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七十三章 派系较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李卫民步出电梯,向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十点,李卫民先去参加了一个经贸活动开幕式,中午又陪外商用餐,下午接着参加会议。期间一直在市委宾馆,现在才是刚刚返回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脚步声,秘书从屋子里出来,打开书记办公室房门,站立在门口恭候着。

    看到书记走来,秘书接过李卫民手中杯子,紧随其后走进屋子。秘书帮书记把风衣挂到衣架上,然后沏了一杯龙井茶,放到办公桌上固定位置。

    “小李,有什么重要文件吗?”李卫民一坐下就问。

    秘书小李恭敬的说:“都是一些普通文件,就在这本文件夹里。”说着,把桌上的一本蓝色文件夹打开,放到书记面前,指着最上面一页,“书记,这是玉赤县委发来的汇报传真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忙吧。”李卫民说着,拿起老花镜,架到鼻梁上。

    秘书小李退出屋子,轻轻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传真件上显示时间是今天上午十点二十八分,标题是“玉赤县委关于上访情况处置汇报”。主要内容罗列了玉赤县委、政府所做的工作,无非就是“高度重视”、“认真执行”、“密切关注”、“及时汇报”之类的官话、套话。真正的内容就两条:任命玉赤县开发区主任、限下午五点前解决上访。

    传真件上一个名字,引起了李卫民注意,他又仔细看了看这条内容——“经**玉赤县委书记办公会研究,决定任命楚天齐同志为玉赤县开发区管委会副书记、开发区主任。”

    看完内容,李卫民稍做停顿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心道:柯兴旺,好算计啊!

    宦海浮沉多年,柯兴旺的伎俩自然逃不过李卫民的眼睛,当然柯兴旺也没准备隐瞒这一条,用的就是官场上的阳谋。

    玉赤县开发区百姓到市里上访,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市委、市政府连夜把县委书记、县长调到市里,责令县委、县政府接回上访者,并要求在二十四小时内解决此次上访事件。

    在两节前夕发生这种事,市委书记震怒也在情理之中。在批评柯兴旺与郑义平时,李卫民措词激烈、态度强硬,不但要求他们限期解决,并强调了解决不力所要承担的领导责任。可想而知,柯、郑二人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不能不说玉赤县动作够快,他们连夜进行部署,并火速把空缺将近一年之久的开发区主任配备到位。说是书记办公会研究,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就是县委书记柯兴旺的主意。

    对于新来市委书记李卫民,新本地派一直是排斥态度,李卫民也对这股势力防备甚严,双方阵营都心里有数。玉赤县发生这种到市委上访事件,李卫民也想抓*住这次机会,敲打新本地派大将柯兴旺。所以,才严令县委书记和县长共同来领人,并当面给柯兴旺套上紧箍咒。

    新本地派当然明白其中利害,迅速来了一招借力卸力。你市委书记既然要隔山打牛,我们不妨就把中间的山垫的再厚一点。在你李卫民打到柯兴旺、打到新本地派的时候,先让你赞赏的人——楚天齐挨上一巴掌,当然另一派的徐敏霞也要受牵连。

    李卫民知道,玉赤县委任命楚天齐做主任这一做法,对柯兴旺来说,是目前最进退有度的方式。如果处理上访不力,楚天齐就是挡箭牌,就是我柯兴旺的卸力点。如果上访得以圆满解决,既是玉赤县委组织得当、用人妥贴,也让你市委书记赞赏之人得到重用,是对市委书记上次考察的热烈回应。

    把传真件放到桌子上,李卫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钟表,时间显示是下午四点一十五分。他心想:也不知道那小子能不能顺利摆平?但他知道,现在肯定是没弄利索,否则,汇报电话应该过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赤县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柯兴旺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郑义平和冯志国分别坐在靠墙的两个单人沙发上。

    柯兴旺右手食中二指轻轻扣了扣桌面,面色严肃的说:“老郑,已经四点二十多分了,那边处理的怎么样?人都散去了吗?”

