蛋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少贫嘴,我跟你说正经事。”宁俊琦娇嗔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我辩解着:“平时我也自诩‘每遇大事不慌张’,尤其也不怕事,可是一见领导就……不淡定了。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,李书记还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,那时候我觉得和他离的很远,离开党校后肯定不会有什么接触。而这次他却是沃原市的一把手,离的近了,感觉领导能管的到了,市委书记带来的压力确实是很大的。所以,昨天要比在党校时紧张的多。当然,我主要以为那些画还在墙上,自己首先就心虚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笑着说:“小同志记住,只要走仕途,就必须要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,否则你根本走不远,甚至还会经受大的波折。”

    虽然宁俊琦语气带着一点调侃,但楚天齐知道她讲的是肺腑良言,便说道:“俊琦,我知道了。这次要不是你提前帮我撤换了墙上的画,恐怕这丑就丢大了,有些人又要借机收拾我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说道,“对了,李书记怎么会知道我父亲脚上有残疾,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”,随着宁俊琦的一声呼喊,车辆猛的颠簸了好几下,然后才“吱”的一声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楚天齐急忙问道,并立即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都赖你,说的天花乱缀似的,弄得我没有躲开那个水坑。”宁俊琦边说边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怎么了,就一水坑啊,无所谓。”说着,楚天齐蹲下*身子,向车底下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查勘,汽车没有任何问题,宁俊琦继续驾车向柳林堡驶去,很快就进了村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