    郑义平是刚刚进入的书记办公室,听到书记提问,回道:“目前还没有已经处理完毕的消息,人也没有散去,我的秘书还在现场关注着。四点钟的时候,徐副县长汇报说正在谈,好像谈的不太顺利,但咱们的人在努力去促成。”

    “努力不努力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结果,时间已经剩半个小时了,到底能不能行?这天说黑就黑,如果天一黑,恐怕事情更不好控制,极易出现状况呀!你说呢?”柯兴旺不无担忧的说。

    郑义平“嗯”了一声,点点头,他明白柯兴旺说的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柯兴旺又道:“时间紧急,我们是不是研究一下如何快速解决的问题?你俩都说说”

    “是呀,就剩半个小时了。”郑义平回应道。

    冯志国看似忧心忡忡的说: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还死抱着那个所谓的五点钟,有什么用?我看还是马上启动第二套方案,比较稳妥。”

    听到冯志国的话,说的很不客气,郑义平回道:“冯副书记,这不还没到五点钟,总得让同志们把最后一分努力也使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老郑,不是老哥说你,你一直做组织工作,稳重有余,这魄力好像……”说到这里,冯志国停顿了一下,“我是对事不对人,如果上访的事不能妥善解决,县委、政府都脱不了干系,做什么事都不能因私废公,安全团结局面来之不易。”

    冯志国的意思很明显:你郑义平没有魄力、婆婆妈妈。而且还护短,为了一个楚天齐,竟然公私不分,竟然置安定稳定大局不顾。

    做为一县之长,做为全县最高行政长官,竟然被人说成魄力不足、因私废公,这话可太重了,通俗点说就是“不称职”。

    以前冯志国是县委副书记,郑义平是县委组织部长,冯志国是郑义平的直接领导。后来阴差阳错,冯志国没有成功进位,仍在原地踏步,而郑义平却成为了县委二把、政府一把。冯志国的郁闷和不忿可想而知,他也倚老卖老,不但不称呼郑义平职务,还颇多指责之词。

    以前毕竟是老领导,年岁也比自己大,加上心情不舒,发几句牢骚就让他发吧。正是出于这样一种心理,对于冯志国的冷嘲热讽,郑义平一般就采取装聋做哑,或是迅速避开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对方的话太重了,竟然批评自己“不称职”,如果不加以反驳的话,好像真理亏似的。再说了,一旦传出去的话,自己名声和威望也会受损。想到这里,郑义平不悦着道:“冯副书记,是不是婆婆妈妈,是不是因公废私,要由组织做评定,而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。个人怎能代表组织?如果真那样的话,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郑义平没说完,但冯志国已经明白对方后面的意思,他郑义平就是暗讽自己“图谋不轨”。冯志国怎能受得了?怒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很明确,既然我们给谈判小组定出了时间,那我们都要遵守,不到最后一刻,不要轻易否定,要给同志们充分的信任。”郑义平说的义正词严。

    冯志国冷笑一声:“什么谈判小组?不如直接说某个人的名字得了,说的倒是冠冕堂皇,恐怕是对人不对事吧?”

    对方的大帽子一顶接一顶,郑义平想不反驳都不行,他冷哼道:“是呀,这次上访是很难处理,本来比较简单的事,硬是拖了下来,一拖就是三年。对于县里的不作为,老百姓都骂娘了,骂我们当政者是昏官、贪官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“打人别打脸,骂人别截短”,冯志国觉得对方的话,就是在打着脸的截自己短。在近三年,冯志国临时主持县委、政府工作,累计起来就有两年之久。郑义平假借老百姓之口,看似骂当政者,其实就是骂自己这个临时的当家人。冯志国一时气急,怒道:“上访处理结果不明,倒提出了让某人筹备县中小企业局的事,这不是任人唯亲又是什么?还好柯书记坚持真理,否则真要闹大笑话了。开发区主任都当不了几个小时,还能筹备什么企业局?”

    郑义平针锋相对:“不要乱扣帽子,我只是就事论事,如果楚天齐能把上访圆满处理。再综合考虑他这些年做出的成绩,以及他的工作阅历,做这个筹备主任完全够格。柯书记当时只说是要看上访处理结果而定,并没有直接否定。”说到这里,他看向柯兴旺,“柯书记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冯志国、郑义平二人斗嘴的时候,柯兴旺并没有及时阻拦,他其实乐于看到这种状况。二、三把手不合,对于自己这个一把手来说,利大于弊,是好事,只要他们的争斗可控就行。所以,他一直冷眼旁观,并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看看差不多了,柯兴旺正准备阻止他们,正好两人又把自己扯了进来。于是,他面带严肃的说:“老郑、老冯,我做为一班之长,可得说说你俩了。我们是一套班子,是一个整体,一定要讲团结。有不同意见可以发表,有不同想法可以沟通,民*主嘛!但怎么能像老百姓骂街呢?”

    几句话,两个人都老实了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柯兴旺语气缓了一些:“二位,当务之急,是处理上访,而不是互相埋怨。当然了,老冯也不要急着下结论。至于筹备中小企业局的事,只要上访处理圆满,我说的话还算数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柯兴旺和冯志国对望一眼,两人心知肚明:楚天齐肯定完不成任务了。

    刚才一番争斗,看似个人恩怨,其实背后却是派系较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